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92章 蒙面人劫夺费云!

响箭声突兀地在不远处陆续传来,正在外围警戒的护卫见状大惊,两人对视一眼,速往费云画画的地方疾纵而来。蒙面人此时忽然现出身影,背对费云,迎向疾驰而来的两名护卫。
费云气息已经平稳,双脚恢复些气力,目盯着蒙面人,围着他转向山崖方向,一步步向后退。蒙面人待要举步,费云便以死相胁,慢慢移到了山崖边上。
费云性格乐观,很少有忧愁的时候,嘴角习惯性地微翘,让人感觉十分喜相。费云此时画完落日,总感觉缺少点什么,略想一想,提笔在落日的山间小路画了一个小小的人影,长发飘飘,身着步裙,显然是位女子。费云画技很好,画笔点缀数十下,一位美丽纯真的少女跃然其上,细看画的正是费云自己。费云定睛看了一会,嘴角微泯,显然还不满意,提笔又在少女画了一名青年。费云这时全神贯注,没有多长时间,张靖鲜活的面容跃然纸和-图-书上。费云将画夹摆好,退开几步仔细端祥,满意地点了点头,准备收工回去。
这时蒙面人急往这边追赶,附近又有十数人现出身形,费云见四面无路,咬了咬牙,往山崖跑了过去。蒙面人见状,身法到了极至,想抢在费云前面截住她的去路。
蒙面人判断守兵见到信号弹赶来,他早带人远离此地,虽急未乱,向费云这边急追过来。费云每逢休沐日便到此处画画,地势十分熟悉,见护卫一招败北,知是危急关头,早就开始逃跑。
夫甘气温偏高,四季如夏,山野皆披着绿装,不知名的野花在草丛间含苞待放,整座小山显得生机盎然。费云学的是油画,这是姜述发明的一种画技,画布下方是墨绿的山野,上方渲染着绚烂的晚霞,美丽到让人窒息。
蒙面人停下脚步,摆了摆手,同伙显然以他为首,立在当地不再上前。蒙面人道:“我们并无意冒犯http://www.hetushu.com姑娘,只想请你去义父那里做客几日。”
蒙面人此次领的任务是生擒费云,没想到费云文文弱弱,性情却烈得很,从方才情况来看,还真有自刎之心。蒙面人既怕费云自刎,又怕信号弹将城中守军引来,内心急转,一时间却想不出好主意,急得脑门上已是渗出汗珠。
蒙面人见费云发出信号弹,不由大为惶急,他与费云有私谊,对她有几分爱慕之心,方才欣赏落日少女作画的美景,没有第一时间将费云制住,以致同伴发现有人上山,发出响箭示警,惊动费云发出信号弹求救。
就在这时,费云脑中灵光一现,探手入怀,取出一把精致的匕首,横在脖子前面,声音颤抖,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费祎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,费云坐在那里想了半晌,心情慢慢好了起来,凤舞嫁给张靖又能如何,熙倩、王诗都想嫁给他,没争过凤舞http://m•hetushu•com,难道还争不过熙倩和王诗吗?费云心情重新好了起来,正逢休沐日,收拾画夹出城上山。
蒙面人虽有黑布遮面,但从裸露在外的头发看,根根乌黑油亮,显然年纪不大。此人身影颀长英挺,迎着夕阳的余辉,浑身却透出冰冷的杀气。
蒙面人距离费云不远,几个起落已离费云很近,费云将心一横,就要刎颈自尽时,蒙面人忽然开口道:“你不必急着寻死。”
蒙面人道:“等见了面,你自会知道。”
两名护卫见蒙面人这幅装扮,便知此人目的不纯,又见此人双眸精光四射,知道此人武功很高。两人对了一下眼色,一人拔刀猛然劈向蒙面人,另一人借机纵向左前方,想绕开蒙面人,与费云会合。
费云冷哼一声,道:“我不认得你义父,也不想去见他。”
傍晚的风拂来,带来泥土和青草的芬芳,美景如画,佳人如斯,一位蒙面人已经在不远处的树林里站了和-图-书很久。费云不会武艺,出门带的护卫都是高手,蒙面人能够瞒过护卫耳目,接近费云不过数十米,说明此人武艺不俗。
小月山的落日极美,与凤舞一样无出仕念头的费云,已在父亲免职时辞了差事,每逢休沐日常常带着护卫,在傍晚时分登山作画。漫天夕阳如火如荼,衬着重峦叠嶂,十分壮丽,让人感到心旷神怡。
费云道:“你义父是谁?”
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蒙面人见护卫出刀,便知两人不是对手,双手不知何时掏出一幅弹弓,只见嗖嗖数声,三枚铁弹疾飞而出,第一枚铁弹击中护卫腰刀,另一枚击中护卫穴道,第三枚铁弹偏向右方,奔向另一位护卫的背后穴道。只听扑通之声连响,两名护卫接连倒在地上,生死不知。
费云听到响箭声时,也知事情不对,待见蒙面人现身,一手将画布抓在手中,另一手却从怀中取出一物,拨出塞子,冲着空中一晃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巨响,一颗hetushu.com绿色的信号弹冲向半空。
费云见蒙面人身法若同鬼魅,以自己的速度,想跳崖也已不可能。费云从小在蜜罐里长大,何时遇到这般凶事?此时脚如灌了铅一般,知晓这伙人敢公然打翻护卫,落在他们手中绝对没有什么好事,心情顿时陷入绝望之中。
费云作画时很投入,黑瞳映着红彤彤的落日,如琥珀般流光溢彩,长长的眼睫偶尔忽闪一下,在挺秀的鼻梁处投下一点阴影,菱唇抿着,唇角翘起,微微露出笑意,显得心情极好。
尽管知道张靖已与凤舞定情,但费云就是喜欢他,喜欢他少年老成的样子,喜欢他身上那股勇于进取的劲头,喜欢他牛气拽拽的样子,也喜欢他俊美阳光的外貌。想到这里,两朵红云飞上费云双颊,堪比西天的晚霞,费云一双美眸波光潋滟,美到令人无法移目。
费云闻言心中不由有了底气,利匕横在脖子上,道:“你站在那里别动,也别让他们动弹,若再上前一步,我就自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