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96章 皇帝也无可奈何!

看着张靖身影消失,姜述转向甄姜,厉声说道:“你惹谁不好,惹老四干什么?上次冯家已经是个例子,冯家吃了亏,敢怎么样?你们甄家死了三个人,能怎么样?老四这次没下狠手,若是对准你,你能逃得了?老四马上就要东征,这是担心家里再出事,做出这事来震慑你们。你的心智比不上德妃,也比不上老四,以后老老实实的,别再惹是生非,否则再出这样的事,你能怎么样?我能怎么样?老四将律法研究透了,寻点漏洞就够你受的。你知道他说过什么?他将对付你们甄家的办法说了三个,我都替你们甄家着急,惊出一身冷汗,老四若用阴谋对付甄家,甄家将比冯家还惨。老四为什么不这么做,不是因为你,你在老四心目中形象已经毁了,他是顾虑与他大哥的情分。”
张靖说的句句在理,刺杀他的妻儿,想强暴他的未婚妻,那个男人受得了?张靖没在暗中出手,http://m.hetushu•com用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,怎么处罚他?杀人者供人不讳,明面上又不是张靖指使的,都是百姓自发的行动。姜述想责备张靖几句,话到嘴边,又感觉无话可说,无力地说道:“你回去反省吧。”
甄姜来到御书房,左丰站在门前,小声说道:“陛下正在训四皇子。”
甄姜在旁默默无语,冯家的事她亲身经历过,这次亲身见识到黄巾系的力量,张靖杀了三个甄家人,但是有人顶罪,前后安排得十分细致,姜述也无可奈何,她又能怎么办?
甄姜将诸葛亮送走,对甄日说道:“你请四皇子到客堂说话。”
姜述示意甄姜起身坐下,道:“老四,你跟姨娘说说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甄姜从头到尾想了一遍,张靖这招是赤裸裸的阳谋,根本没有破解之道。甄姜与甄日商议一会,皆没想出破解之策,两人都是愁眉苦脸。正在这时和*图*书,门外闯进数人,道:“黄巾百姓已将城中商铺围住,并不进门,只在门口纠缠,有进商铺者则出言辱骂,现在诸商铺除了甄姜百货,都无人敢进去光顾。”
甄日愁眉苦脸道:“黄巾百姓现在以杀甄家人为荣,在京城还好一点,冀州黄巾百姓无数,那边族人住的又分散,若是消息传了过去,说不定会血流成河。”
甄姜恨着银牙直咬,但对这个无法破解的阳谋,除了去求姜述,还真是无法可施。甄姜长叹一口气,出来抚慰死者家属一番,匆匆进宫求见姜述。
甄日出了门,却见张靖车驾已走,人群却聚在门前未散,几名身强体壮的汉子,拿着杀猪刀虎视眈眈地望着大门口,甄日刚想上前喝呼几句,只见一位拿杀猪刀的大汉恶狠狠地扑了上来,幸亏护卫在后猛拉一把,及时将甄日扯上台阶。
张靖扭头看了一眼甄姜,向甄姜勉强行了个礼,挺着腰板,倔强地说道:和图书“当年甄伟想强暴熙影,并不关姨娘什么事。黄巾百姓杀甄家人,又关我什么事?再说杀人者已经依律判决,充入敢死营。甄伟在敢死营年余回京,这些黄巾百姓没有那么多门路,吃的苦比甄伟肯定要多得多。”
甄姜心中略安,让左丰通传。不一时室内传出姜述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甄日急得团团乱转,对甄姜道:“娘娘,我看还是进宫求陛下吧,四皇子这样胡闹,咱们如何受得了?”
甄家是冀州人,冀州同时是黄巾系大本营,辖区安置了无数黄巾百姓,冀州兵曹又是张牛角。依现在这个情况看,若是消息流传到冀州,若是黄巾百姓都以杀甄家人为荣,甄家人以后的日子怎么过?
甄姜进门一看,见张靖跪在御前,腰板挺得倍直,听到门响,头连回都不回。甄姜上前给姜述请完安,便跪了下来,道:“请陛下给甄家作主。”
甄姜当初出手对付熙影时,并不知道熙影已和_图_书与张靖有婚约,但以她的智商,即使知道熙影与张靖有婚约,为了阻止黄巾系与荀家联姻,说不定也会那样干。熙影案发生以来,张宁姐妹当场与甄姜撕破了脸,若非太后调和,说不定早已成为死仇。即使周氏出面,张宁姐妹对她也非比以前,表面虽然客气,眼神里却透着冷漠。
就在这时,步练师进来,道:“田更在军营出了医疗事故,被人群殴致死,主要涉事人共三人,已经具状伏罪。”
这时只听有人说道:“走,前门这么多人,我们到后门去,我就不信甄家人不出门了。杀一个甄家人,就能入少主法眼,多合算的事。”
姜述不由怒道:“你还有理了?当街杀人,还连杀三人,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?!”
甄家只是巨商,甄姜以前独掌情报司,还有一些对抗黄巾系的手段,但是现在情报司分了权,史阿、齐隶、岳石各有一帮亲信,甄姜若想在背后搞大动作,已经很不容易。
hetushu.com群里立即散出四五十号人,一起绕道走向甄家后门。甄日惊出一身冷汗,回来对甄姜如实汇报。甄姜皱眉苦思一会,道:“甄日,你说这事怎么办?”
甄姜目视厅内诸人,见众人皆目露惊惧之色,长叹一声,道:“孔明自去忙吧。”
张靖摸摸鼻子道:“父皇莫生气,黄巾百姓杀人堂堂正正,杀人后甘愿领罪。投毒案、鬼叫案另说,就说假药案,刺杀案,还有熙影案。父皇,你心里也明白得很,跟姨娘没关系?傻子都能看出来,我做的事与姨娘一样,怎么我做就不行了?我做事都做在明面上,是让大家知道,我以前说的话算数。黄巾一系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别人惹我,我怎么就不能反击了?再说,这个储君位置我也没有想法,针对我干什么?父皇,我这就到渤海军营,黄巾百姓我也会约束,但我向父皇也向姨娘再说一句,再有人欺负我们,下次就不是三条人命的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