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05章 王权时来运又转!

王权一怔,道:“他当初说只与德妃娘娘有点关系,莫非他在说谎?”
王权联想起张靖的背景,张靖与德贵妃有关系,但南州诸营将谁的关系小?若论宫中背景,关兴是姜述亲传弟子,妹妹是关凤,父亲是名将关羽,来州衙时马良只是出房门迎接。张靖与关兴皆是营将,为何待遇反比关兴高?若无意外,只有一个解释,张靖出身比关兴牛。
陈涛指着对面案几,道:“坐。”待王权坐下,陈涛问道:“马大人想提拔你为门下次吏,主持门下吏工作。”
陈涛笑道:“也不算说谎,确实是德妃娘娘的关系,不过比你知道的近多了。”
王权熟谙其中道道,闻言大喜,站起身来,施礼道:“多谢大人举荐。”
陈涛笑道:“德妃娘娘没有兄弟,哪来的侄子?再猜。”
王权不敢怠慢,随即来到陈涛公房,见室内并无他人,先为陈涛茶杯加满水,问道:“大人寻我?”
www.hetushu•com权今天如坠梦中,清晨与张靖碰巧见了一面,当初还未意识到张靖身份高贵,只以朋友身份与张靖寒暄,被张靖明荐给马良时,这才隐隐感觉不对。王权反应很快,留心打量张靖军装,又观察张椿、南宫风等人军装,这才知道张靖已从占城郡尉升职。张靖是逢纪、于禁双双去职的内因,但以王权的级别,还接触不到这些隐密。但张靖以县尉之职,半年多时间恢复职务成为郡尉,间隔时间不长,又从郡尉升任实职营将,若无背景怎能办到?
陈涛摇摇手,示意王权坐下,道:“这事跟我无关,另有人向马大人托请。你认识张靖?”
门下吏相当于省委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,公议会成员,南州高级官员,比寻常太守级别还要高。蒋琬闻声而知雅意,知道马良是想提拔王权,以结张靖善缘,笑道:“门下吏是个重要职务,但主要是为季常兄服务,和-图-书这个人选只要季常兄提出,诸位大人不会提出一点异议。只是王权资历浅些,由督邮门下吏直升州衙门下吏,连升两级,有些不妥。我看是否先调任为门下次吏,主持门下吏事务,间隔数月,再提拔为门下吏?”
王权苦笑道:“大人,这事搞得我十分迷糊。您对我有知遇之恩,还是明白告诉我吧。”
王权恍然大悟,点点头道:“是我一位姻亲,平常交往不多,但能谈得来。”
陈涛是南州督察长兼政衙驻南州督察使,级别比刺史低半级,也是公议会成员。陈涛是陈(袁)遗之侄,待人温和,做事干练,颇有乃叔之风。王权升为督邮门下吏,大半原因是得了陈涛赏识之故,可以说陈涛对王权有知遇之恩。
门下吏主要任务是为刺史服务,马良到任以后,一直没有物色到合适人选。王权一来得了张靖推荐,二来入了马良法眼,这下子时来运转,真是挡都挡不住。
http://m.hetushu.com王权确定了张靖身份,满面惊容,道:“想不到他竟是皇子,怪不得当初不将于翔当回事。”
王权苦笑道:“我刚报到,诸事还未理顺,晚上马大人若无公事,请你自是无妨,担心到时有公务,劳你空候。”
王权讶然道:“莫非德妃娘娘的侄子?”
陈涛打量一眼王权,见他应该真不知道张靖的身份,道:“张靖身份可不简单,一言能让马大人重用你,你猜猜何人会有这般能量?”
马良在张靖明荐王权以后,就暗地里观察王权,见王权手脚麻利,态度不卑不亢,心中暗自点头。送走张靖,马良让王权先去忙,与蒋琬一同往后走时,道:“门下吏出缺时间不短,我看王权比较合适。”
王权回到公房,将手中事务暂且放下,坐在一旁思索张靖的背景。正在深思时,有人过来通知:“陈大人有请。”
陈涛伸出食指,指了指天,道:“这位背景能够到天www•hetushu•com,你猜猜是何人?”
王权跟随马良等人迎接张靖进了客室,他是门下吏出身,对迎来送往的事情很熟,来不及去想张靖出身,在一旁沏茶送水,服务十分周到。
水军军装与陆军不同,分级不细,分为军将、高级军官、低级军官、普通士卒四级。够格着军将军装者,水军只有太史慈、甘宁、姜阳三人,校尉以上军官着高级军官装,什长以上着低级军官装,什长以下着普通士卒装。
随即又有一事引起王权注意,马良、蒋琬亲自出门迎接张靖。蒋琬原本与张靖同掌占城,排名在张靖之上,张靖现在虽然升为营将,凭蒋琬的资历也没必要出大门相迎。马良身为一州大员,排名在兵曹之前,兵曹下辖各营主将皆是营将级别,从级别上说张靖是马良的下级,能够接见就算不错,怎会出大门相迎?
王权从军装上看不出张靖职级,南宫风、张一安、张一全级别皆是部司马,穿着低级军官军装,但和-图-书是张椿现是校尉,着装与张靖一样,都是高级军官军装。王权就开始琢磨,当初与张靖初识时,张靖是校尉,张椿是军侯,现在从张椿着装看,张椿至少已是校尉。用校尉为亲随,张靖肯定不至营司马身份,结合马良称呼,王权很快分析出张靖已是营将级别。
陈涛正色道:“我不知道,也没告诉过你,都是你自己胡猜,跟我无关。”
王权在州衙人脸熟,到诸位上官处露了个面,回公房时,正好遇到冯彦。冯彦现是功曹判官,类似现在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,见了王权,笑道:“你甭春风得意,晚上可要出一下血,为你升职庆贺一下。”
陈涛与王权谈完话,就去马良处汇报,这事当即定了下来,午后发下公文,令王权即日赴门下吏公房报到。王权这次调动,明面上只升了半级,但明眼人一见便知,一直空缺的门下吏,就是为王权刻意保留的职位。
王权福至心灵,道:“莫非是皇子?承祀天公将军那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