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99章 冯宅密室付丘逃!

冯远听到有人叫门,爬上墙头一看,火光中见为首者是周瑜、陆逊,就知事发,弃了家小,一路小跑径奔小院。院落是冯远所建,晓得密室所在,冯远进了密室,要寻付丘时,却见密室已是人去室空。冯远略想一想,猜测付丘应是得了消息,从密道逃了出去,也要从密道逃走之时,却见密道暗门机关已被破坏,心想应是付丘担心有人追赶,逃走时故意封了密道。
张靖笑着摇摇手,道:“这事不必这么复杂,从城外寻找出口会简单得多。要想迅速查出通往城外的密道,还有一个简单办法,只要估量地道大约方向,只需在城外用火药炸几个地方,就能寻出来,何必行此扰民之事。”
付丘案发时,齐隶曾经查过冯远,探知冯远甚得逢纪信重,与付丘关系却不佳,派人搜查了商铺居处,提审了数名冯远商铺掌柜伙计,并未发现什么异常,将冯远从嫌疑名单上剔除,其后再没有留意此人。
付丘一直深受逢纪信重和图书,华青收房后也无生育,在府中为妾地位低下,付丘来讨华青,逢纪并未当回事,当即应允下来,将华青奴籍文书给了付丘。逢纪连小妾都能送给付丘,冯远出籍更是小事一桩。冯远自此脱了奴籍,复了宗,又娶了华青为妻,拿了付丘提供的本钱做生意,近年赚了不少钱,日子过得十分富足,就此对付丘奉若神灵。
商人修建密室是正常事情,当初为了保密,一般雇用外地工人,还会分段施工,所以知道底细者少之又少。冯远知晓密道机关,还是后来偶尔发现,他对付丘感恩戴德,从前并未进过密道,具体情况也说不上来。
华青与冯远要好,虽被逢纪收房,但这颗心还在冯远身上,两人日夕相见,虽然掩饰得好,却被付丘觉察出来。一日付丘寻个机会,与冯远密谈,许诺可以让冯远脱出奴籍,还让逢纪放出华青,配给冯远为妻,但要冯远发下毒誓,一生逢付丘为主。
确知付丘藏在此处hetushu.com,就会发现冯远这个举动的破绽,但冯远这个习惯时间已久,并非付丘案发后突然如此。周瑜和陆逊得到这个消息,不由对付丘十分佩服,冯远面上与付丘不和,自搬到这个居处养成上香的习惯,这些肯定是付丘预先安排,所以瞒过了心细如发的齐隶。
周瑜异道:“那处纸灰点燃没有多久,证明付丘离开时间不长。若是城中大捕,掘地三尺,怎能搜不到付丘?”
冯远家小皆居住前院,后院是商铺护卫居住,东北角是所封闭的小院,里面供奉着冯家先人。冯远十分迷信,每逢初一十五都到小院上香,为了体现诚意,上香前有时提前三天斋戒,在小院单独居留。
周瑜望了陆逊一眼,吩咐左右道:“你火速通知工事司官吏,让他们以此院为中心,到城外寻找大约位置,用炸药寻出密道所在。再让毋丘俭统领中军,分成数队,以此院为中心,十里为半径,搜查城外所有遮掩物。”
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正在周瑜想要颁下军令,调集兵马城中大搜捕时,张靖从外面走了进来,向周瑜、陆逊打个招呼,围着密室转悠两圈,见田闯带人正在琢磨机关,张靖笑道:“准备一点炸药炸开,何必费这些劲。”
周瑜点点头,道:“此言有理。”说完,转身下令道:“来人,搜查附近密道入口。”
周瑜、陆逊来到密室细看,见墙角处有些纸灰,探手一试,还有余温,说明付丘逃走时间不长。就让田闯在外室就地审讯,给冯远上了手段,逼问密道入口。冯远本待不说,却受不住刑,将实情招了出来。
张靖又转了一圈,小声询问完陆逊审讯情况,笑道:“付丘这般心计,平常若是居住在此,怎会轻易让外人知道?我猜顺着这处密道追查下去,也不会有什么太大进展。”
张靖摇摇头,道:“若我是付丘,选择此处建宅,要挖地道也会挖到城外,那样多安全?”
夫甘东南处一处院落,占地面积很大,是商人冯远hetushu.com居所。据情报司掌握的消息,冯远原是逢纪家人逢远,后来脱了奴籍改为民籍,在夫甘城内开设一家百货商铺,因为逢纪这层关系,生意很好,这些年规模越做越大,除了百货还涉足海贸。
付丘案是大案要案,姜述对此十分关注,周瑜、马良到任前都特意交代过,先派齐隶坐镇南州督办此案,后来调齐隶回京,又让陆逊关注此案。周瑜闻知付丘下落,不敢怠慢,也不通知部将,点起亲兵,与陆逊前往付丘藏身处。
冯远是孤儿,七八岁时卖入逢家为奴,改名为逢远,自小陪伴逢纪左右。当初逢纪身边有名侍女,名叫华青,与冯远年纪相若,两人关系最好,再长大些,两人都知人事,便私下要好。华青越长越漂亮,十二三岁时被逢纪相中,收入房中为妾。冯远本是奴籍,华青收房时也阻止不得,只能躲在室内暗自神伤。
冯远逃不出去,从密室中出来时,却见田闯带人搜了过来。田闯见了冯远,喝令两人士兵上前按住,五花大和_图_书绑起来,又逼问密室下落,待见密室无人,密道被封,就知事情不妙,急忙报告周瑜、陆逊。
张靖对付丘十分忌惮,马超案差点将他也陷入其中,若非康居粟特伏兵战斗力太低,数个时辰未攻破不足千人的防守,不仅马超性命难保,就是张靖恐怕也难杀出重围。马超案不仅将刘晨陷了进去,何家、甄家都受很大影响。世家与皇家暗斗已经生出苗头,若是任由付丘在后兴风作浪,做局将黄巾系也陷进去,以黄巾诸将的心智,怕是被卖了还得帮人家数钱。
田闯闻言猛悟,急忙讨了周瑜手令,让人去库房支取炸药。
周瑜刚回府中安歇,突闻陆逊求见,知晓必是出了大事,急忙披衣出身。陆逊兴冲冲进来,拿着口供道:“闵家人招了,付丘今天曾在城东南一所住宅内露过面。”
冯远修造这所府第时,依付丘给予的图样秘密修建密室、密道,付丘未用冯远为监工,派了另一位心腹监工,密室结构冯远清楚,但密道有多长,出口在何方,冯远也不知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