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02章 兄偷弟媳出家丑!

大嫂扭头一看,又接过手来抖开认真看了一下,异道:“是你大哥的,怎么在你手里?”说到这里,见西门豹兄弟两人脸色不对,又道:“这件内衣在那寻到的?”
西门威想了想,认为这是个好办法,让人通知西门豹,准备次日赴掖县城医馆。
西门虎刚从山上打猎下山,扛着一头山猪,心情一片大好,突然望见三弟匆匆过来,冷冷说道:“父亲唤你速回。”
众人一齐盯向西门虎的左手,见他左手攒得紧紧的,确实很不正常。西门威上前费力扳开他的五指,一块透明的玉块落在地上,西门威拿起细看,见是一块小玉。小玉透明剔透,一见便知并非凡品,其内有一缕黑线,弯弯曲曲,似是一个古怪的字。诸葛安要来细看,脸色忽然一变,欲言又止,斟酌一会,方道:“嫂夫人应该识得此物。”
来到前院堂屋,只见西门豹跪在西门威夫妇面前,手中拿着那件内衣,说大哥偷了自家媳妇,让父母为他做主。十二http://www.hetushu.com家族最重伦理,西门威问完西门豹,又问西门彪,心中大约有了数,见西门虎如此不上道,不由怒火中烧,让西门彪去寻西门虎回家。
诸葛安有轻易击败西门虎的实力,但他与西门虎不熟,西门虎岂能容他近身毫不反抗?西门威翻看西门虎尸身,见地上留有一个痕迹,连划了三个点,应该是西门虎绝气前拼力写下。
西门家禁地在凌峰顶下方一个山洞,分为两部分,内部是禁地,有机关控制,平常有人轮流看守。外面一个支洞,面积不大,里面空旷无物,是违规族人面壁思过之处。
西门威觉得若无实证,确实不好说服诸葛安,道:“要想证明此事真伪,就要证明豹儿没有生育能力,可这事谁能判断?”
这件事折腾得越来越大,西门虎和诸葛杏受了冤枉,拒不承认,但是事实俱在,如何推断两人也有奸情。所谓家丑不可外传,西门威想了半天,就让西门虎到www•hetushu.com禁地面壁思过,写了一封信,派人送去诸葛家,要休了诸葛杏。
西门彪连忙拉住,劝道:“只是猜测,又未查实,怎能如此鲁莽?待会大嫂回来,交给大嫂看看,若确定是大哥之物,再理论不迟。”
此人是西门威族孙,负责给西门虎送饭,所言大叔正是西门虎。西门威一听,毕竟是亲生儿子,所谓关心则乱,让人止住出行众人,带领几名长老,连同诸葛安等人,急往禁地查看。
这边还未安稳,大嫂公孙扬气不过,领着孩子回了公孙家。家中人仰马翻,乱成一团,所幸西门彪夫妇皆是精明人,在旁帮着料理事务,虽然忙得团团乱转,但再没出什么妖蛾子。
西门威强自控制怒火,仔细考虑几种情况,除了来人武艺奇高以外,只能一种可能性,来人与西门虎非常熟悉,西门虎毫无戒备,所以被人一招毙命。
西门彪忽然说道:“大哥左手握得很紧,莫非手中有什么物事?”
西门虎不知何意,闷http://www.hetushu•com闷地回到家,进了堂屋一看,见左首跪着西门豹,右首公孙扬正在哭哭啼啼,触起三弟所言“奸夫淫妇”,以为西门豹与公孙扬通奸被抓了现场,将山猪拿地上一扔,上前抓住西门豹就要大打出手。
两人怀着心事出门务工,傍晚时提早回来,见大嫂正在埋头做饭,西门豹拿着那件内衣,递给大嫂说道:“大嫂你看这件衣服是不是大哥的?”
诸葛安对诸葛杏很有信心,想了一会,道:“各县均有医馆,医师应当可以证明。”
大嫂名叫公孙扬,是公孙家族嫡女,公孙小倩的堂姐,也不是个笨人,愣了一会,反应过来,骂道:“这个天杀的,偷人偷到自家兄弟门里去了。”说完,停下手中活计,也匆匆向前院走去。
西门虎身形还未动,那边西门威猛然喊了一句,道:“孽子住手!”
西门威略微一怔,脸色不由发青,抱着西门虎的尸体,势若奔马,很快回到家中。淳于清方才听到消息,正在焦虑不安m•hetushu•com,见西门威抱着长子尸身回来,当场哭绝于地。家中顿时一片慌乱,早有子弟抬上门板,西门威将尸身放在门板上,自有子弟按照族祭惯例摆上案板供物,搭好灵棚。
次日清晨,按照昨日所议,诸葛安领着子弟,西门家是西门威和西门彪夫妇,陪同西门豹同去县城医馆。一行人还未出村,有位族人忽然跌跌撞撞冲进村来,直接寻到西门威,哭喊道:“大叔出事了。”
面壁支洞无人看守,但与禁地共用一个出口,若有人进入洞口,秘道看守者武艺不低,怎会察觉不到?除非来人轻身术极高,趁着夜色黑暗时潜入。再说西门虎一身武艺不低,能够击败西门虎的人很多,在场众人除了西门家族几位长老,诸葛安等人也有这份功力。但若有人与西门虎搏斗,肯定会有动静,禁地把守者岂能听不到动静?
进了山洞,见西门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西门威连忙上前探视,见西门虎早已气绝。西门威忍住悲伤,仔细探看伤势,见致命处在太阳穴上和_图_书,应是双风贯耳,一击毙命。西门威心中一动,冷冷看了诸葛安一眼,又叫来看守禁地的族人询问。
西门虎路上问了几次,西门彪沉着脸也不搭腔,后来弊不住火,骂了一句:“奸夫淫妇。”
诸葛安、诸葛杏、西门豹、西门彪、公孙扬皆已否定,淳于清……淳于清是西门虎生母,虎毒不食子,淳于清绝不可能是凶手。西门威遍想不出嫌疑者,只好在四周寻找痕迹,但是再未发现什么疑点。
西门豹并不搭腔,从大嫂手中夺过衣服,便向前院走去。西门彪走了几步,想想又返了回来,对还未反应过来的大嫂说道:“这件衣服是从二哥衣柜翻出来的,二嫂怀孕了。”说完,匆匆出门追二哥去了。
没有几日,诸葛杏之父诸葛安率着十余子弟寻上门来,为诸葛杏寻公道。因为此事不宜张扬,西门威安排诸葛家人住下,与诸葛安细述事情的前因后果。诸葛安听完,思路与西门威却不一样,道:“就凭一件内衣,就定杏儿犯了通奸,你西门家是不是太过武断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