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94章 辱骂主母就该死!

受到姜述提拔诸子的影响,诸系对张靖的注意力被分散不小,姜中提拔为西州兵曹长史,已是副军将级别,吸引了诸系不少关注力。
甄伟坐在其中,正闷闷地喝着茶,熙影是他的梦中情人,在那次失手之后,多少个漫漫长夜,他想着熙影妙曼的身材难以入眠。当听说熙影嫁给张靖为平妻的时候,甄伟之才明白张宁姐妹当初为何拼命卫护熙影,也知道此生想要得到佳人的梦想已经不可能实现。
张靖办完数事,腾出心思,开始谋划报复甄家和田家的事情。因为反诱赌联盟的成立,张靖有了自己的情报渠道,在刘怀和丘遵的努力下,人员逐渐增多,渗透范围不断扩展,情报劣势已经逐渐好转。
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容易喝醉,甄伟酒量其实不大,喝了几杯酒就有些恍惚。廖开话题忽然转到张靖婚事上,说起荀家姐妹同嫁的事情。这个话题是近日的热门话题,大家纷纷发言,将近日相关和_图_书见闻逐一道来。
司马想毫无惊容,喝道:“来人,将他抬到门外,找人给他瞧瞧,别死在咱这里,晦气得很。”
同桌几位客人拉着侍者要打,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冷冷地说道:“谁敢在张家馆舍撒野?”
几个膀大腰圆的伙计闻言上前,上来将甄伟抬了起来,往外面走去。出了这等祸事,众人这顿饭还怎么吃?纷纷跟在后面,有个机灵的连忙打发随从通知甄家。
张卫看事不好,急忙招呼几名护卫家人,抬着甄伟往洛阳医馆疾行。等到了洛阳医馆,却见医馆门前人山人海,张卫领人往里冲,愣是塞不进去。张卫急着嚷嚷道:“大家让一下,这里有急病号。”
甄伟指着张卫,眼睛直直的,傻笑道:“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,我混了这么多年,还是一个书吏。你们知道什么?若不是我当年差点将荀熙影上了,我肯定升到你们上面去!”
张靖迎娶十女m.hetushu.com的消息,至今还是洛阳的新闻,在张家馆舍吃喝玩乐的世家子弟,当然少不了这个谈资。地字一号房,正有几名高官子弟在高声谈论,数位亲眼目睹婚礼现场的公子,正在高谈阔论,炫耀有幸目睹那场宏大热闹的婚礼。
甄伟因为涉及熙影案,当场被长公主姜平打个半死,后来被判处斩刑,后来还是甄家人进宫求了太后发话,改判为流刑,又在军中花了不少钱,卖了别人的军功顶替,得以回到洛阳,在司隶校尉担任书吏。
一人扭头看了一眼浑身是血的甄伟,冷哼一声,道:“来看病的人都是急病号,有个先来后到不是。”
甄伟这时酒意上来,忽然摆了摆手,说出一番惊天动地的话来:“那个荀熙影,若不是老子运道不好,她早就乖乖地嫁给我了。”
张卫见甄伟说话时已有酒意,斥了一句,道:“胡说八道,喝高了吧。”
现场顿时鸦雀无声,这时在http://www.hetushu.com旁边侍候茶水的侍者,忽然上前,狠狠煽了甄伟两个耳光,口中厉声说道:“让你侮辱我们少主母……让你侮辱我们少主母!”
过来处理这事的是甄家大管事甄日,又央请几名医师过来诊视,都说无能为力。甄日确定甄伟已死,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,就详细询问事情始末,张卫和甄伟的跟班老老实实从头说来。甄日了解完情况,扭头往门口看时,却见方才挤得满满的人,这时只剩下没有几个,感觉很不正常,又心思是在张家馆舍出的事,就让人抬着甄伟的尸身,去司隶校尉衙门去告张家馆舍。
一直到甄家人赶了过来,围在医馆前方的人见甄伟已是奄奄一息,这才让出一条通道。甄家人不顾其他,先寻医师给甄伟诊病,医师上前一看,道:“受这么重的伤怎不早点送来?现在太晚了,没救了。”
今天做东的是张世平的小儿子张卫,甄伟坐在次客位置,主客是廖化次子www.hetushu.com廖天。廖天现在北军担任部司马,负责内城商业街附近的治安。张卫负责家族在洛阳的产业,与廖天是国学同级同学,又想让廖天以后多给予方便,找廖天吃饭属于半公半私,过来陪客的都是关系较好的同学。
众人扭头看时,见是馆舍新上任的二掌柜,营将司马俱的堂弟司马想。司马想原在益州兵曹担任仓曹,刚转业回来不久,他是黄巾老卒出身,历经百战,这时双眉耸立,身上顿时涌出一股肃杀之气。
侍者是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,又瘦又小,这两巴掌打得十分突然,大家一时都怔在当场。待到众人反应过来,想要阻止时,那少年忽然从腰间拔出帮客人分肉的餐刀,恶狠狠地捅向甄伟,连着捅着无数刀。等到张卫反应过来,将少年拉到一旁,甄伟腹部已被开了十余个血窟窿。
廖天来得最晚,向大家告个罪,张卫领着喝了开席酒,大家都是同学,彼此很熟悉,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。廖天与甄和_图_书伟不是同班,但彼此很熟,见甄伟心情不好,笑道:“甄大公子心情不好,大家多陪他喝两杯。”
甄家人苦求一阵,医师翻了翻甄伟的眼皮,试了试脉博,摇了摇头,道:“死了,早送来一刻钟说不定还有救,现在神仙也救不了。”
这些高官子弟猛然触起,这所馆舍非同一般馆舍,背后是德贵妃和四皇子,甄伟言语侮辱人家少主母,这不是没事找着挨揍吗?
只见几个伙计抬着甄伟,顺着朱雀大街往南走,拐进一个小胡同,到了一个小医馆处,往地上一扔,扬长而去。张卫等人上前看时,甄伟还有气,正在低声呻吟,急忙上前去求那名大夫。那名大夫上前掀开衣服,看了看伤口,摆摆手道:“此人断了肠子,我这看不了,你们得向大医馆去。”
这场祸事是张卫请客引发,若是甄伟性命不保,如何向甄家人交代?张卫急得满头大汗,跟甄伟的两名跟班一起,求爷爷告奶奶的话也说出口来,人群愣是无一人相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