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51章 四皇子夫纲不振!

凤舞、南宫风都听张靖说过,知道黄菲羽已经生子,南宫风收房晚,并没有什么反应,见姜凤给张雁请安,也随着上前施礼问安。凤舞与菲羽是同学,见菲羽与张靖生了如此可爱的儿子,心里又是吃醋,又是无奈,又是羡慕,面情表情十分复杂。凤舞毕竟出身大家,很快控制住情绪,上前先给张雁问安。
姜凤嘻嘻笑道:“骗人,你还没有结婚,怎会是你的孩子?”
张靖指了指自己,自豪地说道:“我的。”
凤舞、熙影、菲羽是同年,凤舞生日最大,熙影次之,菲羽最小,南宫风比三女小了一岁。张雁说了规则,张靖就好办了,先拉着凤舞坐在张雁右边下首,又依序拉着熙影等人坐下,又给姜凤留下位置,自己坐在最下首。
说完又招呼凤舞上前,介绍道:“这是风舞,是毋丘俭将军的女儿,都不是外人,未来都是您的儿媳妇。”
张雁想了想,望着张靖,道:“你说晚饭怎和图书么安排?”
说完话,看到张雁坐在室内,连忙止住话头,恭敬地上前行礼,道:“见过娘娘。”
菲羽小声道:“还好。”
张雁上下打量一遍张靖,欣慰地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两年壮实不少,外面天气冷,我们进去说话。”
姜凤一脸惊容,指着念念,道:“真是你的儿子?”
这时有人在旁说道:“小念念。”
张靖并不答话,拍个巴掌,向小念念张开双臂。小念念与张靖父子血亲,天生有种亲切感,虽觉吉贞道长怀里温暖,还是向张靖说道:“父亲,抱抱。”
吉贞道长先向张雁见过礼,将小念念抱过来,道:“越长越漂亮,跟个磁娃娃似的。”说完,瞪了张靖一眼,道:“你这个当爹的,没尽当爹的责任,以后不得菲羽允许,不准抱小念念。”
吉贞道长见到张靖窘态,偷偷笑了一下,向张雁递个眼色。张雁瞅着张靖不知所措的傻样,不由也乐了,hetushu.com道:“你们先按序齿坐下,其余的进门以后再说。”
张靖拉着熙影回过身来,也傻了眼皮,其余人都坐了下来,站着的女子除了姜凤,都与他有婚约,但名份未定,谁坐上首?谁坐下首?
南宫风守着张雁有些拘谨,张靖扭头看见,笑道:“风儿,这是我亲姨娘,与见到母妃一样,不用紧张。”又对张雁道:“姨娘,这是南宫风,墨门南宫门主的女儿,这几年跟在儿臣左右鞍前马后,吃了不少苦。”
菲羽在国学上学时,就知道凤舞与张靖恋爱,见了凤舞的面,感觉似乎偷了凤舞的东西一般,内心忐忑不安。凤舞见木已成舟,又有什么法子?心中暗叹一声,强装笑颜,道:“菲羽,好几年没见了,你还好吗?”
姜凤见吉贞道长十分喜欢这个孩子,小声问张靖道:“这是谁的儿子?”
张靖从吉贞道长手中接过小念念,拿着他的小手指着姜凤,道:“这是m.hetushu.com你凤儿姑姑。”
这时旁边有人说道:“人家见面都是欢天喜地,你们见面是相对落泪,来,小念念,跟祖母到一旁玩去。”
张靖回头望去,见刚才上菜的女卫不是别人,正是熙影,连忙站起身来,尴尬地笑道:“影儿,怎么也不打个招呼?若不是姨娘招呼,我还不知道你也来了。”
姜凤乐得眼睛快挤成了一条线,想要抱抱念念,又怕摔着念念。张靖将念念递过去,笑道:“不用这样紧张,轻轻环在怀里就行了。”
这时女卫端上酒菜,张雁招呼道:“小凤看着小念念,我们大家吃饭吧。”抬眼看了一眼女卫,笑道:“影儿,你别忙了,也坐下一起吃饭。”
小念念奶声奶气地说道:“给姑姑请安。”说完,郑重其事地双手一环,将头点了一下。
众人扭头一看,却是吉贞道长与蒯玉走近前来。菲羽生产前后,托言拜吉贞道长为师,在宫中道观藏身,菲羽与吉贞道长感情很深www.hetushu.com。菲羽生子以后,吉贞道长常去看望。小念念认得吉贞道长,道:“师祖抱。”
三国时代没有清朝时规矩那么大,什么男女不同席,后妃不与外人同席等等,那时没有这些规矩,称呼也比后世随意得多。本来大家就是吃顿便饭,张靖开口介绍完,张雁不能不表示一下,从手下褪下两个手镯,分给凤舞和南宫风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今天没有准备,权当见面礼。”
进屋不久,管事进来,对张雁道:“娘娘,晚饭准备好了。”
张雁坐在上首,拉着吉贞道长坐下,又让蒯玉、玉妙子挨着吉贞道长坐下,再让凤舞等人坐下时,张了张嘴,话在嘴边改了话,道:“老四,你让大家都坐下吧。”
众人来了餐桌旁坐下,吉贞道长不顾别事,只管在那逗弄小念念,将张靖、菲羽的权利抢了去。这时姜凤领着凤舞、南宫风和玉妙子进来,看见小念念,先抢了上来,雀跃道:“这是谁家的孩子?真可爱。和_图_书
凤舞与菲羽打完招呼,狠狠白了张靖一眼,见小念念实在可爱,也走上前去,想抱抱小念念。吉贞道长却谁也不给,似乎小念念是她的孩子一般,道:“你们没有生养,不知道如何抱小娃娃,我先抱一会,你们先陪着娘娘吃饭去。”
张靖尴尬地笑笑,一时不知如何接口,还是张雁解围道:“都进屋吧。”
吉贞道长见状,不由又乐了,憋不住笑,哈哈笑出声来,指着张靖道:“我看四皇子夫纲不振,日后会被这些媳妇欺负得抬不起头来。”
张靖明白张雁所指,凤舞、南宫风跟随一道过来,若是安排在一起,万一凤舞或南宫风与菲羽闹别扭,到时大家都会尴尬。张靖想了想,道:“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,就一起吃吧。”又补充一句,道:“若是姨娘觉得别扭,依你的意见办。”
张靖抹去眼泪,扭头一看,见说话的是张雁,双眼也是红通通的。张靖连忙将念念递给菲羽,上前施礼,道:“给姨娘请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