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05章 水军大营议机密!

张靖答道:“有机密事情商议。”
淳于清不知这是幻化剂的作用,还以为西门威包藏祸心,联合诸葛家和公孙家,不惜牺牲妻子生命,诱杀淳于族长,以夺取十二家族首领之位。她环视室内,见案几上有纸笔,强迫自己起身,给淳于越写了一封密信,然后藏在衣内,想寻找机会传送回去。
张靖微笑道:“将军是开国名将,职级远高于我;将军又是水军创始人,我是末学后进,资历远胜于我;从辈份上讲,将军跟随父皇最久,感情若同兄弟,是我兄弟的叔伯;将军面前,我等安敢不尊敬?”
张靖现任美洲舰队主将,编制虽然只有两万,级别却已升到军主将副职,但比太史慈还是低了半级,行路时故意落下半步,以示尊重。张靖不摆皇子架子,这让太史慈感觉十分受用,笑道:“四皇子已是一军主将,与我等不相统属,何必如此客气?”
张靖来到掖县半个月,柳眉那边实现重点突破,m.hetushu.com一个小招就让西门家内部出现极大裂痕。西门家出媳,引得诸葛安引众来寻公道。张靖认为时机已到,让温播于夜间仔细打探禁地情况,探明虚实,然后制定方案,展开后续行动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将军可曾听说崔森灭门一案?”
崔森灭门案属于重案,太史慈身为高级将领,有权阅览密级文件,冀州又是其防区,此案怎能不知?太史慈稍一思忖,脸色凝重,道:“崔森居于东武城县城,身为崔家家主,案发时身边护卫不少,还有数人是冀州有名高手,当场均被杀害,为了逼崔森说出藏书地点,将崔森老小逐一杀害,手段残暴之极。若是这伙人,两位殿下千万要不心,没有绝对把握,千万不能以身犯险。”
淳于清根本没有想到,此事正是张靖和董名精心设计的一个局,就是要让她将幻听的信息传递出去。之后用致幻剂套取淳于家和西门家的秘密以后hetushu.com,将淳于清尸身送到淳于家族隐居之处出入要道,伪为力竭而亡。
淳于家族此次出击损失惨重不说,还让西门威等人逃走,淳于雄赶回山庄,来见淳于越请罪。淳于越问明情况,并未责备淳于雄,低头沉思片刻,道:“雄儿,你先起来,西门家族习练军阵迎战,出乎我们的意料。不过也是好事,我们知道军阵的威力,只要让族人熟悉军阵,无论对敌其余家族,还是与皇家征战,都多了一份把握。”
太史慈说完,让部将带人腾出一个独院,临近主将公房,安顿张靖一行。又召集数位部将,亲自布置防御,从外到内,设下十余道明岗暗哨。
不久淳于家族族人发现淳于清尸体,送回淳于山庄,淳于清是淳于家嫡女,淳于越见女儿惨死,开始以为西门家族出了什么祸事,最后搜出淳于清身上密信,看完之后不由目瞪口呆。细观字迹确是淳于清所书,其中用了不少淳于家族密语hetushu.com。淳于越信以为真,不由勃然大怒,聚众商议。
太史慈异道:“何人有如此大的势力?竟让两位皇子和琅琊宫如此忌惮?”
太史慈双眼闭合之时,发出两道亮光,冷哼一声,道:“这伙蒙面人即使武艺再高,若敢夜闯大营,定让他们来得去不得。”
淳于家实力凌驾诸家之上,近百年连任十二家族首领,前期又受司马徵挑拨,生出争夺皇位之念,正是趾高气扬之时,近来正在密谋如何以武力压制诸家,汇合诸家之力,一举将姜家赶出朝堂。淳于清之死,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扇在淳于家光鲜白亮的脸上。
太史慈闻言知晓必有要务,示意左右退下。
淳于清清醒之时,发现内力全力,浑身软弱无力,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与另一人商议如何联手对付淳于家,如何嫁祸,如何诱骗,后来还想利用淳于清,诱杀淳于越。
张靖身材与淳于雄相仿,西门虎受幻化剂影响,以为是舅父来到http://m.hetushu.com,根本没有防备。张靖用了一招诸葛家族的看家招式“双风贯耳”,取了西门虎性命,又在西门虎弥留之际,故意在他左手边遗落一物,那物便是伪造的淳于家信物蛇玉。
进了公房,三人落座,太史慈问道:“来东莱可有公务?”
太史慈跟随姜述虽久,但因不常回京,与董名不熟,却知晓董名背景,不敢怠慢,客气一番,请两人到公房述话。
淳于家族之所以兴盛,是因为废除了一夫一妻的祖制,也不禁绝与汉人通婚,数百年下来人口暴涨。至上次聚议之时,淳于家族高手近千人,几乎是其余世家高手数量的三倍。
太史慈年近四旬,常年在海边风吹日晒,脸色黝黑,一双眼睛十分明亮,步伐稳沉,确是名将风度。张靖、董名见太史慈出营,不敢托大,先行上前见礼问安。张靖与太史慈很熟,先介绍董名道:“这是我六弟董名。”
张靖道:“我们兄弟与琅琊宫道长擒拿重要人犯,这些人武功极高和图书,党羽又多,特此前来借军营安身。”
张靖笑道:“正是不知敌人虚实,所以安身将军营中,以策安全。”
众人最后公议,出动主力族灭西门家,一来为淳于清报仇,二来杀鸡给猴看,威慑一下其余家族。由淳于清之弟淳于雄担任指挥,又让被司马徽夺舍的黄猛担任军师,杀气腾腾地杀奔大泽山。
淳于雄原本以为西门家高手不足三百人,四百余人如何拿不下来?不料西门家族用军阵应战,最后淳于家族取得惨胜,虽然消灭西门家族主力,但是参战族人也损失惨重,战损超过三分之一。
温播道长先在左近施法,用障眼法和封听术,让禁地守卫耳目失灵,既而轻身术最佳的玉称子出手,将格物研究院新制的幻化剂洒入西门虎面壁之室,接着是张靖登场。
办完这事,张靖等人便隐在附近观察,后来见淳于清失魂落魄地从村中赶往密地,与温播两人联手,借淳于清神志不清之际,于半路突袭,击昏淳于清,掳回水军军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