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90章 遭擒长老吓破胆!

两人遭劫一事目击人众多,早已风传出去,若是此事没有下文,长白山一门名声将会大落,柳落花十分重视此事,率领合门精英皆至襄平,打探相关消息。
左清、洛坷两人往常隐于山林修炼,虽然性格有些古怪,但是为人厚道,没有心机,除了履行商行职责,闲暇时教授公孙家子弟武艺,在公孙家人缘不错,职责没有出过差错,也没得罪过什么仇人。
柳落花武功高超,心思缜密。前期一批蒙面人袭击公孙家族,但未冲击内院,而是攻入安置长白山弟子的别院,致弟子三死六伤,掳去两位长老左清、洛坷。
修飞雁和柳落花都是红颜薄命,人生得太美貌,武艺太高,心高气傲,寻常男子根本瞧不上眼,一生未嫁。王熙儿是修飞雁的关门弟子,公孙红叶是柳落花的关门弟子。王熙儿、公孙红叶资质上佳,两人师父都是悉心调教,所以年纪不大,武艺出类拔萃,名声都http://m•hetushu.com已不小。
柳落花并非无谋之辈,私下询问左清、洛坷,见两人坚不吐露实情,只说莫要追究,免得招祸上身。柳落花初来时询问目击者,知道对手势力很强,又想左清、洛坷非贪生怕死之人,吃了大亏反而说合,说明对手可以轻易灭掉长白山,但这世上门派,即使蜀山派和墨门也没有轻松灭掉长白山的实力,具备这个实力者唯有琅琊宫。但是琅琊宫身为国教发起人,在朝中影响巨大,要想寻公孙家或长白山一门的事,只须派人前来正规接洽,谁敢不给他们面子?世上除了琅琊宫,又会是谁有这般实力?
此事若未张扬出去,即使有些伤亡,左清、洛坷无事,现在出面说合,长白山自会给两人面子,但是如今此事已经张扬出去,若是没个交代,公孙家和长白山面子往那搁?
张靖盯着那幅画看了一会,又问道:和-图-书“这些兵器还存在世上?”
按理说这批蒙面人武功高强,又敢闹出如此大的动静,在江湖上断非籍籍无名之辈,但是公孙家和长白山百般打听,竟未探到一点风声。正在众人束手无策之时,左清、洛坷自行回到公孙家,绝口不提对手情况,反安抚众人此事作罢。
长白山一脉源自战国摘星楼,原是一个杀手组织,秦始皇时不容于朝廷,躲入长白山避祸。公孙家族弟子多在长白山学艺,擅长追查敌踪,马术极佳,不少是斥候出身,多有累功升到高位者。
公孙家原属中小世家,后来公孙瓒发迹,族中子弟因军功升了几名营将,成为大齐新贵。幽州地处东北,气候严寒,世家数量远比不上内州,公孙家现在算是幽东最大的世家。新贵毕竟底蕴不足,公孙家虽也十分注重省亲之事,但与太原王家相比根本不能相提并论。
王许犹豫一会,道:“四皇子若要仿画也无不可,但是和*图*书不要外泄给别人。”
公孙瓒是重骑兵营主将,平常驻守雁门关,公孙红叶大婚前到京城述职,张靖大婚次日,听说蒙面人袭击老家大宅,匆匆请假赶回原籍,后来听说公孙红叶回家省亲,请了私假一直在襄平等待。
张靖想了想,道:“族中可有善画者?能否将这两幅画仿造一份,我回去琢磨一下。”
长白山与公孙家渊源颇深,上一代楼主公孙或就是公孙家族人,王家弟子多有自小送到长白山学艺者,公孙家护卫也用了不少长白山门人。左清、洛坷从南夷新港回到太原,公孙家便依公孙红叶建议,聘两人为商行护卫首领,安排在公孙家外院一处独院居住,长白山弟子听说消息,多搬在此院周围。
从太原启程赶往幽州,正是春夏交替之时,路好天长,最适于赶路。诸人都骑马而行,车驾皆是空车,一行人速度极快。这日赶到襄平,公孙家合家老小皆出城相迎。
长白和-图-书山一脉以楼主为尊,现任楼主名叫柳落花,与修飞雁是同年代人,当年也是江湖绝色。柳落花青年时行走江湖,曾与修飞雁结伴而行,修飞雁处事温和,柳落花出手狠辣,江湖人称修飞雁为玉观音,称柳落花为玉无常。
左清、洛坷是长白山资深长老,不能说艺冠合门,两人却是排名前五的高手。两位长老如此武艺,竟让对方生擒活捉,长白山合派上下震动,正在闭关修炼的柳落花,闻讯大吃一惊,提前出关来到襄平处理此事。
王许轻轻摇摇头,道:“即使存在世上,也在十二家族手中,传说十二家族在咸阳有处祭神坛,每隔八年一次小祭,六十四年一次大祭,这些兵甲若是存世,祭祀时应当当成祭物。”
此日一早,张靖夫妇启行,王许等人送出十里外,摆上送行宴,张靖饮了数杯酒,单独与王许相谈,道:“世家若是串通,必会扰乱朝纲,父皇近年定会打压一批。王家是皇家姻亲,近和-图-书年子弟皆入国学分院就读,家训又严,甚得父皇赞赏。曾祖父平时要约束子弟,遵守法纪,世家串通之时,立场一定要坚定。王家子弟甚多,若是躲过此劫,家族中兴不是妄想。”
张靖在太原停了三日,其间专门去拜访过荀堪。熙影、熙倩是荀堪侄女,与张靖也不是外人,中间谈起王家,张靖密谓荀堪道:“王家家风尚正,族中子弟无大恶者,又送子弟到分院读书,有向皇家靠拢之意。父皇深恶天下世家,但又不能全部弃用,所以打一部分,拉一部分。前番数波蒙面人出世,气势汹汹,势力很大,此是大敌,若与世家合谋,必会扰乱天下。这些蒙面人未平之前,伯父还需把握好分寸。”
实际上左清、洛坷被擒后,关押在一处山洞内,除了审问相关天书一事,并没有多少机会与对手接触,那些看护皆蒙着脸,除了送水送饭,平常皆一声不吭。左清、洛坷受了这次磨难,委实不知对头到底什么来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