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00章 荀熙影逆推老公!

……
……
……
张靖笑笑,道:“漂亮,谁要说你不漂亮,谁就是瞎子。”
张靖在渤海招完兵,海船器械物资逐渐到位,便迁到黄巾岛练兵。黄巾岛就是当年姜述送给张角作退路的岛屿,张宁带着五百亲兵曾在此地开田盖房,岛上有田有水,又有深水海岸可以泊船,现在经过改造,是一处绝佳的练兵之所。
西门村原来十分偏僻,县中图籍档案并无此村名字,后来掖县大兴水利,周边沼泽多变成良田,山西边新修一条南北官道,距离西门村并不很远,官府有人前来勘察地形,偶然发现这个村落,以姓命名,称为西门村。
居处虽有张鹤提前准备,但初来安置肯定还要整理一番,张靖安顿完毕余妻,最后来到熙影室内。张靖进室,并未见到熙影,身边侍女指指浴池,羞涩地说道:“影夫人说是出了一身汗,正在里面洗浴,应该洗完了,需要通报吗?”
“太痛了,你慢点……”
这时,张靖迟钝的大脑终于完全反应过来,心中的火瞬间燃烧,一m.hetushu.com下把熙影抄起,几步来到床榻前面,将熙影轻轻放在榻上。张靖三下两下将衣服除下,笑道:“既然你不想来场浪漫难忘的夜晚,我们就……”
“不用……”
说到这里,两行珠泪从熙影双颊滑落。张靖见状,心里不由一酸,走过去将熙影紧紧抱住。熙影不由懵了,脑袋嗡嗡作响,整个身体处于麻木状态,完全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,待看清是张靖,神色这才放松下来。张靖吻干熙影脸上的泪珠,深情地望着熙影,小声说道:“影儿,我从来没有嫌你的意思,只是自责自己没保护好你,差点让你受到伤害。我担心你心中留下阴影,所以不想随意收你入房,想给你一个温馨美好的初夜……”
大泽山主峰前面有一处盆地,四周山峰环绕一圈,北峰最高,其余三面山势较缓,盆地中央有一个天然湖泊,水质清澈。湖泊周边开有不少农田,东北角有个不小的村落,名叫西门村,这里就是西门家族的隐居之地。
隔了数日,www.hetushu•com长山基地送来五千支火枪,子弹不计其数,最新式的火炮也配备到位。主要训练任务从军阵转向火器操作,为了尽快培养火枪手,张靖留下数位东莱基地的验枪师作为教练。
“当然是真的,要不然我给你发个誓……”
熙影去了心病,幽幽地说道:“那你说我漂亮吗?”
西门家族十分重视血脉,若无特殊情况,一般只在十二家族内通婚。又奉行一夫一妻制度,随着年代久远,同龄人中有时男多女少,或是男少女多,不得不改变祖制。近年形成不成文的规矩,经过族长同意,可以与汉人通婚,女子嫁给汉人男子出籍,男子娶汉人女子降支。
熙影伸出手捂着张靖的嘴唇,张靖抓起她的玉手,深情地说道:“你是我的妻子,无论发生什么意外,我都不会嫌弃你,因为我们将携手度过余生。”
大泽山位于胶东半鸟中部,山势不高,但是植被茂盛,风景秀丽,水源充足,是不可多得的修道圣地,相传九天玄女就在此山修道成仙。
又隔和*图*书几日,张靖报上的将校名单批复下来,军长史周树,军司马刘开,中军主将由张靖兼任,中军司马龚省,辖两千亲卫、五千火枪手、一千火炮手。一营主将张鹤,二营主将官表,三营主将廖化之子廖开,四营主将何仪之子何良。王熙儿任火枪兵统领,王诗任火炮兵统领,公孙红叶、南宫风任亲卫统领,熙倩任中军情报官。
“慢点,有些痛。”
熙影娇嗔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,但是我听了心里感觉很高兴。”
傍晚之时,青壮年陆续回村,听说村中来了一位美人,没结婚的青年都跑来搭讪。其中一位青年生得不错,气质不俗,长相英俊,只是皮肤略黑,见了此女似丢了魂魄,挤在前面嘘寒问暖,自我介绍说是族长之子西门彪,晚上可以在他家借宿。
西门家族占得这片区域,既有大片山林,又有不少农田,山上还种有不少果树,村前又有天然湖泊,平常打猎、耕田、采果、捕鱼,村子里消化不了,送至附近村镇或掖县县城交易,在掖县属于http://m.hetushu.com比较富裕的村落。
张靖吸收完清纯的元阴,神清气爽地坐起身,望着浑身依然潮红的熙影,不由感概上天造物之神奇。熙影粗喘一会,恢复些体力,坐起身来,拿起身下的白帛,见上面画着一朵鲜红的梅花,眠嘴笑了笑。张靖将熙影搂在怀里,柔声说道:“我怎么会怀疑你的清白?若是你真的出事,我也不会嫌弃你的。如果真的那样,我会灭掉甄家的。”
“嗯。”
东莱经济发展迅速,被称为天迹之地,西门家族也受到影响,对外交往渐多,近年村里还兴办了一所纺织工坊,族人生活习惯改善不少,饮食衣着逐渐与外界接近。
张靖头脑有些迷糊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熙影见张靖没动,顿时黯然失色,眼神充满哀伤,美丽的大眼睛里溢出晶莹的泪花,轻声说道:“你不愿意要我?”
“嗯……”
到了渤海当天,张靖带着诸妻,不便在军营居住,住进张牛角在渤海的府第,外围都是冀州兵曹的精兵护卫。军营现在进行新兵训练,官表、张鹤、王小刀带些hetushu.com老卒训练,张靖过去实在帮不上什么忙,就在府中琢磨十二家族的事情。
熙影不待张靖说完,直接吻上了张靖的嘴唇,香舌深入到了张靖口中,无师自通地在口腔内游动。两人缠绵一会,熙影才推开张靖,柔声说道:“我有点冷,抱我上床。”
“对不起,我会慢慢来。”
张靖摆摆手,做个噤声的动作,让侍女出室等待。张靖轻轻推开浴室门,见熙影正祼着身体,对着镜子顾影自怜,自言自语道:“四哥,我这身体是清白的,真的是清白的……”
这日午后,村里来了一位少女,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,走路一瘸一拐。西门家族尽管排外,也不是不讲人情,不一会迎上几位妇女,听说是采药坠崖迷了路,扶着她来到族长家,寻些伤药为她敷上,见她衣服破烂,又寻出几件旧衣让她换上。
少女梳好头发,换上衣物出来,众人眼睛不由一亮,此女肤色白嫩粉滑,凤眼琼鼻,身材修长,绝对是位绝代佳人。西门家族基因优良,男的英俊,女的美貌,但是此女美艳无双,让众人眼睛发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