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36章 孙尚香是他姨娘?!

见姜凤点头,公孙红叶不待她接话,接着说道:“将军与姜姑娘既然是一族,为何不姓姜?”
公孙红叶更加确信天书一事有鬼,正好感觉腹饥,便寻馆舍用餐。西城初建,需要大量民工,常住人口虽少,流动人口却多,餐饮业因此十分发达。三人到馆舍之时,饭点已过,稀稀疏疏并没有几个人,饭菜上得极快。三人也是饿得狠了,不一会工夫填饱肚子,结账欲走之时,公孙红叶忽然看见数人簇拥着张靖从门前经过。
张靖微微摇头,还未答话,正好南宫风取茶进来,泡上一杯茶,端在公孙红叶面前。这时,张靖指着姜凤,介绍道:“这是我的族妹,与我自小一起长大,虽非亲兄妹,但胜似亲兄妹。”
公孙红叶一行皆是骑士,速度很快,午时初过便赶到新港西城。公孙红叶观察一会,见城中十分平静,与平常并没什么两样,心中更是生疑,安顿下众人,招呼左清、洛坷,一http://www.hetushu.com同上街打探消息,问了数人,只说昨日异族人捣乱,已平息了,关于天书被劫一事,却无一人听说。
公孙红叶想了想,道:“公孙家欲在新港置些产业,不过昨日见街上骚乱,有些担心。今天正好遇见将军,请教一下新港的治安情况。”
公孙红叶所言尚香姐姐就是孙仁,孙坚与公孙瓒通家之好,公孙红叶自小生得伶俐可爱,两家都是男多女少,孙尚香对这位小妹妹痛爱有加。公孙红叶忽然提及此事,并非无话找话,她方才猜测张靖出身皇族,心头隐约感觉不对,说出此话是要试探张靖,看他是否近支族人。
次日一早,崔森便来告辞,公孙红叶也要去南夷新港,两家人在此分道扬镳。
张靖瞪了姜凤一眼,道:“去,我是那样的人吗?莫不是……”张靖说到这里,心中一动,对左侧的南宫风道:“风儿,你让她进来吧。”
公孙和*图*书红叶施礼道:“公孙红叶见过将军。”
昨日一事,水军伤亡十余,但是大祭顺利完成,除掉了贵霜人和罗马人,还将假天书重新流入江湖,谋划目的基本达成。今日上午,张靖忙完伤亡士兵抚慰诸事,正好姜凤赶来,缠着张靖非要来五营当军医。张靖对姜凤感情似亲妹妹般,又疼又爱又是头痛,被缠得无法,写了一封书信征求姜阳意见,将姜凤暂时留在南夷新港。
张靖一怔,心道没有熟识的公孙姓姑娘呀?一时想不起求见人是谁。姜凤人小鬼大,附在张靖耳边小声说道:“莫不是在外面惹了人家,现在寻上门来了,长相如何?我帮你参谋参谋。”
张靖听到这里,便知此女是公孙家主持夺书之人,伸手示意,道:“请坐。”
公孙红叶出身公孙世家,熟知诸家典故,闻言不由一愣,心道临淄姜家不就是皇族吗?看此女举止风度绝非小家出身,临淄还有一个姜家不成和-图-书?又想起张靖与姜凤出自一族,为何不同姓?公孙红叶也点头为礼,道:“姜姑娘言谈举止,不似一般家庭出身,莫非出身皇族?”
公孙红叶昨日让出书去,公孙家已与天书案没有瓜葛,此时内心也无不安之意,到了茶楼,问明张靖所在的房间,就大大方方上前求见。
写完书信,时已近午,张靖带着姜凤来西城用过午饭,又陪着她诳了一会街,路过茶楼之时,姜凤又说口喝,一行人就拐进来喝茶。人刚落座,还未来得及点茶,南宫风来报,道:“有位公孙姑娘求见。”
姜凤见张靖言语谨慎,知道此女不能信赖,此时听张靖如此说话,便知用意所在,会意地说道:“红昌姨是临淄田家人,与田贵妃是堂姐妹,未听说与公孙家有亲。”
张靖笑道:“天书是国教圣物,有国教弟子负责看护,我不过负责祭典保卫,也没有机会接近天书。至于天书返京之事,已与我无碍,实不知国教hetushu.com后续如何安排。”
姜凤听刚才两人所言,便知不是自己猜想那样,她出身皇族,熟知礼仪,当下端正身子,向公孙红叶点头示意,微笑道:“临淄姜凤见过公孙姑娘。”
公孙红叶打量一眼姜凤,见她年少貌美,气质不俗,以为是张靖女友,道:“有件小事请教将军,不会打扰将军吗?”
公孙红叶略想一想,吩咐左清几句,便出门来追张靖。到了街上,正好望见张靖一行拐入一家茶楼。公孙红叶心里存了疑问百思不得其解,此时见张靖安然如常,好奇之心更盛,便追了上去。
公孙红叶点点头,道:“听将军如此一说,我心里也有了底气。昨日得观国教大典,天书果然神奇,供奉之时天降异相,令人敬仰不已。不知天书是否已经启程还京,有无可能瞻仰一二?”
张靖正在琢磨公孙红叶来意,随口答道:“姨娘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靖猛然反应过来,知道中了公孙红叶圈套,稍微一顿,接和_图_书着说道:“我有位亲戚闺名确叫尚香,并不姓公孙,而是姓田。凤儿,你与红昌姨最熟,红昌姨与公孙家有亲?”
公孙红叶来此是打探天书真假,张靖心知肚明,表面却不动声色,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昨日夷人作乱,已经平息了。此地夷人性情温和,只要理顺些时日,治安应该不是问题。”
公孙红叶一进门,姜凤就看傻了,附在张靖耳边小声说道:“四哥真是厉害,这位姑娘貌如天仙,如何搞到手的?”
张靖心道这公孙红叶以女子之身抛头露面,果真不好对付,只这一点破绽便被她联想许多,当下也不讳言,道:“我自小过继出去,因此姓张。”担心公孙红叶继续发问,不好应答,换个话题,道:“姑娘此来所为何事?”
这一席话顿时将公孙红叶后面言语封住,公孙红叶心思转动,忽然问道:“将军可识得尚香姐姐?”
张靖不理姜凤胡闹,立起身来,点头为礼,道:“我不识姑娘,请教尊姓大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