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88章 黄巾人出了新人?

姜述又对步练师道:“接着说。”
步练师坦然说道:“今天上午,还发生了一件事,事情虽然不大,但与冯家有关。今天上午,周仓之弟周文分派人手,将冯家商铺供应商全截断了,并称谁敢再供给冯家商铺商品,以后就是张家商铺的对头。张家商铺财大气粗,背后又有德妃姐姐撑腰,谁敢与张家商铺较劲?冯家昨天前天接了几个大单,货量极大,供货时间已经签死,违约要付巨额违约金。供应商这下全都断了货,冯家才知道着了道,被逼得付了大量违约金,眼看快要破产了。若是其它商人,跟冯家谈生意,不会这么大胆,上次冯崧惹了……事,应该是黄巾人出手报复冯家。冯家商铺垮了,人也进去了,算是彻底完了。”
冯香儿还要接着说时,姜述冷冷说道:“都给我住口!”扭头转向步练师,道:“练师你说说,怎么回事?”
万年公主显然有些愤愤不平,道:“听说冯家受人陷害,我来问问怎么回事?看看和*图*书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,竟将冯家洛阳出仕者全部拿下。”
步练师福了一礼,道:“今晨有几名百姓,手持证言证词,到吉春县衙门状告冯家人。县令见告的是皇亲,不敢接状子,让百姓直接去郡衙告状。这些百姓往外走了不远,就被冯家人拦了下来,夺去证词证据,还将这些百姓打了一顿。不过这些人并非一拨,这边大打出手时,那边又告到郡衙,当值郡丞恰好是冯家人,将证言证据没收,又将告状百姓投入大牢。没想到这些百姓还有一拨,手中还有证言证据,又告到了司隶衙门。冯家人提前用了手段,门官不给通报,之后冯家人赶来,将这些人又打了一通,夺走了证言证据,还抓走为首数人。谁知这些百姓都是黄巾子弟,百姓们受了委屈,都去黄巾公会喊冤。黄巾公会调查完情况,振臂一呼,聚了千余人,分别在军衙和政衙前面静坐示威,要求面见郭大将军和贾丞相。郭大将军和贾丞相http://m.hetushu•com问明缘由,都出来接了状子,见状子所述有理有据,证人、证供、证据俱齐,派人将所涉官员传到两衙,由检察司和军法司依照律文断案,被传的冯家人包括冯妃的父兄,至今一个也没出来。”
姜述想了想,皱眉问道:“这事策划如此完善,半天工夫将冯家整倒,不是德妃的做派,黄巾人出了新人?”
万年公主话音刚落,只听外面通传:“大将军到。丞相到。”
郭嘉、贾诩听说黄巾子弟出手对付冯家,还不知是怎么回事,听姜述讲到这里,知道涉及后宫之事,两人互视一眼,同时起身告辞。姜述看着两人,道:“你们也不用避嫌,没什么大不了的,有人对付老四,老四远程发力,报复了一下,不过手段狠了些。”
姜述又冷冷望了一眼甄姜,前面透露消息,差点让黄菲羽母子性命不保,上次策划熙影案,禁足刚放出来,这次又挑拨是非,看来情报司统领该换人了。姜述平稳一下火www.hetushu.com气,望向万年公主,温言道:“皇后此次前来为了何事?”
步练师向万年公主行了一礼,接着说道:“根据冯家人的口供,他们殴打告状百姓,抢夺证据证词,还抓了几人刑讯逼供,问出那些证据证词是别人提供,猜测是情报司属下。”
姜述望着室内诸人,冷着脸没有说话,冯家人闹腾得如此厉害,难道大齐没王法了吗?殴打百姓,抢夺证据,威逼官吏,既然犯了王法,就得依律审判,冯香儿喊什么冤枉?
郭嘉和贾诩进屋一看,相关后妃皆齐聚在此,知晓姜述正在处理这事。两人行完礼,将手中供状递了上去,退到一旁一言不发。
甄姜上前来劝,姜述转过头来,又对甄姜吼道:“还有你,整天煽风点火,你以为就你聪明,就你信息灵通?!你接着回宫反省,让齐隶暂掌情报司。好了,你们都回宫吧!”
冯香儿又苦苦哀求,万年公主也在一旁帮腔,姜述火了,冲着万年公主吼道:“你是一国国母,不知道大m.hetushu.com齐以法治国?!如何母仪天下?!拉帮结派,相互托请,怎么治国?!这样会有好影响?!好儿子也被影响坏了!”
甄姜脸露疑惑之色,道:“妹妹这话我越听越糊涂,你们家人的事我也是刚刚听说,怎成了我要置冯家于死地?”
姜述认真看完口供,只觉怒火攻心,将手中供状往冯香儿身上狠狠扔去,道:“你还有脸给家人求情?!这是些人吗?都是些牲畜!文和,奉孝,依靠律法,该怎么判怎么判,老四犯了法,还在大街上服过劳役,他们的身份比老四高贵?!”
步练师退回来,见姜述正在气头上,低着头不敢说话。姜述喝了几口茶,心里消了火,理理思路,道:“练师,刚才发火跟你没关系。冯家人做事不地道,让人整了活该倒霉。证据确是情报司查出来的?”
姜述异道:“不是情报司?又是谁会在后面整冯家?”
贾诩在旁说道:“此事环环相扣,不仅将冯家人整了,连冯家托请的人也连累进去,又让宫中后妃相互猜疑和-图-书,奇正结合,有些符合四皇子的风格。但未听说冯家得罪了四皇子,应该不是四皇子出手。”
诸后妃面色各异,退到门口时,姜述气消了些,见步练师将走到门口,道:“练师,你且等一下。”
张宁进门,给姜述请完安,从怀里取出一封信,道:“陛下,这是老四给您的请罪信。”
黄菲羽诸案,外界虽有各种流言,但均未得到证实,郭嘉、贾诩并不知道其中详情。姜述、步练师、齐隶却明白得很,三人对视一眼,心里都有了数。这时外面又有人通传:“德妃娘娘到。”
步练师说到这里,只听门外有人通传:“皇后娘娘到。”
姜述瞪了张宁一眼,又幽幽地叹了口气,道:“老四以前说过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可偏偏有人招惹他,这下好了,冯家完了,连讲情的余地都没留。”
万年公主进来,冷冷地瞧了甄姜一眼,给姜述请过安,按姜述示意在侧面坐下。
步练师见姜述脸色好转,长吁一口气,道:“这事我不知道,我猜应该不关情报司的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