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93章 回京收费云入室!

两人身体相触,擦出无数爱的火花,张靖无意之间发觉壶中生蜜,知道时候已到,那物顺着润滑的腻液,轻插慢入,不知不觉中已经挤进半数。
卧室布置着十分喜庆,费云喝了几杯酒,脸色红红的,看着张靖神采飞扬的俊脸,柔柔地说道:“以前你和凤舞姐在一起时,我很羡慕也很忌妒,和王诗姐姐在一起时,我也是同样的心情,不知什么时候爱上了你。”
张靖慢慢脱去费云的衣物,注视着那对饱满高耸的圆润双峰,目光中热火狂炽,按捺不住冲动的心情,脸已猛地全部埋进了费云胸前丰硕的双峰中,不停吮吸舔刮。费云轻声呻吟着,紧紧地将张靖的头抱在胸前,美目流盼之际,已是水波盈盈。
费云浑身一颤,软倒在了张靖怀中,幸福地闭上眼睛,道:“其实,女人的心都是自私的,虽然我想独占你,但是无法实现,只能适应你,而不是让你适应我。”
张靖点点头,微hetushu.com笑道:“你们都很好,可惜我的心只有一个,对你们很是不公。”
朝中重臣贾诩偏向黄巾系,郭嘉、陈郡都是荀彧的密友,这些人都是人精,在张靖娶妻十人,展示出强大的潜势力后,尽管姜述一再提拔姜中等人,但是诸人早猜透了姜述的心意,明白张靖即使不能登顶,也必是权柄在握的亲王,在这种情况下,众人谁会出头驳张靖的面子?庞统、荀谌之事很快落到实处,但是推荐陈波担任太原太守这件事,却遭到曹家阻击,曹羡举荐曹操次子曹丕担任太原太守。
张靖郑重地说:“云儿,我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,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妻子,我以后肯定不会厚此薄彼。”
费云急忙伸手掩住张靖的嘴,柔声说道:“不要说了,我现在感觉很满足。”
张靖搂住她纤腰的手已然上移,捉住了费云胸前一只饱满丰弹的巨峰,虽然隔着一层薄薄衣物,但和_图_书那结实的柔韧与弹力仍是令张靖心醉神迷。另一只手,已落在费云高翘的圆臀上,抓捏之间,张靖感觉其柔韧鼓弹,比之乳房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良久,两人狂乱的波动渐渐平息下来,费云轻扬雪白的双臂,轻轻偎在张靖怀里,柔声说道:“凤舞姐姐说的时候我还不信,想不到滋味真得很好。”
回到洛阳的张靖,比在南夷新港还要忙碌,在收到庞统回信后,帮助庞统谋取延尉一职提上了日程。在庞统调进京城的同时,帮助荀堪升为豫州刺史也需要操作。
姜述点头道:“你多谋善断,此事以你为主,老六和老八为副,尽快铲除崔家,震慑一下世家。至于这些不安分的世家,等铲灭十二家族,到时再逐一算账不迟。”
张靖叹了一口气,俯下头去,吻住费云红润性感的菱形芳唇。费云浑身颤抖,双臂揽住张靖的脖子。张靖满含柔情蜜意地亲吻着这个未经人事的绝美少女http://m.hetushu.com,舌尖轻轻挑开她的牙关,已如灵蛇般探进了费云嘴中,搅缠着她的香舌,来回转绕,费云喉中不时发出发阵阵低吟。
张靖看着费云美丽的身体,凸凹有致,随着呼吸上下微微起伏,简直诱人到了极致,饱满坚挺的双峰浑圆如玉,嫣红醉人的两粒小小峰尖,纤腰如柳仅可一盈,修长的玉腿间一丛诱人迷乱的妖黑粉嫩。
费云好半天意识才回到体内,看着张靖如此卖力投入,唇边不由绽现出一个动人的微笑。继而忍受不了鞭策,只觉浪潮一个接着一个,不自觉紧紧搂住张靖,口中逸出动人的呼唤。
荀攸现在是万金油,张靖许多事情不便出面,谋划若想实现,就少不了从中穿针引线的人,荀攸除了帮助张靖谋划,还要出面沟通各方,这段时间忙得一塌糊涂。
张靖晚上回家,凤舞精心置办酒席,一来为张靖、王熙儿、公孙红叶接风洗尘,二来庆贺今夜收费云入房。和图书家宴热热闹闹,诸妻欢乐开怀,张靖吃饱喝足,筷子还未放下,就被众人嘻笑着送去洞房。
姜述拿起密码看了看,锁在密匣中放好,道:“我让齐隶直接联系名儿,牵扯十二家族之事,只有你我、名儿、齐隶知晓,保密制度按绝密等级执行。”稍停一息,又道:“这次威儿寻到崔家不少把柄,目前各州世家蠢蠢欲动,已经到了杀鸡儆猴的时候。威儿此次前去办案,身边高手虽然不少,若是崔家全力反扑,人身安全是个问题,平常就住在你们渤海军营,必要时可以到练兵处藏身。”
费云高声呻吟,开始抬拱迎合,只觉意识渐已离开体内,似乎已至云霄。张靖也十分享受,只觉那里紧紧包裹挤夹,感觉美妙绝伦,开始全心全意体味这具诱人的身躯。
张靖将费云横抱而起,温柔地平放在榻上,手上不断动作,顺口问道:“凤舞教过你《天地和合》?”
费云猛然省悟,强行止住又要汹涌而来的浪潮,http://m.hetushu.com在张靖引导下开始行功,在功法运行的同时,阵阵难以形容的快感袭来,满脸痴迷如醉,突然觉得一股无以伦比的舒适瞬间席卷而来,不由产生阵阵抽搐与痉挛。
张靖谏言道:“如要对崔家动手,就要当机立断,事情拖得太长,若是露出风声,崔家必然串通诸家,到时灭了崔家,诸家心中不安,若是结连十二家族,到时怕会十分被动。”
“该运功了。”张靖感觉费云体力已经不支,暂缓一下动作,提醒道。
费云靠在张靖胸前,娇羞无比,不敢动弹,任由那双手在身上放肆地游走,一双手臂只知道吊住张靖的脖子。
费云迷乱之时,心中升腾出无法描述的快感,正在意乱情迷之时,忽然感觉剧痛,顿时娇呼出声,脸色也变得苍白。张靖不忍再动,双手同时活动,直至费云脸色潮红,身体欲退还迎,这才开始发力。
费云媚眼如丝,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张靖英俊的脸庞,柔声道:“她是我表姐,当然不会藏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