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09章 验血竟血脉相连?!

张靖愣了半天,虽想不通此中道理,但心中也是好奇,便随众女回到正殿。太史情出去一趟,不久捧着一个洁白的瓷碗回来,碗内是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,张靖用手试了试,不像平常可以饮用的水,问道:“碗中是何物?”
荀熙倩道:“已与东方家族、欧阳家族会合,正在赶往枯荣山的路上。”
张靖眉头微皱,道:“诸葛家族现在何处?”
张靖索性将当初姜述之语转述痛快,道:“当初父皇只是小声嘀咕,说什么司马晋、杨隋、李唐、朱明,其中缺了一个赵宋,还说应有两个蛮夷神仆。”见太史柔等皆望着自己,张靖连忙摆手,道:“别问我,我也不明白,只是原话转述。”
太史柔来到院中,将此物交给张靖。张靖打开薄袋,拿出来一看,见是六张小画,立体感十分强烈,所画物品奇形怪状,从来没有见过。
张靖笑道:“十二家族自相残杀,实力将会大损,说不定不用火枪和*图*书军建功,父皇交办的任务就能完成。”
太史柔三女听张靖说到这里,皆抬眼去看妙儒,妙儒点了点头,道:“与我们家秘藏典籍所载十分接近。”
转眼间熙倩便一丝不挂,眼神迷茫地看着张靖,红唇不断吐出诱人的呻吟,身体配合着张靖的爱抚扭动着,身体里面那种感觉令熙倩欲罢不能。
妙儒眼中似乎冒出小星星,道:“你父皇太神了,当初服侍你父皇的神仆,共有十一神仆,典籍上只记载八位,我们历代研究,也寻不出三人是谁,想不到皇帝竟然连这个也知道。”
沿着花园转到前殿,左边厢房是供奉神将的神殿,张靖看着神将雕像,忽然发觉有些面熟,围着神将左看右看,忽道:“怎与父皇有些相似?只是雕像年纪大些。”
张靖抱住熙倩,吻向她的樱唇,熟练地用舌头挑开牙关,成功地进入到里面,交缠着柔嫩的香舌,双手也不断地隔着衣服在熙倩背上和图书游动,让熙倩产生一种无比舒服的感觉,身体开始变得燥热起来。
太史琅喃喃说道:“看来应是祖先转世,我等还是前去晋见一次才是。”
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太史情和太史琅目露惊讶之意。太史柔这里拉开妙儒,道:“别闹,先听皇子讲完。”
众女听闻张靖之言,内心更是疑窦丛生,当先引路,走到殿后一个防守森严之处。太史柔让妙儒等人在院中陪着张靖,走进一间暗室,只身通过一段暗道,里面有一间很小的密室,层层共有六七道机关,费了半天时间打开。太史柔从中取出一件用透明薄袋密封的文件,纸张极小,大约一巴掌方圆。
妙儒想了一会,忽道:“皇帝若是神将转世,皇子是否与我们同一血脉?”
太史柔也咬破手指,滴入一滴血,此时异相发生,两滴血似乎通灵一般,慢慢靠拢,最后凝成一团。张靖不明此理,殿中诸女却是又惊又喜,惊的是皇家和-图-书既是一脉所出,与神将定然大有关联,喜的是若是皇帝解开谜团,传说中的神将转世一说便会灵验。
张靖与诸妻行房皆修习《天地和合》道法,练功已经成为行房的代名词,熙倩脸色一红,道:“在人家地盘上,也这般胡闹,传将出去,对名声不好。”
张靖接着说道:“神将所持奇形武器,可以用作近战,用刀尖伤敌,也可以用于远战,发射火器伤人。”
张靖匆匆洗涮完毕,道:“倩儿,我们一同练功。”
太史柔忽道:“族中曾有诫言,若能解开谜团,就是神将转世或是新神将降世。请四皇子移步,跟随我们走一趟。”
张靖见众女望着自己,意思想让自己接着解释,连忙摇手道:“你们不用看我,我也不知按键、激光是什么,只不过复述父皇之言罢了。”
张靖交待太史柔几句,让她寻找族中善画之人,复制那六张古画。然后疑窦满腹,怀着心事回到室内,荀熙倩迎上前来,和图书道:“晚饭时接到密报,淳于家族已经击垮公孙家族,公孙家族损失损重,逃得性命者只余数十。淳于家主力已经连夜南下,准备进攻皇甫家族。”
妙儒忽然上前,拉着太史柔的胳膊,道:“族长,我求你让我去趟京城,我要见一见皇帝陛下,从古至今,没有任何人能够理解我家典籍的秘密,或许只有皇帝知道,或许皇帝本来就是神将转世。”
太史琅闻言触起灵感,道:“只须验血之法,即可验明。”
熙倩说完,忍不住回头看了张靖一眼,没想到才看一眼,就让熙倩心跳加速,整个人变得怪怪的,视线也难以离开张靖。张靖起身,慢慢走近熙倩,随着距离越来越短,熙倩感觉张靖对她的吸引力越大越大,甚至在张靖站在身前时,熙倩有种逆推张靖的冲动。
张靖将荀熙倩抱到榻下,一边吻着白嫩的脸颊,一边脱去熙倩的衣物。白嫩的肌肤在碰触下变成粉红颜色,熙倩的意识变得模糊不清和-图-书,只觉得全身发热发烫,难受得不得了,只有被爱抚的地方感觉没那么难受,一种舒服的感觉蔓延全身。
张靖见妙儒不再说话,又说道:“那个剑柄并非无剑,使用时按住那个红色按键,自有剑身显现,称为激光剑。”
皇家与十二家族血脉相通,张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,但看到诸女向往的眼神,又不好当即拒绝,从指间挤出一滴鲜血滴落碗中。血滴于水中很快就会融合分散,但是滴入这种液体之中,却凝而不散。
张靖拿在手中看了一会,摇头苦笑道:“此物我也不懂,或许父皇识得这些事物。”
听见熙倩的呻吟,张靖立刻转移阵地。熙倩大声地呻吟起来,酥麻的快感有如电流一般通过全身。熙倩沉浸在这莫名快感之中,不断地扭腰抬臀,下意识地抱住张靖,紧紧贴在张靖身上。
太史柔答道:“此乃按照秘法制成,证明是否同脉,十分有效。皇子只须一滴血滴入,是否与我们同脉,一看便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