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02章 夫甘城再见凤舞!

凤舞闻言看到张靖醒来,脸色一红,放下鞋垫,不答反问道:“饭时已过,你不饿吗?”
周瑜接过信一看,琢磨了一会,道:“南州兵曹麾下除了占城水军,并未设驽炮营编制。付丘根基多在南州,估计他想谋划的对象,除了水军诸营就是驻南方三营。南洋军、山地营我给王双和姜师弟写封信,让他们密切注意驽炮营兵将安危及武器防盗。护北胡军那边……”
陆逊接口道:“公明将军跟我熟,我去封信说明情况,兴霸师兄辖下水军过于分散,以公文名义通报兴霸师兄,怕是时间来不及,不如直发兴霸与其辖下各营将?”
陆逊常随姜述左右,消息灵通,最能了解圣意。张靖来寻陆逊,借口来探听付丘案,实际是想探听一下京中情况,推测承嗣成为皇长孙可能带来的变故。
凤舞早换了模样,拉住张靖的手,轻语温言:“你快到车驾来,赶快补一下觉。”http://www.hetushu.com
饭后,张靖命人寻费云过来,让她去探听付丘有没抓到。不久,费云进房,道:“抓的人不少,也问出不少情况,相关地点都搜查完了,这付丘也不知躲那里去了。”
费云做个鬼脸,道:“不耽误你们卿卿我我了,小的告退。”说完,不待凤舞来打,哈哈笑着跑出门外。
张靖当初的想法,因为菲羽未婚生育,黄澄又无子,想让姜承嗣承继黄澄之祠,但姜述亲自赐名复姓,已经承认了承嗣的皇长孙身份,这让张靖又喜又忧。承嗣复姓表示姜述有让张靖复宗之意,张靖成为储君的可能性大增。菲羽居住在张府,平常虽然深居简出,但肯定瞒不过情报司的耳目,承嗣复姓的消息传到甄姜耳中,是否会引起轩然大波?若是甄姜拿此大做文章,黄巾系是否会成为诸系公敌?
张靖打了一个哈欠,慢洋洋地说道:“这次来和_图_书夫甘,先是巧遇有人来劫费云,后来听说抓捕付丘,城内城外忙活到天亮。费家和你家的事,我怎能不管不问?”
付丘在南州多年,根基深厚,这次因费云案露出破绽,在周瑜、陆逊的全力出击下,付丘在夫甘的巢穴几乎全被挖了出来。自昨天夜间开始至今天午间,涉案人员已达数百人,从付丘的藏身处搜出不少文书,牵涉范围极广。周瑜、陆逊忙到现在,至今都没合眼,正在兵曹公房检查付丘的来往信件。
张靖看看沙漏,见午时将过,肚子也感觉饿了,起身道:“没想到睡了这么长时间,昨夜忙了一宿,早饭只是吃了几口干粮,现在饿得难受。”
说来也怪,在洛阳上学时,张靖与凤舞朝夕相处,感情十分纯洁,彼此心心相印,但并没达到现在这种浓情深意。或许因为真正踏上社会,经过历练以后,人变得成熟许多,与凤舞之间遭受诸般波折,感情和_图_书经过考验和沉淀,显得厚重了许多。
张靖趁势上了车驾,与凤舞坐在后排。费云坐在对面,迟疑一下,问凤舞道:“去我家还是你家?”
张靖在南州任职时,除了凤舞,最牵挂的要属黄菲羽母子。菲羽之子姜述亲自赐名,乳名叫念念,大名叫姜承嗣。菲羽母子平常在张府居住,除了张宁姐妹经常过去探视,姜述也多次出宫看望母子两人,对承嗣宠爱有加。
陆逊忽然翻出一封信来,道:“大师兄,这封信涉及驽炮营,但这暗语隐诲不清,不知究竟是何意思。”
凤舞心思与张靖婚约未立,接到家中恐有流言,道:“既在你家已经安顿好了,还是去你家吧。”
凤舞去吩咐厨房准备饮食,回来时见张靖已经洗涮完毕。张靖补了一觉,来了精神,一把拉过凤舞吻了下来,直到听到外面脚步声渐近,才放凤舞起身。
凤舞白了费云一眼,嗔怪道:“胡说八道。”
hetushu•com张靖在国学三年级时,先与王熙儿春风几度,又将熙倩收入房中,实习时与黄菲羽更是胡闹,未婚先孕,造成不少麻烦。正式从军以后,张靖先在攻坚营另组新军,既而西上剿匪,再参加康居粟特战事,整日忙忙碌碌,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儿女情长之事,只在调职以前与凤舞相处一段时间,独守一年,与凤舞相处时也能忍住。后来路上收了玲珑,也只是春风一度,在熙倩调到身边以后,这才解决了需求问题,但对已经向他表白心迹的王诗、费云,平常相处时都能止于礼。
凤舞送张靖来到大门口,小声问道:“你昨夜跟我父亲提亲了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答道:“提了,你父亲已经允婚,不过时间仓促,没有时间定下婚约。看来得等我移防以后,再找个时机与你父亲仔细商议。”
一直到了费府门口,张靖才被凤舞唤起,来到客房倒头就睡。再次醒来时,见凤舞坐在榻上绣和图书着鞋垫,张靖也未惊动,见凤舞神情专注,脸上画满笑意,开口问道:“这是给谁做的鞋垫?针脚真密。”
张靖半拥着凤舞,嗅着车内芬芳的气息,只觉心事顿去,没有抓住付丘的遗憾也扔在脑后,车驾启动不久,便呼呼睡了过去。凤舞望着张靖这幅模样,心中又是心痛又觉欣慰,玉手轻轻抚着张靖的脸庞,似是触摸一件异常珍贵的艺术品一样。
张靖又让费云寻出一份城外详图,看着地图深思一会,抬头对凤舞道:“晚上我要参加马良大人设的晚宴,明早要赶回都卢,时间很紧张。付丘是个危险人物,上次差点将我陷进去,我去寻陆逊大人探听一下情况。”
凤舞听到这里,已知张靖昨夜是帮父亲去了,俏脸立时多云转睛,嘴角一翘,凤目一眯,道:“你昨夜一宿没睡?”
费云亲自提着食盒,进房将饭菜摆在案几上,见凤舞脸色红透,衣衫不整,笑道:“不会打扰你们的好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