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89章 五营快成女营了?!

姜述叹口气道:“老四在占城,只能从情报官处得到京城消息,除了公务,其余情报很难得到。想是此时才得到消息,抑制不住怒火,这才整出这个事来。可老四着力点找得准,证人证据证言都有,当事人都供认不讳,冯妃来求情,皇后来求情,都是亲戚,我也想轻纵,但现在如何轻纵?拿着改变以法治国的大政方针去轻纵?整没了家产不要紧,冯家人吃不上饭,看在亲戚的面子上,我可以赐给他们钱财。这人整进去了,人品学识又差,再出来没了考录资格,又无人敢举荐,冯家这代人算是完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无论充入敢死营,还是流放边州,起码还能保全性命。”
继甄姜禁足以后,田丰儿、冯香儿也被禁足,皇后系、贵妃系两败俱伤。以张宁为首的德妃系,并未因此满足,请求姜述继续追查此案真相。为了维持后宫平衡,姜述无奈与张宁独谈数次,此事这才暂时息下。
hetushu.com诩和郭嘉不知底细,此时皆不接话,齐隶见场面有些冷落,道:“那事出的时间够长,若是四皇子出手,怎会拖这么长时间?”
熙倩与王诗一样,也着军装而来,张靖见熙倩故做严肃模样,忍不住笑道:“诗儿拿到调函过来,现在已是女军人了,你不会也参军了吧。”
姜述眉头紧缩,苦笑道:“都说老四仁义,惹得他发了火,下黑手时绝不手软。宁儿,你这下心里痛快了?”
姜述闭眼默思一会,道:“什么算是立功表现?”
郭嘉不明所以,宽慰道:“冯家人虽在洛阳集中些,外地还有族人,不算全军覆没,若是吸取教训,知耻而后勇,说不定还会复兴。”
张靖背后发力,冯家人全军覆没,人财两空。冯菘听说实情,又听说张宁绝不放口,为了活命,供出此事是何保出面串通。何保被捕入狱,在京城掀起很大波澜,何保是何苗嫡孙,何苗http://m.hetushu.com也受此事牵连,被勒令在家反省。
张宁先讲条件,冯崧要想活命可以,将幕后人说出来,只推出个替死鬼不行。然后又点了齐隶一下,意思是说别的事可以应付,那事差点要了我儿媳和孙子两条人命,草草应付肯定不行。
熙倩行个标准的军礼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南洋水军五营情报官荀熙倩前来报到。”
王诗今日穿着一身水军女装,胸挺臀翘,制服诱惑更是让人着迷。张靖见王诗这身打扮,不由一愣,继而笑道:“诗儿穿着军装甚是好看,显得英姿飒爽。是否看风儿穿着好看,也弄了这么一身?”
姜述摇头道:“奉孝不了解老四,老四不出手则已,出手绝对不会让对手翻身。宁儿,老四是不是都准备好了?”
当初水军五营在占城建营时,只有战船营帐物资诸物,十分简单。经过近十年发展,水军兵将多有在占城娶妻生子者,不少人还在占城城内置和_图_书了居处,接到调防命令,不少兵将申请调职。
不到一月,又有军令下达,因占城水军已经形成战斗力,南洋水军五营改驻南夷新港。
张靖经过详细了解,认为大部分兵将并非贪生怕死,而是确因安家占城,家中多有拖累,当下与龚省议出一个折衷方案,拟调部分占城水军士兵互换。此议迅速批复回来,张靖趁机将张椿、南宫风、王小刀、黄猛、巫西等人调到水军。
张靖还未来得及问个究竟,黄猛又进来禀报:“熙倩姑娘来了。”
王诗先行个军礼,道:“南洋水军五营书记王诗向上官报到。”说完,装着看不见张靖的吃惊表情,郑重地将调函递了过去。
张宁坦然答道:“老四只是实事求是调查冯家,然后想些主意将事闹大,让人无法掩饰,根本没费多少气力。若是冯家人持心以正,老四现在远在南州,怎能整得冯家全军覆没?冯崧案我绝不放松,案子性质极其恶劣,按理就应http://m•hetushu.com从重判处。若没有立功表现,希望陛下禀公办理。”
张宁老老实实答道:“前些日子刘怀找了一本冯家宗谱,想是按图索骥,只要有劣迹的,一个也不会放过。”
话音未落,只听门外有人说道:“谁说女子不如男?”说话间,只见吉贞道长领着两位女子入帐,一位女子是玉妙子,另一位女子是蒯玉。吉贞道长身为国教护法长老,身份超然,负责在外看守的南宫风、黄猛知晓她的身份,因此未敢阻拦。
这下张靖手下就热闹了,先有一个女都伯南宫风,再来一个女书记王诗,现在又有个女情报官熙倩。张靖苦笑道:“水军五营快成女营了。”
张靖吃惊地接过信函,拿到手中看了又看,王诗先是入职郡衙,王双打个招呼,调到军中担任书吏还属正常。近日熙倩就在自己眼皮底下,何时做的工作?张靖取出熙倩官凭细看,见熙倩是前年在情报司入职,先后担任豫州情报司情报员,南州情报司占和_图_书城分部负责人,现调任水军五营情报官。张靖恍然大悟,荀攸现在已被姜述列为心腹,只需给情报司打个招呼,这件小事又有何难?
南夷新港原属贵霜,如今贵霜已经失国大半,盘踞在西部顽抗。甘宁统领主力随军征战,在明那加拉城以南觅得一处绝佳港口,上书请建新军港,朝廷公议通过,定名为南夷新港。
军队调防是件大事,诸般事务繁多,全营上下忙得焦头烂额。这日上午,张靖与部下议事结束,周树、刘开还未离开,黄猛忽然进门通报:“王诗姑娘来了。”
张宁道:“冯崧以为冯家人在后使劲,宫中又有人相助,肯定能逃脱死罪,所以咬着牙不说实话。若是知道冯家完了,不实话实说就要斩首,以他的德性,不老实招供才怪。冯菘是冯家嫡子,何家普通族人能使唤动他?我不信,齐大人也应该不会相信。不过,齐大人也难为得很,冯崧身份特殊,又不能用刑,只好得过且过,能应付过去就应付过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