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85章 度穴筑基有小成!

张靖一怔,上前把脉探视,顿感愕然道:“熙儿,你体内确实已生神息。”接着抚掌大笑道:“真是天生奇才,比夫君进度快了许多,若以这个速度,三年就能超过我。”
张靖抬眼一看,见公孙红叶不仅皮肤更加白嫩,气质神韵也悄然发生不少变化。公孙红叶本来就很美,明艳逼人,不可方物,伐毛洗髓之后,气质显得更加飘逸空灵,整个人似已脱胎换骨。张靖笑着问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”
张靖满意地点了点头,心道:“若是公孙红叶十岁以前开始修炼道法,成就未必会在我之下。”
张靖见状,知道到了关键时刻,一根手指,轻轻在公孙红叶身上一点,帮她缓解这种热气带来的痛苦,旋即右手连点几下,正中公孙红叶的背后大穴。
公孙红叶走近床榻,望着刚刚收功的张靖,柔情似水地说道:“夫君,谢谢你。”
张靖伸手握住公孙红叶hetushu•com,公孙红叶只觉得又痒又酸,不禁娇呼出声,忽忽喘着粗气,再也忍耐不住,竟然挺身相迎。
“好热。”公孙红叶终究忍耐不住,小声说道。
公孙红叶在张靖面前转了个圈,好让张靖看清楚她身上的变化,微微笑道:“十分奇妙。”
度穴筑基,原是张角的拿手绝技,官亥等大弟子皆依此法筑基,不过筑基时年纪已大,又限于资质,筑基以后,可以借此提升武艺,道法要想大成却是困难重重。
张靖邪邪一笑,道:“明天还要赶路,我们圆完房,估计要天亮了。”说完将公孙红叶搂在怀里,不理公孙红叶惊呼出口,手上三下五除二,已经将她剥成白羊。
伐毛洗髓是基础,以公孙红叶目前情况来看,基础已是打得非常牢固,只须依照口诀行功,就可以自行修炼。公孙红叶资质万中无一,只要勤加练习,很快就http://m•hetushu.com会悟出决窍。
浴后的玉肌,比平时更加白皙粉嫩,似有一层莹光附近,显得光滑圆润。公孙红叶此时还不知道,她目前的武技虽然已达力道顶锋,修习师门御剑之术也已迈入中层,但与道法相比都是小技。随着道法和心境的提升,她的武技将会突飞猛进,达到一个她往常不敢想像的程度。
公孙红叶连忙问道:“何事?”
公孙红叶起身,走动之时,感觉浑身轻松,神心十分愉悦。公孙红叶倍感诧异,尽管不知张靖施展什么绝技,既然有如此奇异的变化,想必应是比较高深的道法。
张靖让公孙红叶盘膝坐下,念出口决时,一字一句详加解释。公孙红叶潜心默记,只是听了两遍,已经完全记住。张靖见状,不由暗自感叹:“天性聪慧,资质绝佳,生来就是修炼道法的奇材。”
说完,张靖抬头看看天色,道:“糟糕,怕要和_图_书耽误事。”
“很快就好了,你再忍耐一会。”张靖说道。
公孙红叶只觉浑身剧痒无比,如千万只蚂蚁同时啃噬,正在无法忍耐之时,这种感觉逐渐消散,不久恢复常态,公孙红叶长舒一口气,这才发觉浑身上下香汗淋漓。
公孙红叶入定,足足一个地辰方才睁开眼睛,见张靖正在看书,想想今晚本该是洞房之夜,不由有些愧疚,道:“害夫君久候了。”说到这里,忽然面露异色,道:“夫君,我体内似有气息流动,与平常导气不同,你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?”
公孙红叶脸蛋儿红扑扑的,一双美眸不敢睁开,瀑布般漂亮的黑发流水般倾下,身体散发出梦幻般的漂亮光泽,晶莹剔透的玉肤丰腴滑润,完美的曲线迷人心魄。雪白玉腿紧张地伸直,浑圆雪白的玉腿中间,在烛光之下一览无遗。
公孙红叶进入浴室,这才发现不知何时,皮肤表面溢出http://m.hetushu.com一层黑色的污垢,油油粘粘地十分恶心。公孙红叶不知这是伐毛洗髓时体内排出的杂物,赶紧泡在水中冲洗起来,将近一刻钟,才将污渍冲洗干净。
张靖看着公孙红叶的变化,皆按预想一般,十分顺利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为公孙红叶筑基原本并非简单之事,但是张靖境界提升很快,已能比较顺畅地控制精神力;还有一个重要因素,公孙红叶根骨奇特,资质绝佳,十分适合修炼道法。
张靖忙活这段时间,也是汗流浃背,冲了个澡出来,见公孙红叶盘膝默坐,已经入定,转身招呼婢女进来,让厨房准备宵夜。张靖方才为公孙红叶筑基,体能消耗极大,必须要补充一下能量。
张角记忆全部复苏以后,张靖曾以此法给周树等人筑基,传王小刀和黄猛一套刀法和数种步法。诸人年纪甚大,基础也弱,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,武艺或能大成,但是道法终生难臻至入门和*图*书境界。
张靖为公孙红叶筑基,类似伐毛洗髓,看似过程简单,但与给周树等人筑基不同,要求很高,对手法、气息的操控要求非常严苛,差之毫厘,便会失之千里,稍有差错,就可能破坏公孙红叶的精神力,留下不可弥补的后患,影响以后高级道法的修炼。
张靖指引公孙红叶盘膝运功,见她很快领悟决窍,不由暗自点头。一个周天很快结束,张靖笑道:“大功告成,先冲洗一下吧。”
公孙红叶咬牙坚持,但是热得不行,不是夏天晒太阳的热,而是从骨子里沁出来的热,让她几乎感觉身体要燃烧起来。她终于忍耐不住,逸出一丝呻吟。
“啊……”公孙红叶觉得体内似有无数蚂蚁爬过,难以忍耐的痒意席卷而来,不由娇呼出声。
张靖莞尔一笑,将公孙红叶搂入怀中,寻着她粉嫩的红唇,轻轻吻了下去,良久才分开,说道:“我先教你一段口诀,你用心记住,以后有时间就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