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29章 吉贞说退李家人!

伙计进去通报一声,不一会工夫出来一位大汉,冯特尔道:“您是王大刀先生?我是来自遥远西方的冯特尔,是您留下的信函吗?”
吉贞道长点了点头,道:“家族想要学习武术道法,可以派遣弟子赴琅琊宫学艺,何须行此下作手段?你先起来吧。”
冯特尔打开信一看,信是用汉字写的,只有两句话:想得到天书,请与我谈。”
主持此事的罗马大臣是冯特尔伯爵,冯特尔出身商家,家族与汉商联系紧密,汉语说得也比较流畅,对东方人十分熟悉,此次前来南夷新港,将东部战区最勇敢的勇士几乎都带了过来。为了掩护此次行动,冯特尔动员了国内十余户最大的商家,以经商为名进入大齐,这些勇士的身份都是商家护卫。
它布收了冯特尔送上的礼物,道:“伯爵大人,我已打探到天书的确切消息。”
吉贞道长皱眉道:“你现在就走,别人看起来,是否有私通官府之嫌www.hetushu•com?我教你一个办法……”
吉贞道长不待李兴答话,接着问道:“你父亲可是李旦?”
李兴听到这里,浑身冷汗直流,前番只想夺得天书,弟子修习以后,便可成为文武全才,以后必能成为天下第一世家。可是现在仔细想想,李家真若得了天书,说不定立马就会遭遇灭顶之灾。
王大刀点了点头,请冯特尔在客堂就座,道:“是我留下的信函,我听说不少西方人想要得到天书,而我恰好有得到天书的办法,不过我要大量的金钱。”
冯特尔异道:“这是为何?”
姜述得天书而得天下的神秘传说,让罗马人十分心动,若非路途遥远,恐怕早就抢在世家前面出手了。罗马皇帝下达命令,让东部战区指挥官拉乔不惜一切代价,都要夺得天书。
冯特尔心情舒爽地回到居处,仆人说道:“伯爵,有人送了一封书信给您。”
它布摇了摇头和-图-书,道:“我不赞成你们开始的计划,我不希望你们在来路上动手,最好等在大祭结束后,在回路上动手。”
冯特尔闻言大喜,道:“谢谢您,它布先生,您是罗马人最好的朋友。”
它布近日兴奋异常,张靖已经派人送来消息,国教批准婆罗门教主神入祠,也应允可以将婆罗门教义融入国教教义,实际上就是汉教与婆罗门教合二为一。这对于处于绝对劣势的婆罗门教来说,是个绝对的利好消息。至于张靖同时传来的其它消息,如何配合国教对付抢夺天书之人,在它布看来都是小事。
李兴听到这里,已经知晓吉贞道长身份,急忙下拜道:“侄孙李兴叩见姑祖母。”
冯特尔想了想,决定还是先见见此人,便让一个向导带路去王家商铺。到了王家商铺,冯特尔见生意不错,人来人往,客流不断,问道伙计:“请问王大刀先生在吗?”
罗马在西方是个超级霸主,和*图*书在西方的地位如同东方的大齐,随着大齐不断向外扩张,两个超级大国的势力范围已经接壤,因为文化和宗教信仰不同,两国之间必定会有一场大战。如同大齐正在加紧搜集罗马信息一样,罗马也拿出大把金钱和精力收集大齐的相关情报。
吉贞道长叹息一声,道:“我俗名李娟,从小在琅琊宫修道,夫家姓张,张鲁是我长子。”
要在异国他乡进行抢劫,语言不通,信息不畅,没有地头蛇相助根本无法动弹,冯特尔就将目光瞄准了它布。它布派人约他见面,这让冯特尔欣喜若狂,当即起身前来相见。
吉贞道长略缓片刻,道:“我是国教护法长老吉贞道人。”
仆人道:“这个人临走前,说要找他,只需到西城的王家商铺,寻一位叫王大刀的人。”
李兴又是一愣,老实答道:“正是。”
它布手里捧着国教讲义,正在琢磨如何融合之时,门人来报,道:“罗马人来了。”
王大m•hetushu.com刀笑道:“我叫王钢,浑名王大刀,我弟弟叫王铁,浑名王小刀。我弟弟是水军军官,此次大祭,正是我弟弟负责天书押运护送工作。”
吉贞道长又叹了一口气,道:“若非顾念家族香火,上次就不会放过你们,你们怎么还敢动天书的念头?国教高手无数,如我这般身手者几乎逾百,李家能请多少高手?陛下若无万全准备,如何能让天书出宫?上次你偶然得手,接下来遭遇了什么?夺书时损折人手无数,保书时又损折人手无数,到朝廷想夺回天书之时,你等还不是束手就擒?就算李家夺书成功,其余家族会视李家为仇敌,军政两界族人会遭人集体排挤,江湖高手无时无刻不在盯着,朝廷也断然不会放过,往后这日子怎么过?你这次聚集的高手,应是李家的能动用的最大力量,能抵得住琅琊宫高手一击?”
冯特尔不由大喜,道:“尊敬的它布先生,罗马人感谢您的友好,如果我们的计划成hetushu•com功,您及您的信徒将会得到大罗马帝国的庇护。”
它布缓缓说道:“来路上汉人精锐必会全力护送。您的部下不足千人,如何能够强抢得手?大祭结束以后,我将在道场与汉教长老们辩道,汉军必然会分出大量兵力保护道场,护送天书的兵力至少会减半,您的成功机率就会大增。”
冯特尔琢磨一会,道:“王大刀先生,我对你说的事很感兴趣,如果你能让我得到天书,我可以给你想要的金钱,但是你如何让我相信你能得到天书?”
冯特尔学习过汉语,文字水平虽然不行,这两句话却能看明白,问仆人道:“送信人是谁?如何联系?”
李兴闻言起身,不敢就座,恭声道:“侄孙知错了,这就带人返回。”
李兴是个聪明人,心中想通此事,贪念顿失,当即拜谢道:“谢姑祖母指点之恩。”
李兴不由一愣,根据打探来的消息,天书正在吉贞道长手中,按照情报所述,吉贞道长与眼前道长相貌特征皆相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