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28章 拜访甘宁谋对策!

李兴一时摸不着头脑,道:“确实不知。”
张靖笑笑,道:“我与吉贞道长商议过,到时……”
甘宁站在甲板上,拿着望远镜观察新港现状,忽见远方驰来一艘小船,正在猜测之时,情报官姜珠在侧小声说道:“四皇子来了。”
张靖点点头道:“这却不难,只要用好婆罗门教,诸事都可以拖到大祭以后。”
姜珠是姜家老管家姜琏少子,初任情报司情报员,因功升任征虏军分部情报官,后升任山地营情报官,又升至南洋水军情报官。姜珠是姜珍之弟,姜家家生子出身,从事情报工作多年,对姜述诸子十分熟悉,隔着好远便认出张靖。
甘宁犯了难为,又不好与别人商议,就想起始作俑者张靖,心想既然是张靖惹的事,不如将此事推给他处理。正好战事已了,南夷新港是水军建设重点,甘宁索性带了中军赶来视察。
李兴摇头道:“也不知。”
李兴一怔http://www.hetushu•com,道:“上次幸亏女道长帮忙,快请她们进来。慢,我亲自出门去迎。”
吉贞道长笑着摇头道:“五大世家十分骄傲,自谓汉人正朔,向来瞧不起异族人,通婚皆要寻纯正汉人血脉。两家联手或有可能,但绝不会与异族联手。”
张靖脸色凝重,道:“两家会不会与贵霜人或西夷人联手?”
甘宁此次来到南夷新港,确如张靖猜想一般,处理曹随、敬湖时犯了难。曹豹、敬江来信打过招呼,两人虽然职级不高,但一个是当朝国丈,另一个是水军元老,不得不多加考虑。
张靖摇了摇头,道:“不要大张旗鼓宣扬,信阔在家留守,你随我乘小船先去见见兴霸公。”
吉贞道长想了一会,道:“若是谋划得当,此事应该可行。三家若知异族人夺书,矛头必先对准异族人。”停顿片刻,笑道:“大祭之后,将这三卷和-图-书假书扔给西夷人,西夷人定会被杀得片甲不留。”
吉贞道长让李兴屏去左右,缓缓说道:“你可知我为何帮你?”
张靖想了一会,道:“可否利用世家之力,先退了贵霜人和西夷人?”
新港西城兴隆客栈,李兴正与心腹议事,有人进来附耳说道:“外面三位女道长求见,为首道长曾在占城帮过我们。”
吉贞道长异道:“婆罗门教如何被我们所用?”
甘宁听得很认真,并不时发问,很快弄清张靖面临的窘状。说到大祭安保,不能不提天书,张靖便将天书以及有人欲夺天书之事,挑重点说了一遍。甘宁听说涉及异族,不由来了兴趣,道:“既然贵霜人和西夷人闹事,正好设个圈套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张靖据实相告,道:“新迁此地不久,情报系统还不完善,据打探来的消息,两家请来的绝顶高手,估计不下二十人。”
吉贞道长问道:“你可知我的身和图书份?”
姜珠让人放下小艇,迎着张靖驰去,并船问候几句,两艇一前一后,望着旗舰驰了过去。甘宁此次出巡,中军主力随行,接近两万人马,大小战船不计其数,与旗舰外观相似者不下五艘,行军途中又不悬挂将旗,若是无人引领,寻找旗舰也要花不少时间。
甘宁迎接张靖进门,只留姜珠作陪。张靖上任以来,还是首次见到顶头上司,先将迁营、移驻等事做了详细汇报,又说起大祭安保工作。甘宁是名能力很出色的将领,尽管有政策倾斜的原因,但在不到十年时间,将南洋水军打造成一支强军,战斗力超过北洋水军,足以证明他的能力出众。
张靖虽然融合了张角大部分记忆,但对世家的了解,远不如世家出身的吉贞道长。吉贞道长接着说道:“李家之事我最明白,我与家族虽有多年没有走动,但在李家还有一定话语权,在占城已给过李家一次教训,也使人传了信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过去,如今又来掺合此事,还真是记吃不记打!”
张靖猛然省悟,吉贞道长出身陇西李家,曾在占城故意放了李家数名近支子弟。吉贞道长见张靖面现惊容,笑道:“陇西李家可以放到一旁,只要我出面,他们会知难而退,你重点考虑如何对付崔家。”
张靖将与它布见面经过详细说了一遍,又说出初步计划,与吉贞道长商议良久,最终定好相关细节。
张靖陪着吉贞道长用过午饭,回到旗舰,让人召熙倩前来,仔细布置各项任务。熙倩前脚领命出去,周树后脚跟着进来,禀报道:“甘将军船队已能望见,是否准备迎接事宜?”
李兴迎接吉贞道长师徒入房,先谢了上次相救之恩,又言书信已派人送回,只是路途遥远,又不敢惊动南州官府,只能派人先赴交州,再通过官府快速通道送信,时间耽误不少,一直还未回信。
甘宁虽是主将,对张靖却不能不尊重,又不能在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部下面前暴露张靖身份,略想一下,对姜珠小声说道:“你去迎接四皇子,直接到我公房。”
李兴是陇西李家长房嫡子,胡东太守李胜三弟,掌管族中商业,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此次领了族令主持南下夺书之事。上次在占城时,已被官府拿了证据,李兴等人被周树领兵堵个正着,吉贞道长出面说情,张靖不好拒绝,让周树故意放开口子,李家核心得以逃了出来。吉贞道长后来追上李兴等人,让李兴捎封书信给李家族长。
张靖见甘宁并不忌讳他的身份,说话时并不遮遮掩掩,好感顿生,又将李家、崔家之事说出。甘宁出身江陵望族,晓得两大世家的厉害,皱着眉头想了一会,道:“可曾探到来了多少人?”
甘宁的手指顺着眉毛划了两下,皱眉道:“这些人高来高去,武功高明,兵将不组战阵,根本威胁不了他们。国教高手只有吉贞道长师徒,显得势单力薄,得想个法子让他们内斗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