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03章 四殿下有何实力?

显然周瑜也知道此事,望着张靖笑道:“我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勤快,原来是寻伯言打探信息来了。放心吧,陛下既然给孩子赐了名,就是承认了这个孩子,岂能不派人保护她们母子两人?”
正在这时,门官来报,道:“水军张靖将军求见。”
周瑜略想一下,道:“以付丘的影响力,最有可能下手的除了各仓库,还有南洋军、山地营、护北胡军、南洋水军和占城水军。各仓库我以兵曹名义下达协防公文,除了要求各仓库护军做好防盗,同时还会下令附近屯兵、郡兵加强附近巡逻警戒。南洋军、山地营、护北胡军,由我和伯言负责沟通处理。占城水军是你创建,你现在又是水军营将,这方面的工作你想办法,若需此信复件,我让主记给你抄录一份。”
不一会,张靖走了进来,陆逊将那封信函递给张靖。张靖仔细看完,琢磨一会,道:“这封密信若是水军将校发来www.hetushu.com的信件,追查笔迹怕会耽误很久。这封信虽然用了暗语,但依然透露出不少信息,炮驽营官兵都编在各军中,人身安全应该没有多大问题,难道是针对武器的?信上暗语虽然没弄清楚,但依然能说明他们想从军中下手,炮驽营各部武器弹药不多,若打武器的注意,为何不针对炮驽营仓库?仓库护兵实力比军中小得多,莫非武器是个引子,还有其余目的不成?”
张靖摇头道:“我熟悉逢元图的签字,笔迹不像,说不定并非逢元图,而是逢家其余人。”
周瑜笑道:“来得正好,水军那里交给他就行了。”
周瑜接过信一看,信上文字使用了暗语,一时琢磨不出什么意思,但徵章确实是逢家门章,证明写信者可能是逢家现任族长逢纪。周瑜眉头紧皱,拍案而起,怒道:“前番付丘案发,陛下认为逢元图有前功,只是免了职务,并和-图-书未再做深究,如何这般不知进退?”
周瑜望着陆逊,眉头微皱,道:“伯言,你也别装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事?你们一个个避若蛇蝎,我守着陛下的面也敢说。储君关系国家根本,立储不慎会让国家动荡,陛下轻易不敢决断,这事是对的。大家现在捂着这事,不敢言语,害怕惹祸上身,这种心态不对。储君不是皇家的储君,是天下人的储君。我的意思十分明确,选择储君除了学识能力,要有容人之量和仁爱之心。四皇子你也莫逃避,陛下赐小皇孙归宗,心里已是存着立你为储君的念头。你们兄弟们,大皇子、三皇子母族力量强些,是热门人物,但这两年成绩一般,不如你与二皇子。母族力量强又如何?何家强还是甄家强?不说陛下的嫡系心腹,就是陛下跟我们师兄弟打个招呼,我们定会遵从陛下的意思,全力支持储君。你说我们师兄弟力量强,还是何家hetushu.com甄家力量强?就说你背后的黄巾系,与别人比较实力强横,但与我们师兄弟比力量如何?加上陛下嫡系力量呢?陛下不担心你们力量强,你们也不用藏着惹着,你们力量越强大,说明未来掌控的力度大,过渡时不会发生动乱,国家会继续继续强盛下去。”
陆逊望了张靖一眼,略一琢磨,已是明白张靖之意,转向周瑜说道:“大师兄要说说殿下,孩子都生出来了,也不娶人家过门。”
张靖沉思片刻,道:“复件不行,我要原件,得从笔迹上辨别写信者是谁。通过此信挖出水军的毒瘤,否则拖的时间越长,可能带来的危害就会越大。”
要说姜述满朝心腹,敢将争储之事赤裸裸摆在明面上的,即使郭嘉、贾诩也不敢如此,也就周瑜敢如此说话。陆逊听到这里,脑袋立即低了下去,专注地去看手中的信件。
周瑜自从南征以来,常年驻守南方,京中消息虽然畅通,hetushu.com但远远比不上齐隶、陆逊掌握的情况详细。周瑜心生好奇,道:“伯言,屋里只有我们三人,你也甭瞒我,我也不会乱说。你说说,四殿下实力都包括那些?”
周瑜拿起信再细看一遍,脸色稍缓,道:“笔迹确实不像,可这徵章不假,难道逢纪不做族长了?”
陆逊望望周瑜,又望望张靖,笑道:“大师兄,别往我们脸上贴金了,你不了解四皇子的实力,若你知晓四皇子目前的实力,就不会这样沾沾自喜了。”
张靖看完信函,道:“能否全部给我复制一份,我在船上闲着无聊,好好琢磨一下。”
周瑜点了点头,传主纪室安排人手,着手抄录信函。张靖见室内只余周瑜、陆逊,摸了摸鼻子,问陆逊道:“听说陛下近年常去我府上?”
周瑜、陆逊两人对张靖都熟,闻言互视一眼,周瑜轻哼一声,道:“殿下别装了,你儿子是皇长孙,陛下岂能让他出宗?你是担心卷入争储之事,和-图-书你要明白有些事是躲不过去的。既想妻妾满堂,美人在怀,又想置身事外,好事怎会都让你占去?你现在日子过得太滋润,受些历练未必是坏事。不过你放心,陛下心里有数得很,不会让你吃亏的。”
周瑜说的是实话,姜述十大弟子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周瑜、诸葛亮、姜维、邓艾、钟会已是一军主将,齐隶掌管情报,随着老将退休出缺,陆逊、文鸯、关兴、张苞都会得到重用。十大弟子多是一军主将,加上关羽、张飞等嫡系心腹,黄巾系即使与孙家合力,也远远不是对手。所以和诸系争斗可以,想和姜述扳扳手腕,张靖兄弟都没有这个实力,也不敢起这个念头。
张靖说完,来到公案前,拿着这些信件看了一遍,翻到一信时,细看下面的徵章,“咦”了一声,道:“怎么逢纪还跟付丘联系?”
张靖苦着脸,道:“我本来跟菲羽父亲说好,要让此子承祀那边,父皇赐名归宗,我如何跟人家交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