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46章 向凤舞坦白往事!

马上就到归京之日,张靖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,写信通知诸女家长,尽量请公假赴京,一旦得到父母应允,随即在京城举办结婚仪式。
凤舞默然一会,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联姻就管用?”
张靖神色十分平静,其实内心却很忐忑,摸了摸鼻子,答道:“凤舞,你以为皇子好当吗?即使我身后有黄巾系支持,但无妻族相助,不足以震慑诸系时,说不定会有生命之虞,还会连累黄巾子弟。”
张靖融合张角的灵魂很有意思,张靖初期融合张角灵魂时,张角的灵魂精神力十分强大,但是并未完全苏醒,而是随着张靖记忆的拓展和精神力逐步强大而渐次醒来。后来东华真人指教张靖修炼,张靖自身的精神力得到强力提升,张角的记忆才完全释放出来。从张角的记忆读出这个过程,张靖十分感动,原来鉴于张靖是张宁的儿子,张角对张靖的爱惜之情并不亚于张宁,没有和-图-书在张靖灵魂薄弱时生出吞噬排挤之心,反而担心释放精神力过多会让张靖本体灵魂受损,故而刻意压抑让大部分记忆陷入昏睡状态。张靖因此能够逐步融合张角的记忆而占主动,完全保留了个人的意识特点,融合了张角记忆的张靖并不等同于张角,而是吸纳了张角的意识特点,产生一个新的合魂灵体,而这个新灵体在东华真人离开不久,已经完全融合为一。
张靖略微停顿一下,道:“你看父皇就知道了。其实父皇并非好色,你看这些年他纳了几个后妃?联姻为了稳定朝局,平衡各系关系。想在后宫生存下去,若无政治关系,就要建立政治关系。”
毋丘凤舞来到新港之时,相隔只有大半年,感觉张靖变化很大,身上似乎有股魔力,这股魔力赋予人一种邪魅的诱惑。凤舞感觉很奇怪,问道南宫风、王小刀、黄猛时,众人皆言没有觉察,hetushu.com吃惊的表情又不象假装,凤舞心中感觉十分好奇。
就是凭借吃早餐听到的问题,张靖将这些问题归纳总结,除了继续细化管理制度以外,还撰写一篇《论士兵的思想工作与战斗力的关系》。所谓细处见真章,善于抓过细微处,问题最容易解决,也最容易出成绩。
张靖一般起得很早,即使晚上与熙倩或南宫风做运动,也会一早起来,先对着初升的太阳修炼两刻钟吐纳,然后练一套拳法或剑法,然后和往常一样,来到早餐供应处吃早饭。晨练是张靖从小养成的习惯,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不懈,基本没有落下。张靖认为晨练不仅可以提升武力,也可以磨练自己的意志,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懈怠,要保持不断进取的动力。
但是张靖身份再特殊,胆量再大,也不敢就这个问题发言。驽炮营是姜述直接控制的部队之一,因为火器的威力和在军中的重要m.hetushu.com位置,驽炮营是震慑地方和各军的主要兵种。建言某队驽炮营暂时归辖某军做改革试点可以,但若建言将炮驽营分至各军,就是直接从姜述手中抢夺军权,而且是最有震慑力的军权。
张靖开始时与官兵一块吃早饭,吃饭时鸦雀无声,即使军属来买饭也小心翼翼。周树后来悄悄跟张靖说,官兵与他在一起吃饭,感觉很压抑。张靖故意试了一下,让王小刀在近处整理出一间房子,光线很暗,从里面往外看得很清楚,从外面却很难看清楚里面,张靖在此吃了一顿饭,听见外面喧喧嚷嚷,大伙儿聊天吹牛,气氛特别好。张靖这才明白将军与士兵之间的差距,所谓的亲民糊弄一下民意可以,要想做到官兵一致,在士兵没有消除等级观念以前只是臆想。此后张靖一直在这个房间吃早饭,周树等人有时也过来相陪,听士兵们毫无顾忌地聊天,很多时候会发现一些新问题。和-图-书治军是什么,内在的问题还是士兵问题,士兵畅所欲言时谈出的话大都是真心话,不存在政治作秀。解决好士兵的个人问题,是件十分细致繁琐但是效果很好的事情,不亚于做好士兵训练工作。其实张靖的想法,若是跟姜述讨论,姜述就会联想到现代中国的缔造者太祖,太祖治军要求先做好士兵的思想工作,只要思想工作做得好,军队即使条件艰苦,装备不行,也很有战斗力。
再说驽炮营,因为驽炮营的特殊性,士兵出身不一样,待遇也比普通士兵高得多,而且人财物皆是垂直管理,因此驽炮营配合主力军作战训练,其主动性皆在驽炮营主官手中,驽炮营主官若与本级主官发生矛盾,这将严重影响日常训练和作战。所幸驽炮营官兵爱国教育搞得好,从来没有出现过因私废公而耽误战事的事故。但是这种管理体制明显有问题,下级军官敢与上级军官闹矛盾,一般军队的军官有这和*图*书样的胆量吗?
凤舞心思一会,道:“你将这些女子娶进门来,是想扩大实力成为储君?”
凤舞这次过来,要陪张靖一同进京。凤舞来的时候,王诗已经带着张靖的亲笔信,去南洋军驻地寻找父亲王双。熙倩也请公假返回颖川,同日公孙红叶也不告而别。
触发张角的全部记忆加以融合,张角记忆深处的很多思想迅速溶入新灵体,产生了几个新的变化,张靖的某些习惯动作举止,甚至眼神都发生不少变化,常常见面的群体感觉不出,但若半年未见张靖,就会很快觉察出来。
马上就要大婚,张靖并未隐瞒,主动向凤舞坦白,将他与诸女之间的事情如实交代。张靖与南宫风发生关系,虽然张靖目前已经算是大龄青年,凤舞能够理解,但心中依然醋意大发,以没能得到张靖的首次感到遗憾。在张靖讲完与众女的故事以后,凤舞不由大吃一惊,怒视张靖道:“你怎么背着我惹了这么多女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