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98章 顶级大族一朝灭!

崔森醒来,只觉头痛欲裂,昏昏沉沉,好半天醒过神来,见众人灰头垢面,十分狼狈,点检子弟少了半数,急忙让人下密道去抢。崔涣上前止住,道:“时间太久,此时下去不仅救不上人,反而还会伤人性命。我等集力杀出一条通道,你们跟随我们身后,才是逃命正途。”
这位崔家子弟是崔森侄子,崔林长子崔新。崔林是明白人,听说崔家要抢夺天书,专门回家劝说,见众人不听,愤然出籍,与嫡兄崔森闹得很僵。
另一人答道:“我们身为护族者,怎能轻言离开?再仔细找找,说不定有躲藏起来的子弟。”
崔涣急道:“只能先杀出去再说,总比在此坐以待毙要好。”
再说崔志崔新两人,侥幸逃脱官兵搜捕,担心路上被查,不敢立即出行,在夹壁内藏了七天。到了晚上,正在两人商议逃离之时,却听外面有脚步声,两人不敢作声,静候来人离开。
崔涣等廖廖数位护族者hetushu.com,急忙上前抢人,人未抢回多少,护族者又伤了几人。崔家三十余位护族者完好无缺者此时不足十人,崔涣见到眼前这般惨相,真是欲哭无泪。
此时只听整齐的脚步声响起,张靖引着兵马排着军队,从缺口外进来,弓驽兵攀上城墙,控制制高点,驽炮营也随之前移,乌黑的炮口对准前方。
崔家主支在各地为官者,无论文武,几乎在同日皆被扣下,各州商铺产业也皆被官府查封。颖川太守崔林虽然出籍,也受此事牵连,被免去职务。
护族长老为首者名叫崔涣,见崔森等为首人物昏迷不醒,让人取了冷水过来,一人一瓢浇在脸上。缺氧昏迷与众不同,耽搁时间又长,过了良久,崔森和三位长老醒了过来,还有些人依然未醒。
温播行的是江湖规矩,崔涣硬着头皮下场,临行前私谓崔森道:“我过去缠着温播,你与众人往北冲杀。”
m.hetushu.com族者一灭,崔家人失去最后保障,只能束手就擒。后来点检人数,发现崔家主支几乎全部就擒,护族者逃出崔志、崔椐、崔枥三人,朝廷发下海捕文书,天下大索。
崔涣之子崔志心思比较灵活,拉着近旁一位崔家子弟,悄悄往旁边移动,退回室内后,从窗户跳出,悄然回到居处,取了些食品饮水,两人藏在夹壁之中。
前门硝烟刚刚散去,张靖在外面用望远镜观看,见人群聚在前门附近,数十位手持武器的汉子护在崔森周围,心中便猜出崔家之意,冷冷下令道:“瞄准崔森,往外辐射五十米,不间断炮火覆盖。”
崔新今年国学毕业,分在司隶仓曹为书吏,前日是祖母生日,回籍没有离去,不想遇上这场祸事。崔新晓得此事是崔家做得不对,父亲已经出籍,他不受此事连累,方才众人从地道逃离时,就拖在后面不愿走,不料正好免了窒息之苦。后来众人想从前和_图_书门往外冲击时,他还是落在后面,又巧而又巧地免了炮火之灾。崔志悄悄溜走之时,他恰好在崔志身侧,得以跟随崔志躲藏起来。
温播此时上前,遥指崔涣道:“琅琊宫温播见识高人武艺,请赐教。”
此时无论是崔家族人还是护族者,一来被火炮威力吓得失魂落魄,二来被炮声震得暂时失聪,任凭崔涣大声呼喊,退回者只是廖廖数人,其余人在炮火不断轰击下,损失惨重,场上断肢残躯满地,血流成河,真是惨不忍睹。
崔森先是缺氧昏迷,然后被火炮吓得失了魂,此时听力刚恢复过来,见形势危急,对崔涣道:“你引众人护着年青子弟先撤,能逃出一人便算功劳。”
崔森急忙引人想往后门走,崔涣连忙止住,道:“官兵不久将会从此杀入,趁其撤去兵阵上前时,再往外冲杀,伤亡还能少些。”
崔森面露愁苦之色,道:“外面多有骑兵,族人多不会武艺,如何逃脱追杀?”
崔森www.hetushu•com此时吓得面如土色,平常只是听闻火器威力,今日亲眼目睹,才知道即使武艺再高,碰到这般利器,也无多少用武之地。
崔涣等人身手高绝,合力突击威力巨大,士兵依靠战阵虽然能拖一段时间,但是一旦杀出口子,要想封住极难。琅琊宫高手虽然不少,但有一个难点,不知对方从何处突围。在外指挥的张靖听说密道已经封住,指着寨门道:“集中火力,先将寨门攻开。”
崔森等众方才议好方案,刚要开门从前门杀出,火炮呼啸而来,寨门顿时被炸得七零八落,不一会寨墙也受不了重击,轰然倒塌一大截。崔家子弟顿时又损伤不少,就连护族者也伤亡数人。
崔家此次行事,先是地道内损失惨重,主事者非死即昏,好半天清醒过来,又因缺氧头脑不清,当断不断,此时损失惨重,再想合力逃出,已被琅琊宫众人围死,护族者苦苦冲杀一会,很快全军覆灭。
来人行到附近,停了下来,应和_图_书在找什么东西。只听一人说道:“三哥,我们在此搜了三天,也未发现一个人影,还是走吧。”
此时火炮硝烟散尽,众人正在凄惨之时,只见琅琊宫众人已从前门缺口涌了进来。崔涣等护住崔森等人往后门方向撤,但是崔家人多不会武艺,手脚很慢,很快被琅琊宫门人围在核心。
崔涣这边还眼巴巴地等官兵杀上,不料士兵没有上前,猛烈的炮火却轰然而至。崔涣等人武艺虽高,但是面对这种杀伤力巨大的开花弹,如何能够毫发不伤?崔涣见势不妙,提着崔森往后急奔,这才侥幸逃得性命,再看方才立脚之处,几乎为炮弹夷为平地,不仅崔家族人伤亡大半,就是护族者也伤亡三分之一,不由悲愤万分,良久才稳定下情绪,大声嚷着众人后退。
崔家沿袭上千年,底蕴深厚,在各地开花散叶的支系无数,听闻崔家败灭,不由人心惶惶,所幸朝廷下旨,只追究主支和犯罪族人,旁系支系不予牵连,众人这才安下心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