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12章 茫茫大海追嫌犯!

正在张靖焦燥之时,信号弹在远方海面上隐隐亮起,一直守在外面的张一全兴奋地嚷道:“追上了!追上了!”
张靖自从实习开始,凡是能拉为己用的力量,都不愿放过。郭沫与张靖本有旧怨,现在收为己用,等于埋下了一颗钉子,未来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用途。两人既然有了主从之义,张靖就向郭沫分析未来战局走向,宫里宫外政治派系,要求郭沫对外不得泄露投靠之事。
张靖有些心神不宁,付丘本事不容轻视,时运也好,第一次在齐隶眼皮底了逃走,第二次在大部队搜查时脱身,这次若在海上还能逃了,可谓是不折不扣的不死猫。
说起来这事要怪张靖,张靖与凤舞恋爱时,却将熙倩收入房中,与熙倩偷偷摸摸来往,弄得熙倩对凤舞有份负疚心,见面也想寻个借口避开,如何愿意主动与凤舞见面?
张靖翻了翻几封书信,拿着一封书信道:“这是付丘手书,足以www.hetushu.com证明马宁涉案。至于这些文书,我们只留份抄件,全部交给伯言大人。”
话虽这么说,郭沫随即出来,让人安排几个精致的菜肴,就在战船指挥舱内草草吃过饭。饭后张靖与郭沫又聊了一会,见天色彻底黑了下来,海上还未亮起信号弹,皱眉问道:“怎么追这么一艘辎重船费这么长时间?”
张靖哈哈笑道:“小刀做事认真,又不失灵活,日后必是一员干将。”说到这里,又触起一事,道:“凤舞来了,你们同学一场,不去见一面吗?”
张靖笑道:“你知道我是那位皇子?若是站错队,不怕有灭族之灾吗?”
郭沫既然话已说出口,就没了回头的余地,道:“不管殿下是那位,我与殿下有缘,今生跟定了殿下。”
若说张靖对郭沫印象大改,并非郭沫配合搜查马宁一事,查出大案参与者功劳都有份,这是利益诱使。真正对郭沫生www.hetushu•com出好感,是因为郭沫提出炮驽营管理漏洞,若是因此解除隐患,郭沫算是为国立了大功。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若说世家之人,相互托请,我深恶之。凭真本事上位才是真汉子。”
郭沫听张靖有接纳之意,心中暗喜,道:“日后我就是殿下的人,若有什么需要,只须一封书信,定当竭尽全力。”
姜述对世家有成见,明里暗里打压世家,不仅朝中重臣心知肚明,世家核心人物也明白得很。郭沫身为嫡长子,自然明白张靖所言何指,道:“家父身在圈中,有些事不得不为。但我现在军中,与家父那个圈平常也接触不上,若是殿下深恶此事,我此后远远避开就是。我真心想在军中扎根,领军为帝国开疆拓土,还望殿下收留。”
张靖想到这里,笑道:“你既有如此诚意,我怎能拂了你的好意?我在兄弟之中排行老四,出宗继承天公将军之祀,成为储君希望和-图-书不大,但成为辅政亲王应该没有多少问题。你们郭家涉于世家之事不深,若是悬崖勒马,如今还脱得出来。郭刺史是聪明人,你只须将我所言原话相告,他知道应该怎么做的。”
熙倩笑道:“小刀担心会有疏露,正在马宅掘地三尺。”
张靖本想安慰熙倩几句,这时郭沫走了进来,请众人去军营就餐。张靖挥挥手,道:“在这里能第一时间得到信息,必要时又可以驾船出海。不用费事,就按军中惯例,四菜一汤,端在这里吃就行。”
熙倩盯着张靖看了一会,并不言语,神色黯然,摇了摇头。
此时夜色渐黑,郭沫出门去准备酒宴,张靖转向熙倩,问道:“小刀呢?”
郭沫笑道:“那多不好意思,显得属下没有诚意。”
张靖与张角合魂,对世家的态度受张角影响很大,骨子里就痛恨世家,但是正与姜述所言,世家要打压,但不能全部打压。张靖暗地里观察诸家,如颖川荀家、和-图-书荆州庞家、黄家,族中因有智者掌舵,向不参与世家与皇家的暗斗,这些家族子弟可用。如贾家、蒯家等,几乎要拉起队伍与皇家叫板,这些世家断不可用。还有兖州孟家和郭家这样的世家,参与不是很深,对皇族有畏服之心,这些世家可以拉拢分化。
郭沫原本不知张靖是那位皇子,内心忐忑不安,听说张靖是四皇子时,不由大喜过望。张靖出宗,成为储君希望不大,也正因为如此,他在兄弟争夺储君时最安全。郭沫投奔皇子,就是冒险以搏富贵,如今押了一个零风险的宝,内心怎能不欣喜若狂?
张靖摸了摸鼻子,心中盘算,袁绍旧部文臣以逢纪、许攸、郭图、审配最为出名。逢纪牵扯付丘案,不追究其罪已是法外开恩,复起已不可能。许攸现为雍州刺史,政绩平平,官声也一般,若有疏漏就会被拿下。审配为雍州长史兼京兆长,与许攸虽出一系,但是不合。郭图担任凉州刺史已久,官声和图书尚可,这几年凉州发展速度较快。拿下逢纪以后,若再撤了许攸,出于派系平衡考虑,郭图、审配若不犯错,官位要稳固得多。郭家是冀州大家,前番卷入贾雄案,陷入其中拔不出脚,不得不与蒯家合力,与贾家、孟家死嗑。正是因为郭家陷于此案中,没有精力参与天书案,因祸得福,没有进入姜述的黑名单。现在若是拉郭家一把,就可从泥沼中拉出来,若是不管不问,久后定被打入世家一列,遭受打压是必然的下场。
张靖谈兴未尽,熙倩寻了过来,黄猛跟在她身后,捧着一大包袱文书。熙倩道:“这次多亏了小刀,他熟悉江湖门道,从马宁宅中寻出两间密室,搜出不少有价值的东西。但是其中多有暗语,看不明白其中到底什么意思。”
郭沫想了想,道:“辎重船航速本就很快,调头也快,又是空船,看着就在眼前,但要追上接舷,需要不少时间。马宁熟悉周围海域,天色又暗,费些周折也属正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