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23章 幕后人又是付丘?!

若是此事真让付丘指挥,诸项目标未必全部实现,但也未必实现不了。就在付丘要出海之时,又遇上张靖这个拦路虎,损失马宁这位至关重要的人物,又不得抛出马绵为饵,只余付丘、马谊两人如丧家之犬,怎有能力继续实施阴谋?
那日城外搜捕付丘,付丘扔出替身,被张靖当场识破。当时情况十分危急,所幸付丘狡兔三窟,在农庄建有一间极为隐密的竖夹层。这间夹室处于两室中央,每室只屯回半尺,室内十分狭窄,只能侧身而立,出口在上方天棚处。搜查的官兵又非神仙,怎能看出其中古怪?
逢家人来占城夺书,族中精英尽出,逢律亲自赶来主持,这时付丘派人手持密信,寻上门来,就此又接上了头。彼时天书失窃,诸家你争我抢,逢律也忍耐不住,写信与付丘商议。付丘回信道:“天书一事真假难辩,疑点不少,即使现在夺在手中,天下世家皆虎视眈眈,逢家如何与天下世家为敌?只需盯住天书和*图*书即可。一来判断此事真假,二来就是抢夺,也要寻准时机,留好退路,一击得手,随即远循。”
付丘当初自以为得计,不料数日以后案发,只顾着上自身安危,怎还顾得上暗杀张靖?后来张靖复升为郡尉,周树等人跟着也提拔起来,付丘派人探听清楚,设计了一个局,想将张靖陷进去,不料还未实施,张靖已被调去水军。付丘围绕张靖,又将计划改变,准备再次出手。
张靖初到南州时,与马情见过一面,当初付丘就在暗室,窃听马情与张靖谈话,还从窥视孔观察过张靖。那时付丘听说张靖与于翔冲突之事,筹划好一个取张靖性命,扰乱南州官场的计划,不想在自家馆舍刺杀张靖,任由张靖安然出了馆舍。为了不让张靖生疑,付丘不惜暴露部分隐私,以引诱张靖在夫甘停留。张靖那日设局将于翔陷了进来,担心于翔狗急跳墙,率众立即远循,诸般巧合之下,竟然无人发现,幸运和_图_书地躲过了那场危机。
张靖诈言识破替身的地方,距离付丘藏身处不远,对话隐隐能听得到。张靖口音夹着方言,说不上是青州口音还是冀州口音,总之与众不同,付丘窃听过张靖与马情对话,怀疑说话者可能是张靖。张靖说出刘晨及关杏诈替身时,付丘顿时了然于胸,确定说话者就是张靖。
逢家与郭家世代交好,相互联姻,当初郭家与蒯家联手,与贾家、孟家明争暗斗,郭家从蒯家获得不少情报。逢律费了不少心机探明情况,将详情转告给付丘。付丘分析此书十有七八是真,将手头关系重新梳理一遍,派马谊、马宁暗自联络诸家,准备合力抢夺天书之余,将张靖拖入局中。
于禁也是智将,但付丘摸透了他的脾气,一封书信就让于禁下了决心,不得不说付丘实在是不简单。付丘托言有人请托让周树等人历练,信中还讲了一番道理,说年轻人受些磨难,多受历练,基础打的牢,有利于以后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仕途,何况贬职又不是不再提拔,锻炼一段时间,再予以提拨,众人能不卖于禁的好?
等到第二天夜间,马谊出去探视,见关卡士兵有些懈怠,与马绵两人护着付丘逃了出来,从小路到达另一处隐秘的藏身外,马绵骑马打前站,马谊护着付丘驾车南行,来寻马宁时,正好被张靖遇到。
伤愈以后,付丘一直呆在逢家。付丘谈吐高雅,思路清晰,足智多谋,很快引起逢家重视。付丘为报救命之恩,自请为逢纪幕僚。逢纪与此人面谈半天,对其学识十分佩服,不由奉为天人,用为首席谋士。
后来付丘案发,付丘成为帝国钦犯,逢纪即使有心相助,也实在无能为力。逢纪返乡以后,情报司派人盯住逢家,并未发现逢纪再与付丘联系。
逢纪得到付丘这位高参,也是缘分。逢家在占城开有商铺,往来行商时在海上救得此人,彼时付丘浑身是血,生命垂危,所幸船上配有医师,各种伤药不缺,救了付m.hetushu•com丘一命。
付丘用心布置多年,取得了不凡成果,罗马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未得到的信鸽,竟被付丘培养出来。付丘往年凭借在南州的影响力,发展了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。所以付丘隐在暗处,却能顺畅地指挥实施阴谋。
付丘起初并不知道张靖真实身份,马超案后才探知实情。张靖解了马超危局,让付丘诸般策划付诸东流,还赔上了手中王牌刘晨,损折不少人手。付丘吃了大亏以后,开始重视张靖,打听张靖过往,判断张靖身份不一般,经过秘密调查,又派人询问刘晨,确定张靖正是四皇子。
这话说的很有道理,措辞也是为了周树等人好,但于禁老于官场,怎不明白付丘所言受人托请贬职是假,受人托请打压才是真?但先有密友费祎请托,后面又可以重新提拨赚取恩德,就给了付丘这个顺手人情。
付丘之所以冒险来寻马宁,并非急着要逃离南州,而是想截在张靖前面,提前来邬那港坐镇指挥。要说付丘此次谋划之事m.hetushu.com,每一件都是惊天大案。第一件事是与罗马人合谋,以提供火炮样品,让他们测绘为条件,在罗马东部海边划出一地以为基地。付丘原在南州时,谋划此事并不很急,但现在成了朝廷钦犯,谋取一块长久的海外基地成了一件大事。第二件事就是抢夺天书,付丘预先设计的计划,先将火炮搬到岸上,让罗马派来的羌人测绘图样,完成与罗马人的约定。继而在军中以此事制造混乱,在五营主力上岸全力追寻火炮时,军中暗子突然发难,引起军中骚乱,再让扮为士卒的高手,寻机接近吉贞道长夺取天书。第三件事就是劫夺马宁所领的辎重船。付丘近年除了屯集兵甲武装,以组织探险队、捕奴队的名义,已经秘密召集了数千精壮。马宁领取武器以后,付丘派人在预定地点劫夺辎重船,将船上兵将杀掉,再让马宁伪伤逃脱性命。从夫甘逃出来的付丘,觉得计划若是成功,张靖虽负责任,但心中恨意难消,路上又加上一个思路,就是想在混乱时杀掉张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