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71章 成为黄巾人核心!

张靖笑笑,道:“如果现在冒头,火力都会瞄向我们,你等可以为将,可有智谋高深之人?若是因为争储形成争斗,你等不是那帮文臣的对手,久之兵权被逐渐瓦解,不慎便会被连根拔起,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。我现在以退为进,向陛下建言就国,远远绕开诸系火力,我等就从受人打压排挤者,变成诸派竟相拉拢者。若有合适人选,我们就是坚定的保皇派,我虽然不会登顶,但是我等皆无后顾之忧。若所选非人,我们再趁势而起,别人即使想阻止,也要考虑一下我们的拳头。”
张靖笑道:“我们黄巾系在军队底蕴深厚,若是交好情报部门,再插心政事,谁还能睡好觉?那不是没事找打压吗?朝堂高官我们暂且不需要,黄巾子弟多在国学出身,不少子弟已经从军或从政,合适时就顺手拉上一把,数年就能拉起一帮地方官员,这些人有了地方理政经验,只要调hetushu.com到朝廷适应一段时间,就能站稳脚跟。目前我们不用着急,注重培养文武两方面的后备力量,过上五年十年,就是一股庞大的力量,至少想要用人时不致于无人可用。”
张靖此次大婚,之所以得到黄巾系诸将的高度重视,是因为他的能力得到了大家认可,认为他能够担负起黄巾系领袖的重任。众将赴京参加婚宴,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目的,就是让张宁和张靖表示,他们依然是黄巾系的一员,认可张靖成为黄巾系领袖。张靖说出与张角合魂的秘密,黄巾诸将更是人心齐聚,张靖自此取代张宁,成为黄巾系新的精神领袖。
众人知道关系重大,纷纷立誓。张燕道:“情报司受皇贵妃控制多年,肯定力挺大皇子,我等不如与步家合作,情报部门不怕无人可用。”
张靖话里话外包含两个意思,一个是他无意储君之位,不http://m.hetushu.com想与兄弟同室操戈,这让姜述感觉很欣慰。另一个意思是避免上位者忌,想当一个吃喝玩乐的逍遥王爷,行明哲保身之策,这让姜述又感到好笑。
何仪性急,问道:“为何现在不想登顶?”
张靖清清喉咙,道:“除了异族人和世家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父皇对异族人态度强硬,对世家深恶痛绝,以后肯定还有一场大规模的较量,在这两个方面,我们一定要与父皇一心一意。你等平常为人处事,不要犯低级错误,沉稳低调,一心为公,便不致有祸。我这次娶了十妻,孙家和公孙家已是我等盟友,黄家、荀家、王家、墨门、五行门和摘星楼都会鼎力相助,荀家派了八名谋士过来,若是历练数年,皆是独当一面的人才,你们遇事多与他们沟通。”
张靖环视一周,见众人已经领悟,道:“所谓外生内亡,就是这个道理,我承继张m.hetushu.com家宗祠,又自请就国,外界对我戒备心降低。国儿年纪还小,也不足以引起别人戒心,正是埋头积蓄实力的时候。父皇雄才大略,你等只须处于公心,必不致失去兵权。若是真到争夺皇位之时,还是兵权最是重要。你等下一代人,若有才华出众者,可以随我左右,历练以后还有大用。目前朝中智谋之士,大多远离争储一事,现在与我们近的人,是贾诩、关羽、庞统等,比起他们,荀家更值得信赖,派到你们身边的荀家子弟,可以当成心腹,用为谋主。我们现在最大的短板,是情报部门无可靠人,因此我等今日所议之事,千万莫要泄密,一旦引起父皇忌惮,黄巾系将会陆续失去兵权,到时万事皆休。”
张靖叹息一声,道:“以前我以为大兄成为储君,必不会薄待我等,但是连续发生诸案,我对贵妃十分失望。我们不能与甄家或情报司明面敌对,但对他们一定要小http://www.hetushu.com心戒备。至于步家和神鸟机构,我们有必要释放善意,他们争他们的,只要不跟我们敌对就行。还有一个关键人物,就是齐隶,此人对父皇忠心耿耿,冷静沉稳,思虑慎密,出手狠辣无情。齐隶能力比史阿、岳石都要强得多,与我关系尚可,现在算是半个自己人。”
官亥首先改了称呼,道:“主公,难道您没有登顶可能?”
张靖笑着摇摇头,道:“有,但是我目前不想登顶。我的任务是想让黄巾系延续下去。只要黄巾军的老兄弟们生活无忧,不被人连根拔出,至于登不登顶,有意义吗?”
张牛角触起一事,道:“目前我们从政的人少了些,在朝中只有武将,没有文官,对后续发展不利。”
张靖说到这里,喝了几口茶,给众人留下消化的时间,张燕是智将,最先领悟过来,点头道:“主公所言有理,现在情况不明,陛下子息又多,即使封为太子,也未必是件好事。”
和_图_书靖能够收拢黄巾系众将之心,姜述并没有生出忌惮之心,最近张靖的表现让他很放心,张靖即使未来继位,至少可以保证后妃及兄弟姐妹的人身安全,因为他有仁义之心。张靖有意无意流露出的意思,竟然想当逍遥王爷,让姜述又是欣慰又是好笑。
张靖年轻有才能,而且没有野心,如果储君还是不能容纳,说明储君心胸太小,不具备胸怀天下的包容,就没有资格担任储君。所以,张靖某种程度算是一块试金石,几位兄长若是容不下张靖,说不定会被剔出继承人的候选名单。
管亥问道:“对于余人什么态度?”
众人听到这里,虽然震惊,却不能不信。张靖道:“你等能来参加我的婚礼,我能感受到你们的诚意,所以不避惹人猜忌的风险,将我人生最大的秘密泄露给你们,是希望我们黄巾系,无论何时都要抱成一个团结的整体。只要我们齐心协力,不管未来谁继位为帝,都少不了我们的荣华富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