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81章 携两妻途中野炊!

三人正是张靖、王熙儿和公孙红叶,三人熟悉马术,武艺不凡,跨下又是良马,不一时将亲卫抛下好远。文丑知道小夫妻三人武艺超群,也不担心,只是跟在后面正常行军。
白马青年抬手拭了拭汗,勒住马,四下看了看,颇觉得无聊,道:“四哥,亲卫离我们已经很远,我们在此歇息一会?”
熙儿生平最喜烤鱼,在外野炊鱼的滋味新鲜得很,当真寻个干净处坐了下来,接过鱼尾,吃了一口,赞道:“好,好,真是鲜美之极。”说完话后,游目四顾,见失了红叶踪影,大声道:“红叶,你去那里了?”
张靖做事很有条理,神情十分关注,日光从树叶缝隙洒在他脸上,斑驳惨白的光点不时移来移去,让张靖的形象与平常大异,王熙儿与红叶都在认真看他,心内突然同时涌出一份感动。
张靖在想着心事,听熙儿突然说话,不由吓了一跳,立时抬起头来,见是王熙儿,http://m.hetushu.com笑道:“鱼要火大些,烤得生了,会吃坏肚子。”
王熙儿坐在石上,见骏马悠闲地低头啃草,正觉无聊之时,秀眉微微一耸,抽动鼻翼深吸了一口气,闻到一股香气,抬头找时,见香气从张靖那边飘来。王熙儿展颜一笑,似盛开的杜丹花亮丽照人,顾不上管马,径往烤鱼处走来。
“嗯……”王诗发出舒服的哼声,终于被张靖猎获到芳唇,那里柔软而滚烫,这时候抿着嘴唇,但依然紧闭双眼。在张靖柔软而有力的舌尖进攻下,她的嘴唇不由徐徐张开,舌尖带来异样的感觉,让她周身的血液沸腾,寂寞难耐。昏暗的烛光下,王诗的俏脸突然红得厉害,害羞是女性的本性,何况这种场合,与人这样缠绵时。
张靖武艺已入高手行列,水质又清,只用一根硬树枝,很快插上一条三四斤重的大鱼,在大石旁生个火堆,用粗鲜树枝www•hetushu•com扎架,用鲜树枝串好鱼,放在火上烧烤。
熙影、费云原本心里确实有怨言,被张靖哄得开心,虽不能化哀怨为力量,最起码怨心尽去,欢欢喜喜送了张靖、公孙红叶、王熙儿出城。
张靖四下张望一阵,看见不远处一块大石,石边生着一株高大的柏树,就将马匹栓在树上,扭头呼道:“熙儿,红叶,将马拴在这里,你们在石上歇会,我去抓鱼。”
树林幽深,阳光从树叶间隙漏了进来,形成斑驳的光影。张靖的轮廓欲加鲜明,双眼如潭水般幽深,道:“人皆有弱点,也有强项,相互契合,各尽其才,才会越来越强。”
红叶这时从树丛后面露出身形,捧着十余个鸟蛋,嘻嘻哈哈上前,道:“我看那边有个大鸟窝,掏了些蛋出来。”
是时候了,王诗珍藏了十六年的贞洁,除着一声娇呼化为乌有,带给张靖的除了无尽的舒爽,还有剥夺处女时的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心理享受。
张靖说话时,又取出悬在马鞍上的行军囊,取出些小瓶,将鱼尾处的那段收起,洒上盐末,递给熙儿道:“这段应是好了,你先吃。”又问道:“红叶呢?”
王诗闭着双眼,欲拒还迎,也给张靖带来一种另类的愉悦。张靖吻着她,缠绵在一起,手在她的全身游走,偶尔故意划过那蜜处,每一次都让她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。
张靖与熙影相处日久,附耳说几句好话就能解释过去。费云性情稳重,知书达理,性格开朗,无忧无虑,但是为人正统,玩笑话开不得。张靖想了想,将费云单独叫在一旁,道:“云儿,大婚前后诸事太多,前夜在凤舞房中,昨天与诗儿同房,今日原本要与你圆房,奉旨却又不得不远行。凤舞、诗儿身子不爽,风儿又受伤未愈,影儿还要当差,只留倩儿在家怕不周全,你通晓来往礼仪,留在家里主持一下。”
青石北边是个小小石潭,和*图*书水清见底,潭边生了堆火,火上架着条鱼,正散发出诱人的香气。张靖坐在火边,头也不抬地翻烤着鱼。眼看鱼烤得香气四溢,张靖还在烤,熙儿忍不住道:“再烤就焦啦,现在吃正好。”
这次去幽州,顺路先到太原王家,出城北行,途经太行山支脉。山上古木森森,阳光从密集的树叶间隙漏下来,照在地上尽是些斑点。沥青罩面的路上,传来清脆的马蹄声,不多时,山道转出三匹骏马,黑马上是位锦衣青年,约摸十七八岁,相貌俊秀又透着一股邪魅,双眼十分明亮,说话时先露出淡淡的笑意。白马上那位青年,年纪略小一些,长得更是俊俏,肤色很白,双眼大而灵动,额头渗着一层细细的汗珠。青马上那位青年,身材高挑,身材显得很单薄,眉眼如画,不时大声高呼,显得十分兴奋。
次日启行前,诸女缠得都要跟来,南宫风伤势未愈,凤舞和王诗刚坏了身子,痛得厉害,也不能行。张靖想了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想,因为顺路经过太原,只让王熙儿和红叶同行,余人都留在京中。
黑马少年左右环视,见不远处有条小溪水,道:“熙儿,红叶,我们到那边捉鱼去。”
张靖与费云婚前见面不多,最初张靖还是转到地方的校尉,后来是县尉、郡尉,费云那时确实不知道张靖的身份,但是对待张靖很好。费云生得不如公孙红叶和王熙儿美丽,但是典雅文静,浑身充满书香气息,待人接物十分圆润,让人感觉十分舒服。
又跟熙影悄言说道:“你父亲这几天在京述职,你已嫁过门来,以后跟家人团聚的时间少,趁这几天时间,多跟父亲聚聚。再说你的医术好,家中有病号,外面的医生都不敢让人完全放心,还要仗你多费些心思。”
张靖忙活一会,将鸟蛋糊上湿泥,放在火边烤熟,与熙儿、红叶合力,不一会工夫将烤鱼和鸟蛋消灭干净。张靖见溪水清澈,品了品,水质很甜,从军囊取出铁制军壶和一套茶具,取水烧开泡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