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97章 将小云娶进门来?

张靖摸了摸鼻子,小声说道:“武艺高强的江湖绝色南州也有,不过对主人忠心耿耿的不多。大师兄想寻这样的护卫,怕是要费很大周折。”
周瑜笑道:“莫小瞧了四皇子,众兄弟中他心胸最广,不会记人小过的。至于费云……四皇子这方面颇像陛下,费云如果不嫌姐妹多,四皇子的品行我了解,不会做出始乱终弃之事。”
费云案凶手全被落网,但是嘴硬得很,只字不吐,负责此案的陆逊和田闯一时无计可施。陆逊去寻周瑜问计,周瑜笑道:“四皇子鬼点子多,你怎不去寻他?”
张靖笑笑,道:“我这次来夫甘,是来向你和马大人辞行,碰巧遇到这事,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过问。忙了这么长时间,我们还未吃晚饭,你们在这忙吧,我进城去驿馆好好睡一觉。我们今天见了面,明日就不到兵曹衙门去了,跟季常大人、公琰大人辞行后,明晚要赶回都卢港。我以后hetushu.com移防南夷新港,与大师兄相隔不远,有空记得去看看我。”
费祎尴尬地笑笑,道:“以前我不知四皇子身份,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,回想起来就觉得后悔莫及。四皇子对我印象不好,即使对云儿有好感,怕也会受我影响,到时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会苦了云儿这孩子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伯言师兄,你上了大师兄的当了,他看好了我的女护卫,故意让你来难为我。我军令在身,在夫甘不能多待,若将女护卫留在夫甘,你想想以大师兄的品性,会发生什么事?”
周瑜苦笑着摇了摇头,见张靖招呼一声,随行众人一齐围拢上来。费云录完口供,正与南宫风在一旁说话,见张靖要走,连忙上前说道:“四哥,我跟你们一起走,你们等等我,我跟父亲打个招呼。”
张靖插了一句,道:“官员之所以不怕风险帮助付丘,是担和-图-书心付丘暴露他们的把柄,失官或是获罪。如果下达公文,擒拿付丘者以功抵过,不追究过失,不因此失官,能否抓到付丘暂且不论,付丘听说以后疑心则生,必不敢再去寻找此类官员,藏身之地立时减半。若再下文公告,举报付丘线索者以首告记功,以功抵过,付丘所持证据以挟私报复论,不记档案,付丘在南州就失了大半人脉。”
张靖盯着周瑜看了一会,并不开口,眼神里满含不信之意。周瑜又表白道:“我真的没有这个想法。”
周瑜文武双全,人才风流,问起南宫风,顿时让张靖警惕心大增,张靖道:“你甭打她的主意,这是墨门南宫莫的独女,人生得漂亮武艺又高,拿什么我也不会与你换。”
周瑜与费祎互视一眼,都点了点头,要与张靖仔细商议时,张靖却行个军礼,道:“我不影响你们处理公务了,告辞!”
周瑜长舒一口气,既而对南宫风和图书生起兴趣,小声对张靖说道:“你这女护卫确实了得,如此高手在江湖上可不多见,是墨门嫡系传人?”
费云引领张靖一行人来到费府,命下人打扫房间,收拾被褥,还未安顿利索,陆逊前来拜访。陆逊向随姜述左右,与张靖十分熟悉,进了客堂也不客套,将张一安等人轰出门外,笑嘻嘻地对张靖说道:“付星等人口字不吐,大师兄让我前来问计,若是殿下没有好计,我可以寻个借口扣下你的从人。”
周瑜也不放心手下将校,暗地里吩咐几名心腹,派了不少可以信任的暗哨,继而下令大军回城。陆逊见审讯毫无进展,也随周瑜回城,让田闯将付星等人押在情报司夫甘秘狱。
费云寻到费祎,道:“张将军于我有救命之恩,怎好让他到城中驿馆馆舍安顿?家中客房宽裕,我想请他们到我们家居住。”
费祎在旁未来得及回答,周瑜从一旁走出来,挥挥手道:“去吧m.hetushu.com,家中有空房,自然不好让他们住在外面。”说完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好男人并不多,一定要把握住机会。”
周瑜附耳说道:“四皇子今夜住在费文伟府上,你只推寻他从人查证,若他不出主意,就扣下他的从人。”
陆逊苦笑道:“四皇子鬼得很,好事抢了去,难办的事推得干干净净。这会想必已进了城,不知溜到何处逍遥去了。”
周瑜尴尬地笑笑,道:“我只是觉得如此美人高手难得,他是殿下的人,我怎会打她的主意?殿下误会了。”
周瑜笑道:“伯言是个机灵鬼,风险不大,又能建功,怎能不来?你看看俘虏都已不在,定被伯言讨去审讯口供去了。你只要守着付星,待会肯定会见到他。”
周瑜盯着张靖恶狠狠地说道:“就是白送给你,你敢用吗?”既而想起张靖已经不是少时孩童,现在已是堂堂营将,转个话题道:“你估计付丘应该藏在何处?”
周瑜望见费和图书祎向这边走过来,小声对张靖道:“你救了文伟大人的女儿,不想挟恩图报,将小云娶进门来?”
周瑜兴趣顿生,道:“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张靖道:“齐师兄回京城时,不是将此案转给陆师兄了吗?陆师兄未跟着过来?”
张靖欲答话时,费祎已经近前,重向张靖道了谢,转身周瑜道:“付丘在南州实力不小,前面两次大搜捕,只是剪了大的枝节,肯定还有没查明的余孽。我方才考虑他的藏身之处,一是以心腹死党之名购置的庄园宅子,二是被他拿住把柄的官员。只要顺着这两条线追查,估计很快就能寻到线索。”
费云闻言,羞得转身就跑。周瑜望着费云的背影,颇有深意地望着费祎,道:“缘分可遇而不可求,文伟可要把握住机遇。”
张靖笑道:“付丘四名义女皆是绝色,武艺高强,除了马情以外,还有三人未曾抓捕。三女年纪稍大些,跟我左右不太合适,与大师兄年纪正好相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