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74章 贼人强闯皇子府!

张靖到了宫门外面,见黄猛左手捧着右手,脸色苍白,站在门前焦急等待。张靖一边听黄猛述说,一边检查黄猛伤势,见只是脱臼,稍一用力,帮助黄猛接上。听说诸妻只是南宫风轻伤,其余诸妻无事,放下一半心事,道:“黄猛,你讨一队女卫,一同回府接诸位夫人进宫,交给我母妃安置。王小刀、张一安、张一全,你们跟我去追红叶。”
山腰上十余人皆以黑巾蒙面,与公孙红叶约战以后,众人未走城门,而是堂堂正正地蒙面上街,直接攀上北城墙跳下,一路使用轻身术过来。显然这些人的身手非常好,否则不敢如此轻狂,张靖判断这些人与灭崔森满门者是同一伙人。这些人身手如此高绝,情报司与神鸟机构竟然均没觉察,至今还没摸清他们的来历和身份,说明这是一波十分神秘十分可怕的敌人。
姜威担任基层贼曹,在村镇破案时多依赖民兵为眼线,十分了解民兵的现状,民兵属于半民半军,但是民兵和*图*书司体系官员配置极少,军官多出自地方宗族势力较大者,这部分人在民兵军官所占比例很高。当初设置民兵时是为了御敌,太平时期可能沦为地方大族的私人武装,姜威这句话指出了其中的隐患。
贾诩点头道:“此次战事以前,内州将领上书请战者无数,如今内州太平,民兵已经形成强大的战斗力,战时分兵大半,也能保证各州安全。”
说到这里,又转向姜威道:“老八在基层历练得差不多了,到丞相府担任贼曹丞,专门负责大案要案。你四哥在渤海募兵,距离清河不远,你侦查此案时,可以就近多请教老四。”
郭嘉点头道:“内州太平已久,军队十分懈怠,此法或能产生伤亡,但应该十分实用。请陛下颁下圣旨,授权刀锋营、亲卫营、虎卫营进行突袭检查,军衙会派人参与行动,将此间过程问题详细记录在案,只须三五位将校免职,各军懈怠情况立可消失。”
从目前来讲,和*图*书姜威所指隐患只是假想,毕竟内州百姓安居乐业,谁愿冒诛族风险谋逆?世家大族也有自知之明,若无特殊情况,谁也不想与官府武力对抗。要想在潜移默化中解决隐患,张靖所言四点十分稳妥。
张靖曾任县尉、郡尉,对民兵工作十分熟悉,道:“现在军方十分重视将校的思想教育,但是只到基层军官,民兵也未曾涉及。解决之道有四,一是将民兵基层军官教育纳入培训体系,二是启用转业老卒担任民兵军官,三是加强控制民兵兵甲,非训练时不用放到各人手中,四是加强民兵的制度化建设,规定民兵训练集结时间、手续、程序等,以及民兵权限、职责等皆详细做出规定。”
春风拂面,北山的树叶已经发出绿芽。张靖带着几名护卫,策马沿路往上直行。想到半山腰处,此时厮杀可能十分激烈,公孙红叶正在与敌人以命互搏,张靖不由心急如焚。
姜述说话时,张靖就在揣测话中之意,此时略有和-图-书心得,答道:“保证军队在和平年代的战斗力,唯有加强管理,我认为可以授权刀锋营采取突袭行动,如同当年刀锋营演练刺杀一般,每军试上数次,就能引起各军主将的高度重视,再针对突袭发现的问题,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,如此可以保证各军战斗力,对于刀锋营等参与突袭的部队也是一种锻炼。”
姜述同样暴怒,光天化日之下直闯皇子后宅,这不是无法无天了吗?姜述扭头望向于吉、左慈,道:“两位道长过去看看,我安排一下,随后也去。”
张靖接着说道:“要想保持部队的战斗力,可以加大轮调政策,遇有战事,多让内州部队分兵参战,既可保证对外作战的兵力优势,又可以提升内州部队的战斗力,增加作战经验。”
北山的空气很好,阳光又充沛,半山腰处视线也好,一眼就能望见上山的人马。张靖只是中等个,骑在马上也显不出魁伟强壮,但是浑身充满杀气,眼神十分锐利,表情十分严肃,甚和*图*书至可以称得上残酷,像从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,让人忍不住产生畏惧之意。
内州开始实行民兵制度,是在姜述任青州牧时,防守压力较大,兵力又不足,不得已采用藏兵于民之策。后来推行各州,目前全国民兵总量不比正规军兵力少,除了没有配置驽炮,装备兵甲稍逊一层,每年集训三个月,民兵未必比不上蛮营的战斗力。
众人商议一会,定下几件大事,就在此时,关凤一步闯了进来,满脸惶急之色,道:“陛下,有人闯入四皇子府第,要抓公孙姑娘,伤了几人。公孙姑娘担心伤人,主动约战,已引他们去了城北。”
郭嘉、贾诩等人这些年位居高层,与下面有些脱节,闻言顿时色变。姜述欣慰地望了一眼姜威,又扭头问张靖道:“老四以为如何处理此事?”
姜述点点头,道:“这些年将民兵忘在脑后了,奉孝和文和最近拿出精力,将这事好好琢磨一下。”略一停顿,又道:“老二在贼曹做的不错,调任民兵司和*图*书主事,重点负责此事。”
对方肯定是江湖人,公孙红叶见对方人多势众,又见南宫风受伤,担心连累凤舞等人,试着与对方约战城外,未想到对方爽快地答应下来。自出城到目前决战,对方用得都是江湖规矩,没有以多打少。
侥幸的是,决战现在还未开始,公孙红叶至今已经拖延了足够时间,对方并不以为怪,似乎并不怕官兵追杀过来。的确,以他们刚才展现的身手,将护卫、暗卫杀得落花流水,每一人都应是江湖宗师级的人物,与公孙红叶身手相仿者不下于四人,若是不被官兵以军阵围住,寻常兵马根本拦不住他们。
张靖闻言,顿时怒火冲天,向姜述躬身为礼,疾步向城外走出。
北山离洛阳很近,只有五里左右,沿官道东行两里路,到了半山腰处,已经远离城市的喧嚷,显得十分宁静。在红叶等人过去不久,马蹄声又一次十分清晰地传来,这是张靖带人追了过来。
一直沉默不语的姜威忽然插话道:“若是民兵叛乱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