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30章 紫裙少女要夺书!

少女展颜一笑,显得千娇百媚,道:“李兴这个急性子,也能耐得住?走,我们去瞧大祭,所有人都放松放松,大祭结束后再在此处集结。”
高个蒙面人问道:“我们暂时不动?”
紫裙少女道:“暗线送来情报,说是甘宁来了,战船无数。水军中军至少过万,大祭这般大事,怎会不分兵保护?”
奉迎天书的车驾来了,车驾是特制的,四周车厢都拆了下来,只留四根木柱,顶上是画着蕴含道家故事的布画,车身包括马匹都涂了色彩,宗教气息十分浓郁。车架四周是百名国教年轻弟子,皆着统一新式教袍,一路上齐声朗读《道德经》,伴着悠扬的乐曲,气氛十分凝重,让人感觉神圣不可侵犯。
车驾内,吉贞道长身着洁白的新式女道袍,头戴金质道冠,显得美貌端庄;身边两位女子,一着绿袍,一着红袍,也是极美的两名女子,正是蒯玉和玉妙子。三女衣衫随风飘飘,有神仙之概。
一路之上,信徒们纷纷诵经跪拜,和_图_书动作举止显得虔诚无比!
紫裙少女琢磨一会,内心忽有所悟,小声说道:“差点给他们骗了,表面只有一千护卫,对面几家商铺,就布有数百暗卫,水营这次是精锐皆出。”
正在此时,一位中年男子匆匆走近,小声说道:“内线来报,李家也想后发制人。”
大祭定在四月初三,相传此日是老子升仙的日子。大祭当日,南夷新港西城人山人海,国教信徒来了无数。因为它布与国教辩道的原因,当地婆罗门教信众也来了不少。
冯特尔不怒反喜,若是王大刀要的金钱太少,他反而会顾虑重重,五万金虽然多了一些,但是此次随行的大商家不少,凑出五万金不是难事。冯特尔点了点头,道:“好吧,我相信你,王大刀先生。我们接下来可以好好谈谈,关于如何交付金钱和具体的操作方案。”
冯特尔准备好金钱,按照王大刀要求,换成大齐银行通用的大额无记名银票,再次来见王大刀。这次两人屏去他人和_图_书,商议好相关细节,王大刀派人去军营,让王小刀回来与冯特尔见了一面,最终定好行动方案。
王大刀道:“此事一旦有疏失,我弟弟就会获罪,低于五万金没人愿意去冒如此大的风险。”
少女并未答话,忽然看到不少西夷大汉隐在人群里,冷笑一声道:“这伙蛮子也想来掺合,正好给我们打前站。”
王大刀拿出地图,将在何处伏击,何处交货具体讲解一遍,最后说道:“为了保卫我们的利益,若是您想要达成这个目的,就要提前支付金钱。而且你要记住,若是你们拿到天书,想要杀我弟弟灭口,我会向官府首告。”
高个蒙面人不以为意,道:“水营只有三千官兵,不可能全进城吧。”
五万金是个十分庞大的概念,冯特尔一愣,道:“为何要这么多?”
高个蒙面人眼神锐利,显然是位高手,道:“情报属实?”
大祭仪式十分隆重,道家原本就有许多哄人的秘法,大祭以前逐一施展,似神迹一般http://m.hetushu.com显现,新教众顿时如痴如醉,纷纷跪在地上叩拜祷告。
张靖策马跟在车驾后面,前后左右共有千名顶盔带甲的水军精锐,衣装旗帜鲜亮,制式兵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踏着整齐的步伐前进,一看便知是精锐之师。
国教大祭十分规范,包括乐、歌、舞、礼四种程序。乐、歌、舞都是定制,围绕礼仪进行,很有文化和艺术底蕴。最重要的议程是献礼,身为主祭人的吉贞道长,整理衣冠,引着两位女弟子,双手捧着一卷天书,细步走到供着国教先圣的香案前,然后上香鞠躬,右手在前左手在后。三卷天书献礼分为三次,谓为初献、亚献和终献,三献完成,三卷天书供奉在香案中央。
紫裙少女并未言语,仔细观察街道四周情况,忽然被亮光晃了一下眼睛。少女仔细观看,却见左前方一家商铺院内,影影绰绰似有不少精壮,虽然身着便衣,但是腰挂短刀,手持长枪,方才亮光正是锐利的枪尖反射。少女以为是商和图书铺护卫,并未太上心,盯着这家商铺看了一会,又观察附近商铺,见数家商铺皆有不少手持武器的大汉,从动作举止来看,应该都是行伍出身。
王大刀笑笑,道:“你可以打听一下,我弟弟是营将张靖的亲卫队长,若是计划没有变动,我弟弟将全权负责天书沿途护卫。”
冯特尔点了点头,道:“好吧,我暂且相信你,你若真能办到,我需要支付多少钱?”
冯特尔回到居处,让人去军营打探,探知军中确实有位名叫王铁的军官,是营将张靖的心腹,现任亲卫队长。冯特尔得了消息,心中已是信了八分,与几名心腹商议一下,认为这个风险值得一冒。
在路边一处馆舍的套间内,一位少女正从窗户往外张望,不久送书队伍逐渐临近,车驾及四周情况看得十分清楚。少女眼神灵动,身着紫裙,身材高挑,眉目如画,是位不可多见的美人。少女左右两侧,各有一名蒙面人,一高一矮,头发斑白,显然年纪已经不小。
高个蒙面人眉头一锁,m.hetushu.com道:“以我们的实力,对付一千精兵都十分困难,如何能敌得过这许多兵马?”
王大刀不假思索,道:“五万金。”
冯特尔面露疑惑之色,道:“您的弟弟确实能够让我得到天书?”
吉贞道长此时宣读并供奉祭文,而后全体参祭弟子对主祭台五鞠躬,齐诵《道德经》。然后献香献酒,分别由玉妙子和蒯玉将香、酒供奉在香案上。然后音乐响起,音乐是在道家乐谱基础上,重新制作而成,磅礴大气,震撼人心,整个仪式显得庄严凝重,震撼人的心灵深处。就在众人以为大祭即将结束之时,突然出现异相,阳光从不可思议的角度,照射在三卷天书上,盛着天书的玉匣周围雾气缭绕,连续变幻七种颜色,总共持续了一刻钟左右。几乎所有信众全都目瞪口呆,继而五体投地,闭着眼睛,和着场内的音乐,小声祷告。
少女点了点头,道:“以今天形势来看,不光我们与李崔两家,还会有不少人插手,我们索性按兵不动,只是跟着看戏,到了最后再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