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73章 三世家同时遇袭!

清晨,满脸倦色的凤舞刚刚打扮整齐,此时回想起昨夜美妙的滋味,俏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。张靖正要打趣几句,只听美婢进门来说:“诸位夫人过来请安。”
郭嘉笑道:“清平这三本假天书,确实害人不浅,原来诸家之祸,皆源于此。”
步练师知道进退,知晓姜威无论背景还是底蕴,不可能继承大位,因材施教,让他专攻一课,背后请了不少人加以培养,姜威不负众望,毕业两年余屡立大功,连升三级。
姜威在国学时比张靖矮一级,当初张靖大杀四方,俨然是国学一霸,姜威在他护佑之下也威风凛凛,常以四哥为傲,与张靖关系极好。
走进御书房,见姜述高坐书案后面,于吉、左慈站在身后。两位带着面帘的女子,分别坐在两侧锦凳上,左侧身材火爆者是兼管情报司的甄姜,右侧身材单薄的女子是兼管神鸟机构的步练师。
张靖之语有感而发,满含深情,凤舞芳心又是感动又是高兴,轻轻说道:“夫君。www•hetushu.com说话间,两行幸福的泪珠悄然滑落。
张靖走到案前立定,向大家说道:“天书一事只是恶作剧而已,当初吉贞道长主持大祭,不仅国内有人想抢夺天书,贵霜人、罗马人也派了不少人过去。当初南夷新港初建,郡兵县兵没有战斗力,我麾下水军只有三千,无奈之下设了一个圈套,故意使假天书让罗马人夺去,诱发贵霜人与罗马人自相残杀。之后崔、李、公孙三家合力,尽诛罗马人,夺回假天书。李家主持者就是李兴,夺回书时曾言:‘李家并无染指天书之念,但不想让此书流落蛮夷,所以出手相助。’夺回书后并未驻留,当即扬长而去。公孙家主事者正是我平妻公孙红叶,当初发现不少疑点,认为天书是假,便讨了崔家在幽州的产业,不再掺合天书之事。那三本假天书就落到崔家手中,至于崔森将假天书放在何处,以后有没有易手,我再不知消息。”
凤舞吻技已经张靖调教和*图*书数年,闭上美眸正在享受,朦朦胧胧中,只觉身体一凉,浴袍已被张靖脱了下来。凤舞玉体横陈,羞处毕现,两只白兔颤巍巍地跳个不停,顿时恢复几分清明,急忙双手环抱胸前,待要出声阻止,忽然记起已经嫁为人妇。
望着晶莹剔透的泪珠,张靖不由十分心痛,温柔地吻掉珠泪,继而轻轻地吻向脸颊、额头、耳垂。凤舞芳心狂跳,粉面通红,仰面相就,继而两唇相接。
天书劫案最初发生在占城,张靖时任占城郡尉,事隔不久追回天书,此案了结。众人大多知晓占城天书案,南夷新港劫书案知者不多,除了姜述,只有情报部门主要负责人知道详情。
姜述让张靖回到原位,道:“现在宣布那三本天书是假,多数人也不会相信,此事任他们闹去,可为贪心者戒。让我现在忧心者不是假书,而是那批蒙面人。李家、王家、崔家皆是顶尖大族,除了延请护卫,每家都有核心高手,这些高手只听家主之命,以维护http://www.hetushu.com家族基业为己任,人数虽然不多,实力却不一般。这三批蒙面人进攻三家,虽属突袭,各家猝不及防,但能在俘获人质后全身而退,实力不容小视。目前虽然不能证明三批蒙面人是一伙人,但表现出来的实力仍让人震惊。设想这伙人若合力大闹洛阳,安逸已久的各军能否迅速做出反应?老四,你认为此事应该如何处理?”
一阵颠龙倒凤抵死缠绵,两人不知疲惫地享受着,凤舞从苦到乐,从死到生,不知循环了几个来回,终于不忍征伐求饶投降,身子已经软成一滩烂泥。
齐隶见姜述示意,面向众人道:“数日来接连发生大案,十日前,陇西急报,一批蒙面人夜袭李家,李家护卫死伤二十余,被掳走三人,包括嫡子李兴。前日得到幽州急报,一批蒙面人夜入公孙家外宅,杀死护卫十余人,劫走人质两人。昨夜又有大批蒙面人,夜入清平崔家,灭崔林之兄崔森满门,崔森失踪,怀疑为蒙面人劫掠。三家曾在和-图-书南夷新港大祭之后,从西夷人手中夺得天书,最终公孙家、李家退去,天书最终落到崔森手中。三家连续出事,都曾参与天书一事,我猜测应与天书有关。”
左侧坐着五人,分别是贾诩、郭嘉、程立、诸葛亮,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坐在末座,见了张靖微微一笑,站起来拱手为礼,这是张靖的八弟姜威。姜威是步练师之子,比张靖小一岁,主修格物学,兼修医科,对破案十分感兴趣,在东莱实习结束后,分在司隶校尉辖下,在温县担任贼曹,眼光独到,屡破大案陈案,因功升河东贼曹椽吏,半年内破获陈年旧案十一件,名声响亮,人称大齐第一神探,现任司隶贼曹。
张靖环视一圈,不由凝重起来,室内皆是姜述的铁杆心腹,郭嘉是大将军、贾诩是丞相、程立是太尉、诸葛亮是司隶校尉,其余人除了情报系统的大佬,便是皇家亲兵将领,这些人云集议事,定是出了捅破天的大事。
张靖上前先给姜述行礼,继而给两位姨娘请安。姜述眉头hetushu.com一展,摆手道:“你站在我背后,一起听听此案经过。”
张靖的热唇开始向下,湿热感从凤舞的锁骨往下,很快覆上双峰,继而停在如蚕豆大小的粉红峰尖处,酥麻酸痒同时涌将上来,凤舞浑身开始轻颤,细若凝脂的肌肤涌现红晕之色,已被弄得情动……
张靖现在大婚期间,若非发生大事,姜述不可能急召。张靖急忙穿戴整齐,跟随传诏女卫急赴宫中。女卫引领姜述直到御书房,书房前面不仅有女卫、内侍,还有亲卫营、虎卫营、刀锋营少量士兵。张靖猜测应是典韦、许褚、高顺等人应召而来,这些士兵应是他们的亲卫。
右侧打头者是典韦,其后是许褚、高顺、史阿、姜信,齐隶垂手站在甄姜下首。
姜述见众人皆露出疑惑之色,扭头对张靖道:“老四,你解释一下此事。”
诸女进门请过安,看到凤舞模样,一齐上前贺喜,屋内顿时吵成一团。张靖满脸幸福模样,逐个打量一番,正在盘算今夜收何人入房,王小刀忽然闯进来急报:“陛下急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