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10章 夏侯家遭受围攻!

行到半路,猛然看见前方出现黑压压的影子,定睛看时,正是三大家高手在此拦住去路,夏侯族人见势不妙,弃了水桶,待要撤退时,三大家高手同时显身。夏侯族人人单力薄,很快被灭个净光。
张靖前戏完成,熙倩舒服地不由哼出声来,玉体不自觉地扭动起来。张靖开始加速,将近日积攒的心火通通发泄出来。
两家高手人数占有绝对优势,一阵猛攻,杀散夏侯家族高手,救了东方家族众人。这次吃了大亏,三家不敢大意,先行休整一会,重新调整进攻方案,然后合力杀向夏侯家老巢。
诸葛安略想一下,道:“一计毒药难寻,即使寻得到,一来一出耗时太长。二计太缓,也不合适,唯有三计可行,但是附近水源丰富,可取水之处太多,确定对方取水之处最难。”
胡兰有了思路,回营去找诸葛安,道:“我观夏侯山庄地势险要,能够同时攻击的地方面积太小,人数优势发挥不出来。和*图*书庄中草木不多,火攻也无施展之地。只有水源是个破绽,水源从北山流经山庄,因是活水,山庄并未防备之意。有三计可行,其一投毒水中,因为是活水,药物需要量很大;其二弄些牲畜尸体投入溪水,日久可生瘟役,但是用日较长;其三是截断溪水,引诱夏侯家出城争夺水源,然后埋伏取胜。”
东华真人留给张靖的《天地和合》心法,融合道法内功之外,还涵盖各种手法和技巧,是自古至今双修秘法的大成之作。在爱抚交合时,配合功法运行,阴阳之气互补,真气若同受过淬炼一般,法力得以迅速提升。两人合籍双修,持久耐战,阳阳互补时会发出神秘的玄光,同时产生一种奇妙的附着力,令两人感受到无可比拟的快感。
胡兰想了想,道:“这个不难,只须在其余水源放上动物尸体,夏侯家见水源已被污染,必不敢用,只留营旁溪水上游,一来供我们饮用,二和_图_书来可以设伏。”
十二家族已经演变成两大派,一派以淳于家族为首,高堂家族与夏侯家族为辅;另一派以诸葛家族为首,联合公孙、西门、皇甫、东方、欧阳、上官、令狐形成八家联盟。势力仅弱于淳于家族的太史家族,两不相帮,时至今日也未公开宣布立场。
诸葛、东方、欧阳三家高手,全身披挂,皆配备马匹,又有张靖转来的过关手令,行军速度很快。赶到枯荣山下时,被严密设防的夏候家斥候发现踪迹,夏侯家族族长夏侯子委亲自带人设伏,与身为前锋的东方家族,在鹰潭涧下一阵乱战。
夏侯家族见对方在水源处放了动物尸体,担心引起疫病,不敢饮用,派人去附近取水,又见水源皆被污染,果然如胡兰猜想一样,眼光瞄向未曾污染的小溪上游。
清晨的阳光刚刚照亮东方,通红的太阳刚露出一角,远方传来如闷雷般的震荡。伏在地上的探子疾快地跃上马背,向www.hetushu.com浮来山方向疾驰。
夏侯家族依托地势,以巨石、擂木大量伤敌,东方家族高手虽然着甲,但是面对突然涌出的滚石巨木,也没有很好的对付手段,只能从一侧强攻。后续赶来的诸葛家和欧阳家高手,见前方有埋伏,刚要入谷接应,被张靖派人相助的军官胡兰拦住,让他们从两侧直接进攻埋伏之人。
入夜,夏侯山庄庄门悄然打开,数十人皆带着水桶诸物,不敢点燃火把,摸黑来到小溪上游,先是捧水大喝一通,继而取水回庄。
淳于家族的两大同盟高堂家族和夏侯家族,主力皆丧,两族残余高手皆不到五十人,所幸家眷未失,假以时日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。
枯荣山不是座名山,外表并不显眼,也没有什么知名典故流传。深山老林之中,却有一处盆地与众不同,气候温润,山清水秀,灵气十足,夏侯家族便在此地隐居。
道法不自觉地开始运转,两人的身体激烈碰撞之时,不时有和图书白光闪现,熙倩不自觉地喃喃出声,继续大声呻吟,最终自己都不知嘶喊些什么。
平常运行心法的时候,并不会有任何异象,但久而久之,却会散发吸引女子的独特气质。张靖没有注意到,他的需求正在慢慢地增加。《天地和合》是精神修练的法诀,随着功力增加,双修者也在无意识中,精神慢慢契合,彼此之间情感交融。
夏侯家自从得了淳于家急报,早将老弱病残撤去山庄,皆到附近县城安置,又在沿途要道设了不少陷阱。三家实战经验不足,若非胡兰在旁指点,一路之上损折将会增加不少。
浑身难耐的熙倩此时已经意乱情迷,不由呼道:“啊……不行了……飞……飞了!”张靖并没有因此停止,继续疾快的活动。熙倩感觉被快感淹没,那股莫大的冲击力,似乎要将身体击成碎片。
连续两个晚上,夏侯家取水族人皆遭伏击,损失百余人,加上之前伤亡人数,高手数量已失半数,夏侯子委见庄中饮和图书水将尽,无奈之下只得弃了老巢,连夜往山林撤退。
泰山东南有座山名叫浮来山,距离泰山主峰不远,山林幽深,人迹罕至,令狐家族便隐居在此山深处。从西北方官道进山,只有一条小路,可过人马,但是车驾不能行。
山路险峻,又要防备陷阱,三家高手武艺再高,也得小心翼翼,足足行了三天,才望见夏侯山庄的影子。三大家见夏侯家防备森严,并未强攻,只在夏侯山庄南侧平地,依水扎营,商议进攻方案。
不料此举又被胡兰算定,路上设了埋伏,一战之下,夏侯家族损失惨重,族人拼命杀出一条血路,待到天亮,夏侯子委察看身边子弟,只余三十余人,长叹一声,前去寻找族中提前撤离之人。
胡兰围着夏侯山庄转了一圈,见山庄借助地势而建,可以进攻之处很窄,人数优势发挥不出来;又登高下望,见山庄内皆是石墙草顶,火攻之策难行;忽然看见水源从北方山间流下,然后穿庄而过,汇入庄南小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