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54章 荀家力挺四皇子!

熙影看了张靖一眼,脸色一红,道:“许了。”
荀衍扶张靖起身的时候,已经下了决断,因为他相信荀彧、荀攸的眼光与见识。荀衍略想一想,让荀陈氏带熙倩与熙影出去,留下张靖独谈。
若说荀家诸子,荀衍之才可能比不上荀彧和荀攸,但绝不下于荀堪,而且荀衍极有见的,在荀家三杰出仕以后,一直担任学官,不是因为能力不济,而是担心荀家树大招风。而且,荀悦出仕之后,荀衍直接辞了官,回到颖川学院担任院长。
张靖从怀中取出信,双手奉给荀衍。荀衍接过来拆开看完,不由满腹狐疑,心道文若这是什么意思?只写了“娥皇女英”四字,这是姐妹两人同嫁的意思,难道……
荀衍身为荀家族长,在荀彧、荀攸选择站队以后,他与张靖独谈,不是不同意这门婚事,而是站在族长这个角度,再称一称张靖的份量,看看张靖值不值得荀家倾力相助。
荀衍回过神和_图_书来,又省起一事,道:“殿下,文若有信让你捎来?”
两人独谈的效果十分好,一席话下来,荀衍感觉张靖是个人物,明白荀彧、荀攸之所以相中张靖,是因为张靖有人君之姿。张靖对荀衍感觉同样很好,学识、思路、胸怀都属上佳,不亏为荀家族长。
熙影又看了张靖一眼,俏脸已经红透。这时张靖接过话来,道:“文若公担心倩儿嫁过去吃亏,将影儿也许给了我。”
荀衍将信往桌子上一扔,道:“公达知情不报,文若先斩后奏,这弄得是些什么事?”
荀衍想到这里,问熙影道:“文若已经给你许了亲事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这手拉着熙影,另一手拉着熙倩,一齐跪在地上,道:“我张靖正式向荀家求婚,请伯父答应这门婚事。我保证……”
荀衍当晚借着熙倩定婚仪式,通知相关人员赴宴,除了荀莫与荀峰因公外出,张靖与诸hetushu.com人饮酒沟通时,巧妙地考较了一番,显然比不上荀彧、荀攸,但年纪正在当年,稍加历练,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才俊。
八人都是国学弟子,在官府职位不高,调动起来十分方便。张牛角、张燕、管亥、程远志都是内州兵曹,只需正常调动过去,留在四将身边任职,就可以成为四将的谋主,在幕后出谋划策。再调一人去刀锋营,一人去青州兵曹,一人去征虏营,派一人在京城主持反诱赌联盟,让祢衡坐镇张府,居中协调,黄巾一脉的智谋班子框架搭成,张靖也就没了后顾之忧。
荀衍认了这门亲事,就要贡献份心力,道:“荀家这些年行事低调,刻意压制部分子弟,数名子弟既通军略又通谋略,现在附近州衙、郡衙任职。你与荀家既已联姻,这几名子弟就送给四皇子,可以带在身边,也可为黄巾诸将幕僚。”
荀陈氏打量一遍张靖,又看看熙倩姐妹,脸上浮和-图-书现出笑意,推了一把在那沉思的荀衍,道:“四皇子人才英俊,陛下也亏待不了倩儿,你还犹豫什么?”
张靖闻言大喜,黄巾缺少智谋之士,荀衍此举算是雪中送炭。缺少谋士是黄巾系的短板,不说黄巾诸将,张靖身边同样缺少谋士,世上不缺智谋之士,但是缺少可以信任的智谋之士。张靖与荀家联姻以后,荀家子弟已与黄巾系共同进退,完全值得信赖。给四大军将配齐谋主,再在青州兵曹、刀锋营、征虏军安插一名谋主,黄巾系智谋班子配备整齐,自此几乎可以高枕无忧。
荀衍问道:“是谁家?”
年纪稍小些的是美人张雁,容颜绝美,千娇百媚,与张宁相貌有五六分相像,她是张角侄女,张角临终前将她托付给姜述,张雁长成以后,心仪姜述,经张宁说合,姜述为齐侯时娶进门来,大齐立朝时封为美人。
荀衍内心可谓是一波三折,先是熙倩说要嫁给一位青年营将,虽是和图书平民出身,但如此年青俊才,出身差些也不是不行。熙倩又说张靖还有数妻,正妻可能无望,平妻也不知行不行,荀衍听到这话顿时怒火中烧。荀家如此高第嫁女给平民家庭,算是给足了夫家面子,怎能如此轻视荀家女?这个时候荀衍不愿意,是因为张靖门第太低,而且张家不识抬举。后来熙影进来,爆出张靖身份是当今皇子,须知嫁入皇家虽然风光,但是风险极大,荀衍沉思不是不想应允这门婚事,是因为不知虚实,担心遗祸家族。如今荀彧已经许了熙影婚约,荀攸又早知情,荀家两名最有影响的高官都无异议,荀衍此时又能如何?两位荀家最有声望的智者都赞成,荀衍又怎能强拧着不允婚?
八人见张靖娶了荀家两女,荀衍又暗示荀家将全力支持张靖,不问便知荀家将力推张靖登上储君宝座,八人都是年轻人,有这等建立功业的良机,岂能轻易放过?当席八人认主,张靖得到荀家小八hetushu•com子支持,只觉信心大增。
荀家这几代精英辈出,与荀家教育体制大有关系,荀家与其余世家不一样,讲究学以致用,学有所好,注重历练。荀衍共给张靖推荐了八名子弟,分别是荀惰、荀憷、荀忪、荀蓝、荀莫、荀艿、荀峰、荀峭。
洛阳皇宫,后宫德安殿内,两名贵妇身着绚丽的宫装,年长者不到三旬,体态婀娜,肤润如脂,眉目如画,娇媚天成,撩动人心,正是张靖生母皇德妃张宁。张宁是张角独女,姜述任青州牧时娶为平妻,大齐立朝后封为皇德妃,是黄巾系将士的精神领袖。张角去世以后,黄巾军跟随姜述南征北战,立下赫赫战功,张宁也水涨船高,在宫中地位超然,平常行事低调又不揽权,太后周氏、皇后万年公主、皇贵妃甄姜平常对她另眼相见,其余诸妃更不消说。
荀衍见状,与荀陈氏一齐上前,将三人扯了起来。荀陈氏笑眯眯地说道:“只要殿下以后待两姐妹好,我没有意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