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84章 公孙红叶筑道基!

张靖深呼一口气,平心静气,道:“我要开始了,你放轻松点。”
“刚才洗浴过了?”张靖见她不答话,接着说道。公孙红叶先前洗浴,便是为了圆房,但张靖如此直白问出,羞得身子都颤栗起来,脸色如蒙了一层红布。公孙红叶点点头,道:“刚才已洗过了,我再去洗洗手。”
张靖运功一个周天,解开公孙红叶的衣物,她的背部裸露在外,肌肤晶莹如玉,没有丝毫瑕疵,衣物并未全部脱掉,半遮半露之时,若隐若现更是诱惑,让张靖有些口干舌燥。
张靖逗她道:“凤舞没教你们?”
指力入体,没有任何知觉和痛感,但是公孙红叶依然十分紧张,似乎待宰的羔羊,平躺着一动不敢动。很快,公孙红叶察觉体内生出一团热流,冲刷着她的脉络,让她的身体酥酥麻麻,说不出的舒畅,公孙红叶差点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公孙红叶将头偏向内侧,羞得不敢回头看,少女之体裸露人前,尽管只是露出背部和_图_书,但足以让云英之身的公孙红叶娇不可抑。察觉公孙红叶娇躯颤栗,张靖知道她有些紧张,但能控制到这种程度,也算是不错。
张靖一直在寻找共同修道的伴侣,目前收房的凤舞、王诗,基础较差,心境也不行,修炼低级道法可以,但若修炼合魂术、御剑术等高级道法,除了王熙儿、公孙红叶、南宫风,诸女潜力都不行。
张靖轻轻一笑,转向洗浴间冲洗。公孙红叶在外间洗了洗手,站在镜子前,看着里面那张羞红的脸,喃喃道:“今夜终于可以圆梦,至少我已不再是外人。”
公孙红叶红着脸笑笑,道:“已经饱了,我在想日间夫君之言,说晚上教我练功是什么意思?”
张靖引导公孙红叶行气一个周天,道:“你的姿质很好,呆会送你个惊喜。”
两人坐在床边,张靖正色道:“你是否愿意修炼道法?”
热流沿着公孙红叶的脉络,转得越来越快,很快公孙红叶开始发热和*图*书,呼吸急促起来,背部莹白如玉的冰肌玉肤,已经变成绯红颜色。随着颜色转变,表层肌肤有细密的汗水溢出,公孙红叶没有察觉,只是感觉身体慢慢变热。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,她自身什么都没有做,身体却越来越热,热到近乎滚烫的地步。
张靖起身来到红叶身旁,道:“内气穴道不熟,自然不好记。”说完,抓起她的小手,道:“我教你从天元开始,往上经……”
“惊喜是什么?”公孙红叶不由胡思乱想,芳心除了一丝羞赧,也有无尽的期待。
今天行路一天,张靖漫不经心的言谈,背后都有深意,借以考察公孙红叶的天姿和心性。公孙红叶虽然出身世家,但是从小在长白山长大,生性纯朴,与平常的大家闺秀不同,与张靖的许多想法暗合,而且心境不错。公孙红叶十分幸运,得以修炼合魂术,既可与爱郎长相厮守,又可修炼高级道法夺舍转生。
张靖与王熙儿、公孙红叶、南宫m.hetushu.com风若练成合魂术,互相支持,可以保证合魂的成功率,多少年以后,道法修到最高层,四人可以合力冲击破碎虚空,比单打独斗冲击,至少可以多出五成把握。
公孙红叶点了点头,她对道法十分好奇,不仅因为道法十分玄妙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她最初认识张靖时,武艺在张靖之上,张靖跟随东华真人修炼玄术不久,武艺已经超过她,这让公孙红叶暗自不服,她认为修习道法以后,肯定会重新超过张靖。
两人已经结婚数日,但是今晚才算真正的洞房花烛,公孙红叶要将第一次交给爱郎,因此十分看重。公孙红叶听张靖所言,静静地躺在床上,侧头见张靖盘膝运功,不由有些诧异,夫妇敦伦还需提前运功?
张靖无意中望见,笑道:“光看能饱吗?”
张靖默念心神,手腕一动,点中公孙红叶的穴道。接下来,张靖双手发力,手上动作不绝,让人眼花缭乱,短短几个呼吸时间,指力已经透过公孙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红叶周身大穴。
公孙红叶突然发现张靖很坏,这话听着有些哄骗小女孩的味道?虽说她未经人事,并不表示她在男女之事上全然不知。张靖说谈点事情,却叫她去床上坐着,摆明是以谈事为幌子,来行夫妇敦伦之事。这又让公孙红叶感到好笑,想是张靖经验不多,才会找到这么拙劣的借口。
高级道法修炼起来,每进一层都十分艰难,但是一旦突破,每次进步都不亚于一次脱胎换骨。王熙儿、公孙红叶、南宫风基础好,道心牢固,领悟性很强,若无意外,有生之年大有可能练成合魂术。
没有一丝犹豫,公孙红叶重重点了点头,道:“我愿意。”
张靖筑基以来实力提升很快,除了东华真人授艺有方,最让他受益的是张角记忆全部苏醒。其实修炼道法,所谓资质高低,最重要的是境界的提升。张角胸怀天下,是何等境界?融合张角的胸怀,修炼道法自然事半功倍。
张靖从洗浴间出来,拉着公孙红叶柔软的和*图*书小手,道:“来,我们坐床上去,跟你说点事情。”
公孙红叶是真心愿意,她希望多陪在张靖身边,她比诸女占优势的地方就是武艺,她不想追求天下无敌,也不想追求不老的容颜,至少学习道法时,可以与爱郎多呆在一起,以后共处时多些共同语言。
公孙红叶在南夷新港时,与张靖来往甚密,与张靖身边诸女皆熟,彼时南宫风、熙倩、王诗已与张靖私定终身,脸上整日挂着幸福的神色,让公孙红叶十分忌妒。因为忌妒,更加注意诸女,然后注意张靖,不自觉间被张靖吸引,听说张靖将要回京大婚时,再也控制不住,悄然返回内州,求得孙尚香出面说合,终于成为张靖平妻。
公孙红叶脸色一红,道:“教是教过,我们派中不擅长内气,内气方面基础不好,已忘得七七八八了。”
张靖郑重地说道:“不用考虑其他因素,只要将你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告诉我。修炼道法事关重大,一旦做出决定,就没有反悔的可能,你要考虑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