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87章 非要置冯家死地?!

张靖随后又给张宁写了一封信,将自己的想法写得很详细,让张宁调派精细人,专门盯着冯家商铺,设局与其立约,注明违约金额,再将冯家商铺供货商掐断,然后追讨大额违约金。若是查实有走私或偷漏税的证据,直接安排相关职司介入,确保一查到底,让冯家永久翻不了案。其次,咬住冯崧不放,若不判冯菘死刑决不松口,逼迫冯菘交代出幕后黑手。
甄姜和步练师一同走进门来。甄姜进门见冯香儿披头散发,额头青紫,高高肿起,正恶狠狠地看着她,不由吓了一跳,道:“妹妹这是怎么了?”
姜述拿着齐隶递上的证供,认真看完,强压怒火,起身团团走了两圈,转回御座上重重坐好,让左丰等人出去,问齐隶道:“冯菘何时供出是何彪提供的消息?”
张靖冷冷地说道:“我早在宫中扬言,也曾在父皇面前说过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何家若敢露头,除非屁股下面干干净净,否则我hetushu.com不介意将何家也灭掉。”
齐隶恭声说道:“昨夜,冯菘听说要判他腰斩,这才吓得供了出来。”
张靖认真想了想,道:“她们可以生事,我就不能生事了?欺负人也不能这样欺负吧。不过师伯提醒的对,我还得准备一封伏罪书,免去父皇训斥我的借口。”
冯香儿话音未落,左丰在外通传:“贵妃娘娘到,顺华娘娘到。”
姜述目视齐隶,面露困惑之色,道:“谁下令抄了冯家?”
张靖说完,在给张宁和刘怀的信上又补充许多内容,这次除了阳谋,还加上了不少阴谋,不仅将甄家牵连进去,还故布疑阵,将部分证据指向后宫其余有嫌疑的嫔妃。
张靖异道:“冯家连我的妻儿都敢杀,我还给他们留活路干什么?”
齐隶急忙招呼女官,道:“还不快将冯娘娘扶起来。”
为了避免江湖高手袭营,造成不必要的损失,次日张靖率领全营开拨,赶赴梁山岛驻扎训练,在外围布了三道巡逻www.hetushu.com船队,日夜巡视,小心提防。
菲羽在宫中遭受多次暗算,最终差点丧命,惹得姜述怒火冲天。在齐隶的努力下,真相一步步揭露出来,但因涉及皇亲国戚,甚至牵扯部分后妃,进展十分缓慢。其间齐隶又奉命调查马超一案,引发南州官场地震,耽误齐隶很长时间,回京后继续查案,矛头逐渐明晰,田丰儿涉假药案,冯香儿涉刺杀案确凿无疑,刺杀案幕后主使者指向皇后万年公主。
正在这时,姜述的声音传出来:“让她进来。”
吉贞道长还是有些担心,道:“陛下若知你背后生事,是否会怪责你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略思一会,下了决断,道:“我现在不考虑这些事,做事瞻前顾后,犹豫不决是大忌。我敢孤注一掷,何家……没有这个胆量,也没有这个底蕴。我可以轻松掀翻何家,何家能掀翻黄巾一脉吗?这些年我告诫黄巾将士做事皆以公心,等的就是这一天!至于甄家,敢设计我和图书妻儿,我怎能让他们好过?只需让人漏出口风,说办冯家的证据是情报司提供的,相信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”
张靖写完信,又仔细想了想,再无什么疏漏,就让情报官进来,将给官亥等人的密信通过军中渠道传出。又让张一安进来,让他通过秘密渠道,将密信直接发给张宁,再让张宁通知刘怀等人。
姜述冷哼一声,道:“冯菘想的天真,犯了宫阙,还想逃脱死罪。德妃平常虽然低调,但是很有原则,这事涉及承嗣母子性命,怎能任由别人伸手,轻判涉案人?”
吉贞道长琢磨一会,忽道:“如此不就便宜甄家了吗?”
姜述听出是冯香儿声音,不由有些疑惑,看了齐隶一眼,见齐隶也有些愕然,示意齐隶出门察看。齐隶来到门前,见冯香儿跪在门前,冲着门口接连嗑着响头,额头很快又青又肿。
吉贞道长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道:“如此一搞,冯家算是彻底完了,但这事背后还有何家和甄家,若是何家出头,你m.hetushu.com难道要将何家灭了?”
齐隶还未答话,这时只听外面传来哭求声,有人叫道:“请陛下饶了冯家上下。”
给黄巾系四军将、各营将写完信,张靖又给刘怀写信,让刘怀安排人员仔细调查冯家上下众人的情况,出仕者查有无贪污枉法诸事,从商者查有无偷漏税、欺行霸市等事。将事情查实,证据确凿以后,派人从县级官衙逐级上告,一旦有人托请打压,再派另一拨黄巾子弟越级到郡衙上告,再有人打压,再派一拨到司隶校尉上告。若是司隶校尉也告不下,直接手持证据到军衙、政衙大门静坐,逼大将军郭嘉和丞相贾诩出面处理。
熙影事件导致甄姜禁足,甄伟并数名涉案人也判了斩刑,后来因为周氏出面,张宁不好接着深究。后来还是周氏发话,甄姜禁足出来,不久又恢复情报司职事,这次遇到冯家出事,过来向姜述汇报相关情况。
再说菲羽生子以后,一直在张府居住。姜述因为前车之鉴,担心菲羽母子安危,让齐隶亲自部和-图-书署可靠人手,负责张府的安全保卫。菲羽生的这个儿子,十分伶俐可爱,与张靖儿时十分相像,姜述十分宠爱,复姓为姜,赐名承嗣,乳名念念。
张靖内心感激吉贞道长救护菲羽之恩,并未将吉贞道长当成外人,写完一封信就交给吉贞道长阅览,征求有无补充意见。待张靖写完所有信件,吉贞道长一双妙目盯着张靖,道:“殿下这是不给冯家活路了?”
冯香儿盯着甄姜,恨恨地说道:“我可当不起你妹妹,你仗着执掌情报司之利,将我冯家人证据查出,又偷偷给了黄巾人,让黄巾人出面告我家人,真是好手段!我冯家也未得罪你,你怎么这么狠!非要置冯家于死地吗!?”
不等齐隶答话,冯香儿泣道:“不是抄家。陛下,有人拿着证据到军衙和政衙状告冯家人,军衙、政衙已将冯家人拿到有关执司审问。”
几名女官扶着冯香儿进门,冯香儿不敢就座,跪在御案前面,道:“陛下,冯菘涉案,可按律法处罚,请陛下放了冯家合家上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