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61章 正妻竟然是道姑!

“这个冷面人,怎能做正妻?”
“我不服气,十分不服气,我要约她决战。”
冯青点头道:“是的,大人,一共召去十位姑娘,现在封了九个平妻,正妻人选只剩下贵女了。”
“她凭什么爬到我们头上?”
“她与四哥在一起,根本就不般配。”
费祎又是一愣,道:“蒯玉?什么来历?”
黄菲羽弱弱地站在后面,同情地看了毋丘凤舞一眼,根本没有上前的念头,直接参加了南宫风发起的讨论会。孙玲珑拉着公孙红叶,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。公孙红叶是高手,上前仔细看了看蒯玉脚下的青石板,向孙玲珑摇了摇头,孙玲珑脸上顿露失望之色,两女窃窃私语一会,牵着手也去了南宫风那边。
费祎从怀里掏出一把赏钱,塞在冯青手中,道:“快,你速去打听,下旨后第一时间过来告诉我。”
费祎猛然跳了起来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又问道:“孙家女和公孙家的女儿m.hetushu.com都封了平妻?”
冯江答道:“蒯家姑娘,名叫蒯玉。”
“对,大家应该和睦相处,但是冷人冷面,如何相处?”
王熙儿说完,转身往后,也往南宫风那个圈子走去。场上只剩下毋丘凤舞一人,凤舞面向蒯玉,脸色很难看,毅然道:“玉姐姐,我武功不如你,但要当好正妻,并非武功高就能做好,你的说法很不合理。”
说话间,蒯玉出了殿门,走到石阶下,环视众女,美眸所到之处,似有实质一般。只有公孙红叶面色未变,反而心中窃喜,正欲上前约战,只听蒯玉又说道:“挑战失败者,婚约作废。”说完,在地上一跺脚,青石板上出现一个清晰的脚印。
费祎问道:“正妻是谁?”
蒯玉冷着脸道:“你说怎样才能做好正妻?”
蒯玉比张靖年长五岁,已经二十三岁,在古代来讲,已是当奶奶的年纪,即使姜述提倡晚婚,皇子十八、公主十六http://m.hetushu.com以后才能结婚,蒯玉比晚婚年纪还大了七岁。蒯玉是吉贞道长徒弟,修习驻颜之术,看起来年纪只有十六七岁模样,却是实打实的剩女。正当年的如花少女当平妻,实打实的剩女当正妻,张靖可以不在乎,诸女能够心服吗?
蒯玉又问道:“你有什么缺点?”
还剩下四女,除了费云,还有黄菲羽、孙玲珑和公孙红叶。孙玲珑和公孙红叶都是武将之女,以黄巾系目前的军方实力,出于朝堂势力平衡,两女封为正妻的可能性不大。就在费祎出神之时,冯江又跑过来,道:“黄家女被封了平妻,排名也是正妻之后。”
冯江道:“听父亲说是荆州蒯家人,是吉贞道长的徒弟。”
蒯玉奉诏,袅袅婷婷来到德安殿,面上不悲不喜,刚进院门,十道杀人般的目光瞄了过来,蒯玉表情淡然,环视一眼,一言不发,沉稳地往殿内走去。
只有南宫风未发一言,但举hetushu•com起拳头挥了挥,类似无声的宣战。正在众女七嘴八舌,吵成一团时,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,说道:“谁刚才想和我决战?给你们一个机会,就在这院里,谁战胜我就可以做正妻。”
蒯玉冷冷地说道:“你是正妻,我是平妻。”
荀熙倩吐了吐舌头,很潇洒地转过身来,一言不发,加入了王诗和南宫风的讨论会。费云没等荀熙倩走远,也做个鬼脸,跟着荀熙倩过去。其后是熙影,盯着脚印看了看,使劲跺了一下脚,见脚下的青石板丝毫不动,当下不发一言,去寻熙倩去了。
王熙儿是五行门第一高手,刚才蒯玉露了这一手,可以吓走别人,却吓不退她。王熙儿上前一步,道:“若我胜了,你怎么办?”
南宫风探头一看,脸色一变,往后退了几步,远远地躲开。接下来是王诗,她虽学过家传武艺,但肯定打不过蒯玉。王诗转身看着南宫风,笑着走了过去,牵着手不知在聊些什么。
冯江摇了摇头hetushu.com,道:“我确认过,的确没错。”
费祎这时有些发怔,难道费云有机会成为正妻?不久又有消息传来,这次是冯青亲自过来,道:“贺喜费大人,一下子封了两位姑娘,孙家和公孙家的姑娘也被封为平妻,排名正妻之后。”
现在站在蒯玉面前的,只剩下毋丘凤舞和王熙儿。
王熙儿又往前迈了一步,距离蒯玉只有三步,盯着蒯玉的眼睛,说道:“说起比武,我不怕你,但我不会跟你挑战,我只想嫁给四哥,正妻还是平妻,我不在乎。所以,我不会挑战你。”
不仅费祎被弄得莫名其妙,主角张靖此时也是目瞪口呆,好半天回不过神来。实话实说,若论美丽,十女之中以公孙红叶为最,其余九女稍逊一筹。公孙红叶与蒯玉相比,公孙红叶就似含苞欲放的牡丹,而蒯玉是冰清玉洁的雪莲。蒯玉美在冷艳,令人望而却步,不可亵渎只能远观。
凤舞昂首答道:“想做一名好正妻,我也有缺点,但我会努力改正和图书,现在我不是合适的正妻,但我将来一定会是合格的正妻。”
冯青拿了大把赏钱,一溜烟出去,旁边官吏在旁听着明白,一齐过来向费祎贺喜。费祎与众人客套一会,这边纷纷嚷嚷时,冯江从人群里钻了出来,道:“报喜,报喜,费大人,贵女封为平妻,也排正妻之后。”
这下不仅费祎愣了,旁边众人也愣了,费祎晃了晃脑袋,问道:“确实没听错?”
凤舞毫无惧色,道:“我忌妒,我不愿意别人与我分享爱情。我可以接受,试着去改变,只要四哥幸福,我可以容让。我不是心计深沉的人,表现很肤浅,但我认为与姐妹们交往,不需要什么谋略,彼此间坦诚相待,少些勾心斗角,家庭就会和睦。孝敬父母,侍候夫君,维护姐妹,平衡府内府外关系,搞好子女教育,这才是正妻应该做的事情,而不是武功一定要高。我不会向你挑战,因为那样我会失去与四哥在一起的机会,但我心中不服,我认为我做正妻会比你优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