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57章 御剑术初有小成!

虎牙将军夏侯渊是曹操旧部,长安系核心人物,手握兵权,又是修容夏侯娟之父,身份比王双还要敏感。左将军李通是袁遗心腹,是豫州系核心人物,也掌兵权。昭烈将军牛辅是西凉系领袖,军衔虽高,实权不大。孔融是曲阜孔家家主,现在虽任学职,却是儒学领袖人物。
此时快要迈入殿门,张宁闻言点了点头,张宁小声问枝儿道:“太后应下几家?”
说话间来到正堂,周氏听说张靖回宫,从内室刚好走到堂屋,诸人一齐上前问安。周氏拉着张靖的手,笑眯眯地说道:“你父皇很少夸你们兄弟,这几年夸了你好几次,说明你做得挺好,有出息。”说到这里,扭头说道:“宁儿、雁儿,你们都坐下,晚上一起在这吃个饭。”
练功室的房间封闭性很好,因为千年玄冰的缘故,室内温度很低。张靖盘膝而坐,很快入定吐纳,随着呼吸律动,百会穴上方隐隐有道若和图书有实质的白色雾气萦绕。吐纳一个周天,张靖开始收功,身体表面似有莹光流动,虎目蕴神,双眼闭合之时,似有一道精光迸出。
东华真人所授之人剑合一,张靖目前练成第一层,剑意便是强大如斯。东华真人曾言,人剑合一共分九层境界,练到最高层,化有剑为无剑,可以万物代剑,人剑合一,剑意可斩山倒海,那等声势,该是何等壮观?
张靖自八年前与张角合魂,练习道法时日不短,以前修炼的虽然多是小道,但是精神力不断提升,此时修习东华真人所授道法,时间虽不到一年,但道法已渐贯通,还总结出不少心得。
张靖从怀里掏出一串念珠,递给周氏,道:“这是神木念珠,有一股清香味道,可以清神解乏,辟邪趋利。神木只有南州出产,也算是件稀罕物,关键是孙儿费了一番心血,亲手打磨十余日方成。”
张靖清楚得很,要达到那hetushu.com种境界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现在还是夯实基础的时候。凡事因果循环,要练成强大的道法,就要付出异于常人的努力,张靖两魂合一,比常人更有深刻感悟。
枝儿站在门口,也听着出神,听着周氏不时发出阵阵笑声,小声嘀咕道:“太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。”
张靖起身,取出宝剑,摆出剑法起手动作,忽然一剑挥出,隐有风雷之声,一股无形剑气随着剑势猛然涌向前方,悬挂在案几前面的法铃叮咚作响。张靖身形忽快忽慢,剑势皆往这个方向,法铃开始连续响起,继而骤如密锣般,铃音几乎连成一片。
夏侯家、李家、牛家都是军中将领,周氏不明深浅,肯定不会胡乱答应。孔家是士族领袖,不掌兵权,周氏应下的可能性很大。张靖想到这里,暗道要糟,姜述要收拾世家,孔家是世家代表,近期朝堂必有一番争斗,若是周氏应下这门和-图-书亲事,夹在缝中的滋味可不好受。张靖想到这里,小声对张宁道:“要想办法辞了孔家这门亲事才好。”
张靖自卖自夸,周氏也不以为意,问些南州、身毒和贵霜的情况。张靖挑些风俗地理、奇趣杂谈细说,周氏听了很是好奇,一边听一边问,谈兴很浓。张靖口才很好,就似说书一般,故意制造悬念,吊起人的胃口,然后说出答案。
东华真人传授张靖的道法,其一是合魂之术,其实就是锻炼、掌握、操纵精神力,张靖已有心得;其二是轻身术,与轻功不同,轻功主要练习外部力量,轻身术主要练习精神力,待精神力若同实质,随意识能抬起肉身重量时,轻身术算是大成。其三是人剑合一,将精神力附在剑上,剑随意识而行,威力非同一般。
张靖眉头微皱,开始回思东华真人所授道法,若有所思,自言自语道:“少了点东西,是什么呢?”
尽管仅是练成和*图*书人剑合一第一层,过程已让他饱受折磨,险遭剑意反噬而受伤,但是练成后增加的道行,足以让张靖完全忽略掉练功时的痛苦。
东华真人所授的三大道法,合魂术用来夺舍合魂,轻身术用以逃命,人剑合一用来杀敌。张靖经过近期修炼,已经体悟到其中壁垒,用格物学原理解释,重点是冲抵重力,力量本身是粒子运动,精神力是超微粒子运动,所谓道法其实是用超微粒子运动冲抵粒子运动的决窍。随着心境的提升,张靖已经触摸到其中的法门,现在遇到了一道壁垒,只要寻到越过这道壁障的法门,轻身术才算有所小成。
陪太后吃完饭,张靖并没有出宫,而是去了御道场。御道场有一间练功室,布置得十分玄妙,阵眼是块千年玄冰,修建时费了姜述、于吉、左慈不少精力。张靖听吉贞道长说过几次,感觉十分神奇,借着这次机会前来见识一下。
东华真人传授时绝不藏私,hetushu.com但是精神力方面的传授,非语言能够表达精确,要想熟练掌握道法,除了刻苦练习,最重要的是感悟。不知何处理解有误,不管张靖如何努力,轻身术迟迟没有突破。
枝儿小声说道:“太后上次应下费家,陛下听说后有些不乐意,今天谁也没应,推说与姐姐商议一下。”
“只是这轻身术进展慢些。”张靖提神试了一下,轻声说道。
张靖一路剑式走完,收手站立,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,望着室内布置的聚灵阵,暗自感叹一声:聚灵阵果然非同寻常,在此修炼事半功倍,得想法子向父皇讨要一份阵图,回府也布置一个。
张靖与周氏聊天,一点也不拘束,心态放得很开,如平常人家祖孙对话并无两样。张靖不拘小节,谈吐随意,看似不守皇家规矩,其实这样最对周氏和姜述的心思。周氏感觉与别人聊天很累,说的都是空话套话,走程序时多些,缺了亲近滋味,以前最愿意和张靖聊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