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64章 公主也有可怜人!

曲技恨恨地瞪了韩富一眼,看了看张靖,终于泄下气来,道:“四哥,我打不过你,今天这亏我认了,欺负黄超是我不对,如何收场你说句话。”
张靖当年在国学上学时,与周树、刘开、?都合称国学四侠,四人组合所向无敌,比起他们洛阳三霸,那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。国学四侠不仅称雄国学,洛阳城的地痞流氓也不敢招惹他们,曾经逼着时老虎摆宴赔礼,当时洛阳三霸连当跟班的资格也没有。
说完,张靖招呼一声,一行人径直出了茶楼。黄超见天色渐晚,上前说道:“四哥,你回来后我也没给你接风,晚上我做东,一起去吃顿饭如何?”
张靖将弟妹们送进宫门,刚要往回走,忽然触起一事,脚步缓了下来,问明姜述在御书房,去给姜述请安,顺便说出心中的担忧。
“您……您是四哥?你不是在水军吗?你为什么要为黄超出头?”曲技终于认出张靖m.hetushu.com,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婕妤关凤的内院,一个靓影依窗而立,显得形单影只,这是姜述与关凤的独女姜莉。姜莉今年不多不少,正好十岁,穿着雪白宫衣,体型显得十分纤弱,五官精致绝伦,虽然还未长成,已经美得让人窒息!
张靖满意地点点头,道:“现在没你什么事了,我送你一句话,现在你不是普通百姓,是朝廷军官,欺负弱小这类的事情,不应该发生在你身上!”
“因为张荔是我妹妹,黄超是我弟弟,你欺负弱小就不对,想动我的弟弟妹妹更不对,所以今天你倒霉了。”张靖冷冷地说道。
韩富是韩暹的侄子,长相普通,个子不矮,见曲技都软了下来,早已吓得两腿打颤,点点头道:“并非骚扰,我是真心爱她,只是给她送东西勤了些,惹得黄超不高兴,警告过我,我不知张荔是黄超的姐姐,以为黄超也看上了张和图书荔,所以叫二哥来警告他一下,只是警告而已。”
张靖略想一下,触起招兵一事,道:“明晚你去张家馆舍摆宴。”
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,姜莉抬头一看,是宫女端着冒着热气的汤药行近。宫女只有十四五岁,明眸皓齿,云髻雾鬟,肌肤胜雪,姿容俏丽,即便在佳人无数的后宫,也是十分出色。宫女姓马名思,徐州人,前年召进宫的新人,分在关凤宫内,专门侍候姜莉。
孙尚香、祝融夫人等人年纪渐大,心性沉稳下来,辞去女卫职务,如今女卫尉是关凤,副尉是张雁。女卫自孙尚香创建以来,管理越来越规范,职责也越来越重。关凤职务类似大内侍卫统领,事务十分繁琐,她与张雁都是好动之人,没事都想找事,对公务很上心,乐此不疲。
张靖慈爱地望着姜超,问道:“晚上不用上课?”
张家馆舍是张宁投资,当初建在东莱,是想安置受伤的http://m.hetushu.com黄巾老卒和牺牲将士遗孀,不料这批人中有几位经商天才,竟将馆舍越做越大,最后搞成连锁模式,现在开了十余家分店。
姜莉脸色略显苍白,神色有些疲惫,给人一种无限怜爱的娇弱。她手里捧着一本书,心不在焉地看着,时不时地望向窗外,一阵风吹过,她不由缩了缩脖子,叹了一口气,小声说道:“宫中真是无聊,四哥真好,跟他呆在一起时间过得真快。”
国学十岁进学,十四岁毕业,这个年龄段的兄弟姐妹很多,大约有十几个。张宁在宫中人缘很好,张靖又会做人,与兄弟姐妹关系处得不错,姜超回去通知一遍,放学以后聚齐,一群人浩浩荡荡赶往张家馆舍。
马思是徐州下邳马家庶女,马家门户不大,却是书香传家,马思识文认字,还在徐州国学读过几年书。大齐宫内选女多选平民或贫民之女,立朝初期也有不少大户人家女子自愿进宫和-图-书。国学提倡新观念,近年国学女弟子反对包办婚姻,除了少数姜述的铁杆粉丝,大户女儿进宫者很少。前年招收的这批宫女,马思相貌学识综合可以排进前三名。
张靖抬头看了看天色,道:“这样吧,你和小刊子先去上学,晚上约一下在国学的兄弟姐妹,我们晚上在张家馆舍聚一聚,四哥做东。”
兄弟姐妹平常吃着山珍海味,这下换了口味,反而觉得爽口无比。众人问些南州贵霜的风情民俗,张靖讲得口若悬河,众人听得如痴如醉,待皇宫关门时间临近,这才恋恋不舍地告辞回去。
从今天姜超遇到的事情来看,尽管皇子身边配有暗卫,因为身份需要保密的缘故,暗卫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跟随,若被有心人寻到机会,说不定会有伤亡事件发生,一旦发生此类凶事,时间没有可逆性,事后再也设法弥补。此外,张靖还想建议,宫内应该加强安保工作,定期进行安全隐患调查,甚至可和图书以故意制造机会,将隐在暗处的黑手诱出水面,譬如……
黄超摇头道:“现在我们都回宫中住,晚上不安排课,天色一黑就放学了。”
曲技已经毕业,算是成年人,欺负他可以,但是韩富与姜超都是学生,欺负他不免有些胜之不武,张靖严历地警告他几句,先放他回去。曲技也很硬气,手捂着伤指,一声不吭,直至韩富走后,曲技说道:“四哥,此事是我做得不对,今天挨打受伤,是我咎由自取。明日你指处地方,我向你赔礼道歉,欺负弱小之事再也不会为之。”
张靖说完,盯着韩富,道:“你骚扰过张荔?”
洛阳张家馆舍在洛阳最繁华的大街上,是洛阳最高档的馆舍,生意十分兴隆。十几位皇子公主驾到,做好安全保卫之外,还要搞好食品安全,馆舍管事想了半天,干脆腾出一个独院,安顿这帮小祖宗。在厅内合了一张大桌,并未上山珍海味,按照张靖列的菜谱,上的是农家菜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