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72章 入洞房新娘醉酒!

浴后的凤舞云鬓高盘,体态婀娜,恰似一朵出水芙蓉,让张靖双目陡然一亮,从后面揽住凤舞,两人滚落榻上。感觉着怀里软香温玉,望着这倾国倾城的容颜,张靖感叹道:“凤舞,你真的好美!”
话刚出口,却见张靖光着身体走了进来,俏脸顿时飞上两朵红晕,羞涩地说道:“你怎进来了?”
张靖府第改造费了不少文章,与宫中房间布置相仿,房屋采取夹壁结构,冬暖夏凉,冬天生着火龙,室内十分暖和。主卧室旁边有两个小间,最内侧是卫生间,外侧是浴室。
说话间,张靖已经迈入池中,与凤舞并肩躺下,不等凤舞娇嗔出声,已是吻上娇柔的红唇。只听池内水声大做,继而停息下来,娇喘声从无到有,继而急促起来。
以前也就罢了,独身惯了,也没感觉难受,自从熙倩到占城,张靖就没闲着,回了洛阳以来,诸女婚前住在娘家,张靖食髓知味,晚上难和_图_书免辗转难眠,又不愿动仆妇女婢,心中火热似六月的烈日,几乎要将他的理智烤化。
已是大婚第二天晚上,终于可以入洞房时,新娘却醉得不省人事,这让张靖十分扫兴。勉强行事不是不行,但是少了不少乐趣,也会让凤舞终生因此为憾,何况处子元阴最是精纯,凤舞未习《天地和合》,性爱时,会浪费宝贵的元阴。
“要不要进去共浴呢?”这个念头刚刚冒出,张靖心里如蚂蚁在爬一般痒得难受。凤舞已是他的正妻,若是胡闹一番,凤舞虽会嗔怪,肯定不会恼怒,却打扰了她沐浴的雅兴,也留下急色的印象。
延年益寿很有吸引力,但是对于女子来讲,驻颜有术不是吸引力可以形容,而是很有杀伤力。凤舞美眸顿时放出光来,酒意早已抛到九霄云外,上来一把抢过,看了一会,羞红着脸,道:“这是春书。”
张靖笑道:“一来我也简和-图-书单洗一下,二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你的。”
送黄巾诸将出门,张靖这才进入洞房,见凤舞醉酒躺在榻上,真是美人醉酒,别有一番风姿。张靖与凤舞交往五年,始终守之以礼,但已将熙儿、熙倩、菲羽、南宫风、玲珑收入帐中。其余皇子被于吉所言限制,为了修练道法武功,十八岁以前保住元阳之体。姜中更加可怜,不仅是于吉徒弟,姜述也亲授他道法武艺,比张靖还大一岁,至今还未大婚,估计也与保住元阳有关。
两人相依相偎,说着缠绵情话,苦恋五年,今日终成正果。张靖从怀中掏出那本《天地和合》,递给凤舞道:“这是恩师临行前所赠,不修炼道法武艺者,也会延年益寿,驻颜有术。”
话虽如此说,两眼却未移动,翻看一会,默默记下功法,将书还给张靖,道:“很简单嘛,类似五禽戏异气术,只不过路线不同罢了。”
张靖强自忍耐和图书,又睡不着觉,盘膝打座,运转一个周天,睁开眼睛看时,见凤舞已经醒来,眼神有些朦胧,正在盯着他发愣。张靖微微一笑,深情地望着凤舞,道:“我们共同走到今天,十分不容易,今天能够走在一起,你做得很好。”
现在洗浴跟以前不同,不用开火烧水,婢女在浴缸内放满水,调好水温就行,准备时间很短。凤舞招呼一声,几名婢女忙活起来,不到一刻钟准备妥当。
张述府第有三进院落,前院是大堂、客堂和护卫奴婢居处,中间院落是张述与众妻的卧室,后院是书房和客舍,有通道分别通往中院和前院。中、前、后三院各配有锅炉房,烧得是石炭,除了供应开水,还要保证房间内有热水循环。
张靖心里打着鬼主意,故意装成盘膝打坐状,待凤舞进了浴室,兴冲冲地跑了进去,掀起帐帘偷看。婢女正在服侍凤舞宽衣解带,或许因为自小习武的缘故,凤舞体态曼hetushu.com妙,凹凸有致,暗黄的烛光摇曳下,绝美的娇躯如玉石雕刻般精美。婀娜的身影清晰地映在帐帘上,凤舞傲然的曲线,让张靖热血沸腾。
张靖嗅着凤舞绸缎般的秀发,颇为满足地轻声念诵道:“艳色本倾城,分香更有情。髻鬟垂欲解,眉黛拂能轻。凤舞之美犹如巫山神女,实在令人心醉神迷,能得凤舞为妻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凤舞在那边听着,不由一愣,问道:“帮什么忙?”
说完,凤舞吸了吸琼鼻,闻了闻衣袖,道:“臭死了,我去洗浴一下。”
张靖比三位兄长要幸福得多,东华真人授他天地和合,已与诸女春风几度,不仅于修炼无碍,阴阳互补,反而得益良多,体内元气非常充盈。
凤舞感觉很幸福,她喜欢吃醋,因为她爱张靖,她的心计不深,因为她感觉对待家里的人,即使对奴仆或婢女,也没必要玩弄心计,那会形成一种很不好的家风,家人之间就坦诚相和_图_书待,以后的家风就该是这样。
这个时空受姜述影响很大,铁管早已出现,宫中已经使用自来水,室内卫生间和浴池提前诞生了若干年。张靖府第紧挨皇家别居,铺上管路接上头,自来水就接进家里。有了自来水,有姜述这金手指在,冲水马桶、瓷制浴缸早已面世。
王诗酒量最大,即使醉酒,估计也没有多大问题,想起王诗火爆的身材,张靖几乎忍耐不住,但是凡事讲究法度规则,凤舞是正妻,怎能在大婚之时,瞒着凤舞到余妻房中?
烛光照在水面上,波光粼粼,浸在水中的凤舞如美人鱼一般,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,美得让心惊动魄。望着凤舞绝美的玉体,张靖转个心思,回到床榻,呼道:“凤舞,需要我帮忙吗?”
两人相拥相抱,凤舞虽已嫁进门来,但依然羞怯难当,在张靖火热的怀抱里,感觉全身软绵绵没有半分力道,心头如同小鹿乱撞跳舞个不停,娇羞地说道:“夫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