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43章 醉酒后收南宫风!

晚上李道备了酒席,强留下张靖等人。张靖今日自午时给东华真人饯行,午后公孙红叶续宴,晚上又在李家饮酒,又是周树的喜事,饮了不少酒,回到军衙后,躺下便睡了过去。
张靖确实喝多了,吐在榻上。南宫风搬动张靖的身体,为他换上被褥,喂他喝了几口热水,拿着湿毛巾给他擦脸,发现内衣也脏了。南宫风红着脸,为张靖除去内衣,终于她看见了一个赤裸的男人,静静地躺在榻上,雄壮匀称的身躯,仿佛占满了南宫风的眼睛。南宫风觉得自己的脸正在发烧,但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看他。
南宫风用热毛巾开始给他擦拭,她做得很认真,竭力收起所有的念头,只想为他擦干净身体。南宫风也很负责,张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她都擦得干干净净。
塌上现在只有一个男人干干净净的身体,南宫风忽然意识到什么,她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,帮张靖拉上一件薄薄的棉被盖上,当棉被覆盖上http://www.hetushu.com张靖的身体以后,南宫风突然感觉到一丝淡淡地失落。她的手拉着被角,闭着眼睛享受这一刻的温馨。忽然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,南宫风一惊,抬眼看时,见张靖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。
南宫风的芳心又是甜蜜又是害羞,她明白自己在张靖的心目中终于有了一席之地。南宫风右臂环抱着张靖,将他向上托起,把他的头揽在自己怀里,拿起茶杯喂他喝水,浑然没有注意,张靖的头正好半枕在她的胸上。
“水。”张靖酒醉初醒,抬眼见南宫风守在床前,小声说道。
南宫风在那里看着自己,不由有些痴了,她想起父亲让她留在张靖身边时,曾对她说道:“此人相貌举止和一般人不同,王公高官也大大不如,神色之中隐约有仙气。你的生辰八字与他暗合,若能成为他的女人,你们的儿子将是当世人杰。”
一股淡淡的笑容在张靖的脸上弥漫,他睡得十分安和_图_书祥,应该在做着美梦。随着呼吸强壮的胸肌起伏颤动,南宫风的眼神顺着肩膀延伸下来,胸部,腹部。眼睛到达腹部的瞬间,南宫风看见浓密的黑色毛发从那里伸展下去,然后有一条蛇,从黑色毛发中挺立着微微颤动。
不知什么时候,南宫风已经赤裸,被张靖的身体压在身下。张靖热热的嘴唇,从南宫风的唇开始下移,似乎每一分白皙的肌肤都要留下火热的唇印。南宫风的神智似乎被这份火热唤醒,随即又迷失沉沦,在温暖的亲吻中南宫风已经失去了自我。看着张靖健美有型的身躯俯倒在面前,那双大手扶着她的双膝,不住抖动,南宫风知道不仅仅是她,张靖也与她一样,皆迷失在亢奋中不能自拔。
“往年在并州时,我们合家遭遇匈奴乱军,若非周将军领兵搭救,合家早已死于非命。若知周树是周将军之子,即使让花儿为奴为婢,也难以报得大恩。”李树想起陈年往事,不由感和*图*书慨万千,向众人讲述当时的险情,周仓如神将一般统兵杀到的前后过程。
“谢谢你,风儿。”张靖握着南宫风的手,真诚地说道。
南宫风知道门中多有擅长占卜望气者,父亲更是个中高手,但她认为父亲让她留在张靖身边,无非是张靖背景深不可测,墨门可以倚为靠山,她的内心有些抗拒,但是为了门派和父亲,南宫风还是留了下来。一段时间下来,南宫风竟然迷失了,张靖文武全才,对待女人很温柔,最让她着迷的是张靖的眼神,看人的时候很专注,想事的时候很迷离。
张靖敏锐地感觉到一份温暖,甚至能觉察出那里的硕大。凉意与水一起沿食道下行,感觉到一股舒爽,随着意识的苏复,南宫风那份体贴让张靖火热起来,那里不知不觉硬了。
姜凤悄声取笑周树道:“你父亲定是未卜先知,提前救了你媳妇一家,否则怎有这么巧的事?”
南宫风服侍张靖睡下,回在居室讨了热水洗浴。忙和-图-书了一天,感觉浑身疲惫,有什么比洗热水澡更能解乏?仆妇很快备好热水,宽大的浴盆周围,都是温暖的水汽。毕竟已经入夜,除去全身衣物,微微感到一丝凉意。南宫风浑身浸泡在柔软的水里,感觉十分舒适,想起晚上阿花幸福的神色,触起自己的现状,不由有些黯然神伤。
洗完澡站在镜子前,只觉一身疲惫已经消散,南宫风一边梳着乌黑的长发,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身材纤细匀称,玉峰圆润挺拔,峰尖小巧玲珑,细软的绒毛附在平坦的小腹上。南宫风对自己的身体十分自信,她认为张靖身边的女子,若论身材无人能够比得上自己。
张靖拿起南宫风的玉手,放在唇边,轻轻吻了下去。南宫风一下子愣在那里,一动不动,任凭滚烫的唇在她的手背上游动。张靖将南宫风揽住,吻向那火热的红唇,直到这时,南宫风才反应过来,还未来得及推拒,已被唇的火热迷失了心智。
时间过得很快,南宫风渐渐忘和_图_书记了墨门,她的眼里只剩下张靖,似乎跟在张靖左右成了她唯一的诉求。张靖身边女人越来越多,南宫风为之吃醋,为之发狂,可凭什么吃醋?从名义上讲,她只不过是张靖的亲卫。正想着出神,隐隐听到一声呼唤,正是张靖的声音,南宫风条件反射般,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,忽然意识到还裸着身体,匆匆套上外衣,便奔向张靖的卧室。
张靖道:“复土将军周仓。”
李道不由吓了一跳,对着周树便要下拜,众人被他吓了一跳,周树连忙扶起李道,道:“岳父何故如此?”
清凉的水流过咽喉,张靖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,他记得自己醉酒,还恍惚记得吐过酒,但抬眼四顾,被褥干干净净,想来是南宫风帮着换的。张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,抬眼看见地上堆着沾满污垢的内衣,还有地上的铜盆和毛巾,他才明白南宫风不仅帮他脱下内衣,还帮他擦拭过身体。张靖不由心生感激,一个黄花闺女做这些事情,要下很大的决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