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18章 上古神将是姜述?

此时飞艇缓缓降落,两位老道一左一右,跟随披甲者下艇。披甲者走到张靖面前,背过身来,张靖从后面为他解下甲衣扣子,除下头盔,又帮着戴上皇冠。披甲者正是姜述,乘坐新制成的飞艇赶来,两位老道正是于吉和左慈。
西门家族交上“火”字古玉,然后淳于家族交上“车”字古玉。张靖依前展示一遍,取出第三幅古画,道:“此画迹底是轮船,请将两块遗物交上。”
姜述并未避人,当众脱下盔甲,换上皇袍。此时太史家族众人一齐忙活,将前方案几撤下,揭开黄幔,却是一张龙椅。姜述在龙椅上坐定,朗声说道:“你等都起来。”
令狐家族、上官家族取出遗物看时,正是“导”和“弹”两个字。
正在大家猜测为何摆两张主案时,此时一行人簇拥着一位蒙着面纱的少女上前,众人虽不认识,但都猜出应是太史族长太史柔。两位少妇紧随太史柔身后,众人有认识者呼出名字,www.hetushu•com正是太史情和太史琅。三女走到前方主位,却未在主案后就座,皆在副案后坐下。
夏侯家族、皇甫家族交上两块镶有“手”和“机”的古玉。张靖取出第五幅古画,道:“此画谜底是电脑,请将遗物交上。”
三女刚刚落座,十余名琅琊宫道士簇拥两位青年入场,两人身材相貌有几分相像,但是特点却不相同,为首者表情温和,双眼有股邪魅的魔力,气质与众不同;另一位青年长相英俊,表情严肃,目光十分严峻,令人望而生畏。两人不理众人诧异的目光,径直走到主案前分别坐下。坐在左案者是四皇子张靖,坐在右案者并非六皇子董名,而是八皇子姜威。
姜述内外双修,说话时用上法力,众人离得远的,也能清晰地听到。众人闻令起身,只听姜述道:“来人,验血。”
张靖打量一下天色,站起来走到案前,行了一个团揖,高声说道:“我自我介和*图*书绍一下,我姓张名靖,是当今陛下四子,自小出宗继祀外祖父,所以姓张。”然后指着姜威,道:“这是我八弟姜威。”
十二家族在场众人见了这般神迹,控制不住内心激动,全都拜倒在地。张靖、姜威包括在场官兵也同时下拜。
飞艇越来越近,众人仔细再看,只见为首者头戴透明面罩的盔甲,左手提着一支上了刺刀的火枪,腰间悬着一个剑柄,与诸家供奉的神将画像几乎一模一样。
诸葛家族先行交上遗物,是一块类似古玉的物体,浑身透明,中间镶着一字,正是一个繁体“飞”字;接着高堂家族也送上一块古玉,上面之字正是“艇”字。
公孙家族交上一块“轮”字古玉,太史家族交上一块“船”字古玉。张靖又取出第四幅古画,道:“此画谜底是手机,请将这两块古玉交上。”
妙儒先从右侧开始,诸葛星先滴血入内,血液很快聚合,继而是公孙胜、皇甫兴、欧阳春、令狐m•hetushu.com计、西门威、上官鸿、东方胜、高堂兴、夏侯子委,诸人血脉皆很快融合其中。最后到了淳于越时,淳于越颤抖着手指,将血滴于液体内,见血液虽然融合,但是融合速度极慢。
东方家族、欧阳家族交上“电”字和“脑”字古玉。张靖拿出最后一幅古画,道:“最后这幅古画,谜底是导弹。”
姜威闻言起身,行了一个团揖,并未说话,继而坐下。张靖接着说道:“今日请大家来,是有人已经解开太史家族留存至今的六张前古古画。诸族想必已经依约带来家族遗物,到时只需对应谜底,便可验证我所言真假。”
淳于越此时满头大汗,扑腾跪在地上,请罪道:“儿孙不孝,擅自改了族规,即使嫡系血脉也已不纯正,请赐我等违反族规之罪。”
张靖手持第一幅古画,向众人显示一遍,道:“诸家族中肯定存有仿画,可以验证一下真伪,这是第一幅古画,谜底是飞艇或叫气艇。诸位对和_图_书照一下,若是家传遗物有其中之字者,请上前交纳遗物。”
十一家族长已经到齐,皆在打量太史家族布置的主位,前方并排摆着两张案几,后面摆着三张副案,左右设有两张侧案。侧案上坐着两位少女,手中持有纸笔,应是太史家安排的记录人员。在副案后面摆着一物,体积甚大,上面遮着黄幔,猜不出是何物。
姜述冷哼一声,道:“神将当年离开之时,曾让你等严格遵守祖规,淳于家为了一己之私,修改祖规,致使血脉不纯,族人身上充满暴虐之气,若非老四偶尔发现此事,你等现在已经族灭身亡。你等没在官府登记,并非大齐百姓,为你杀害者皆是你的同脉血亲。我今日前来,并非定要治你等之罪,但是因此血流成河,即使我想赦免你等死罪,诸家可能答应?”
众目睽睽之下,古玉又做不得假,众人暂且放下仇恨,又是好奇又是激动。张靖往北方一指,道:“大齐第一艘飞艇,马上将要升空,和-图-书请大家看看此物与古画有无区别?”
张靖走了一圈,向大家展示一遍,道:“诸位有异议吗?”环视一圈,见众人没有发言者,张靖又取出第二幅古画,道:“这幅古画的谜底是火车,请持有这两字的家族将遗物交上来。”
妙儒捧上一个大碗,里面盛着一种透明物质,姜述咬破中指,滴了一滴血下去。妙儒又捧到张靖、姜威面前,两人也各滴一滴血进去,只见三滴血很快融合,并不漂散,浓浓地停在液体中央。
众人视角最佳时,为首者手执剑柄左右挥动,只见剑光一闪即现,一柄闪闪发光的黄色宝剑忽然生成,继而色变七彩,不停变幻七种颜色。
大家循指看时,只见北方一艘飞艇缓缓升空,外观与画上模样几乎一模一样,只是天空背景不同而已。到了这个时候,十二家族何人能不心服?飞艇越行越近,众人看清气艇上站着五人,为首一人披着盔甲,两名须发苍白的老道卫护左右,还有两名技师正在操控气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