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42章 出面为周树求亲!

鲁江跟他爹方才一样,气焰立马消了下来。父子两人打扮整齐,找到周树饮酒所在的房间,递上名刺求见。名刺递了上去,里面迟迟没有回音,鲁样性情沉稳,也不免有些急躁,抬眼见到一位熟悉的管事,便上前问道:“周长史跟谁在一起饮酒?”
吉贞道长身份超然,可以自由出入后宫,即使三公九卿见了,也要以礼相待,在低级官吏眼中,就是天一般的存在。鲁样这才真正认识到自身的渺小,待张靖使人传唤之时,带着鲁江战战兢兢走了进来,向在座诸人行个团揖,面向张靖,垂手说道:“在下领着犬子前来领罪。”
管事见是县丞,如实答道:“张靖将军、刘开司马,其余人身份都不一般,我家主人陪在末座。”
李昱出身陇西李家,虽非近支,也算是大族出身,知道不少秘事,听完鲁江所述,劝道:“依我看,你还是去寻周树赔个不是,此事作罢。”
www•hetushu.com李昱叹口气,道:“周树为人虽然低调,却是大有背景,别人先不提,就是其父周仓也不是你招惹得起的。”
李道这下不免有些纠结,他只有这一个女儿,嫁过门去受大妇欺凌怎么办?周树父亲又是什么高官?周树难道也是军官不成?不等李道问话,阿花上前附耳说道:“周树是五营长史。”
鲁江听完,知道理在人家身上,周树是五营长史,副营将级别,若论级别比他要高不少,即使周树不占理,凭他的能量,这仇也难以报得,何况还是自家理亏。鲁样看着儿子被打成这样,虽知自家不是,内心依然弊着气,便去寻老乡郡督邮李昱。
鲁样不由一惊,道:“公孙姑娘是大家嫡女,怎会陪在未座?在座的是何等人?”
李道对周树十分熟悉,又见女儿乐意,道:“将军亲自上门求亲,自无不允之理。”
鲁样垂头丧气回hetushu.com家,叫来鲁江又是一通大骂,骂完后道:“收拾收拾,给人家赔不是去!”
鲁样叹了一口气,道:“这周树是水军五营长史,比郡尉级别很高。他又是复土将军周仓的嫡长子,黄巾系两代子弟,我们万万招惹不起。”
再说鲁江回家以后派人去找父亲,鲁样回家一看儿子被打成这样,不由勃然大怒,便问是谁打的,待鲁江说出周树这个名字,鲁样一腔怒气顿消,连忙追问此事始末。鲁江是个机灵人,见父亲这幅模样,便知惹的人来头不小,不敢隐瞒,一五一十老实交待清楚。
阿花不由吓了一跳,她虽是小家小户出身,却也知道营将权力极大,军港那些战船,还有军营那些官兵都是营将麾下,又弱弱地问道:“树哥,你在军中是什么职务?”
鲁样闻言又是一惊,问道:“张将军又是何人之子?”
李昱点点头,道:“不错,而且是嫡长子。”
www•hetushu•com样一听急了,道:“此事确是犬子不对,但这周树太欺负人,爆打一顿也就罢了,下手太狠,犬子断后也有可能,我不寻他不是也就罢了,怎还去给赔不是?”
这一句将军将阿花唤醒了,她瞅了瞅张靖,小声问周树道:“这位哥哥是什么将军?”
张靖淡淡应了句,道:“晾他一刻钟,再让他进来。”
周树如实相告,道:“我是长史,是四哥的副职。”
管事老实答道:“国教护法长老吉贞道长也在室内。”
周树轻声答道:“这是我们水军五营营将张靖将军。”
张靖挥手让亲卫下去,室内只剩下几名知情者,道:“周树父亲现是军中高官,已为周树说了一门亲事,阿花进门可为平妻。”
张靖望了周树和阿花一眼,道:“鲁县丞,你为官尚算清正,能力也不错,此事到此为止,不用再放在心上。”又转向鲁江道:“你年纪轻轻,又读过书,怎不将和*图*书精力用在正道上?回去好好反思一下,这事是遇到了周长史,要是遇上京城某些子弟,这关轻易可过不去。”
李昱摇了摇头,向上指了一下,道:“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,你记住我的话就行。”
张靖看酒兴已尽,就宣布散席,让周树准备些礼物,前去书画斋提亲。姜凤喜欢热闹,也要一起前去,张靖就让刘开带人送吉贞道长师徒回去,领着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前去提亲。
鲁样一听,顿如泄了气的气球,道:“果真是周复土之子?”
阿花不知长史官职大小,李道读过书,又走南闯北,怎会不知营长史的份量?李道心中已是乐意,问道:“不知亲家公是何人?”
长史是多大的官,阿花不知道,但她知道周树既然是营将的副手,官职肯定不会小于县丞,想想周树官这么大,似乎做平妻也不错,心中醋意也消了不少。
周树先向李道介绍张靖,李道一听是营将驾到,连忙张罗茶水。张靖www.hetushu.com等众人落座,笑道:“李叔,今日上门来为我兄弟提亲。”
李道今日是一日三惊,先是听说女儿被人掳走,急得团团直转,还未等张罗人出门,有人报信说周树已将人救了出来。后来鲁家父子过来,李道还以为是上门闹事,不料却是来赔不是。送走鲁家父子不久,只听门前嘈杂声传来,心里又是一惊,心思莫非鲁家父子阴一套阳一套,派人前来捣乱?急忙出门来看,却见周树和女儿领了一群人进门。
鲁样身为县丞,在阿花眼里就是大官,现在看着鲁样父子诺诺而退,阿花这才体会到周树的份量非同寻常。
鲁样低头良久不语,最后叹了口气,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也罢,谁让犬子惹了不该惹的人。”
鲁江顿时跳了起来,道:“他打了我一顿,还让我赔不是去?这是什么道理?”
李昱同情地看了鲁样一眼,又道:“还有一事你千万注意,张将军背景更深,万万招惹不得,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