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21章 阅军威慑新降人!

三人又是吓了一跳,太史琅异道:“月亮距离如此遥远,如何能看得清楚?”
张靖是合魂者,心境比得过他的少之又少,十七岁的太史柔心境怎能超过他?张靖不服气地说道:“那可不一定。”说完,转向太史柔,跃跃欲试,道:“相传太史家族自成一脉,能否演示一番,让我开开眼界?”
太史柔问道:“当年令堂住在这里?”
太史柔想了一会,忽然问道:“你外祖父以后并未用上,这不是说陛下预言不准吗?”
淳于越一愣,道:“钢铁如何能浮在水上?”
太史柔点头道:“只是这数千火枪兵,正面对战,也非十二家族所能应对。”说到这里,太史柔想起一事,道:“陛下武功道法厉害吗?”
说罢纤手挥动,袖中竟然飘出一条彩带,日光下看去,五颜六色,搭配适宜,似乎带有一股神秘的魔性,注意力不自觉已被吸引住。
张靖听了更是不服,道:“众生妙相?名字就很吸引人,俗话说心法如人www•hetushu•com,我更想欣赏一二。”
姜述笑道:“若是再发展几年,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也能看清楚。”
太史柔就这个起手式入手,在树荫下翩翩起舞,只见彩带时而卷曲,时而笔直,长长的彩带收发由心,犹如手臂一般。太史柔越舞越快,长长的彩带在空中飞舞,四周满是彩带遗影,七彩颜色在日光下晃人眼睛,再看舞中的太史柔朦朦胧胧,如同天边的仙女,每一个美丽的旋转,每一个优雅的转身,都透着与众不同的韵致。阳光、美人、树荫、热舞,组成一幅优雅动人的美丽画面。与其说是一门道法绝技,不如说是诱人心魄的魔女之舞。
姜述笑道:“这是礼炮,是水军欢迎客人的一种方式,只是声音大些,没有什么威力。”
太史妙儒在旁问道:“陛下由一郡太守征平天下,打遍周边胡族无对手,难道从没打过败仗?”
未等太史柔回答,妙儒抢着答道:“族长的众生妙相http://www.hetushu.com功法能练成者寥寥无儿,能抵挡者更少,传说此功施展开来,神仙也把持不住,四皇子又不是神仙,到时败下阵来,可别怪族长不给你面子。”
张靖道:“我所学浅薄,心境还算可以,道法武艺不行。”
岛上种满各种花树,时间已经不短,均长得叶繁枝茂。张靖望着这无边的美色,触起亲情,长叹一口气,道:“这岛上花树,有不少是母妃当年亲手栽种的。”
姜述指着张靖所乘的指挥舰,道:“美洲水军要远航,你们所见这些战船,外壳皆是铁制,演习完毕,待会就会靠岸,你们可以仔细观察一下。”
姜述兴致勃勃看完战船演习,又来到校场上视察火枪兵。火枪兵一直由周树、刘开负责训练,采用三段连击法,士兵排成方阵,一排伏下、一排蹲下、一排站立,子弹十分密集,训练用的疯牛,一路向这边疾冲,前进三四十步,便会被射得满身弹眼。
张靖摇头道:“父皇如今练到什和*图*书么境界,我委实不知,但我知道琅琊宫诸人,除了南华真人,无一人是我父亲对手。”
太史柔笑道:“四皇子是正人君子,想必看看也无妨。”
妙儒斜眼看着张靖,一副不相信的样子,道:“心境?估计比不上我们族长。”
御船靠岸不久,姜述并未下船,示意水军演练开始。只见一声令下,美洲水军战船疾驰出港,在远海摆开阵式,演习正式开始。淳于越、太史琅和太史柔眼光即使再好,模模糊糊也看不清楚。姜述做个手势,女卫给三人递上望远镜,三人从望远镜中一看,不由吓了一跳,远海上的战船似乎猛然拉近一般,就连船上兵将的表情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太史妙儒忽然插上一句,道:“四皇子,你的武艺如何?”
淳于越看到这里,不由傻了眼,这才知晓火器的威力,果然如姜述所言,即使武功再高,也很难躲过连续不断发射的火枪。即使手持铁盾上前,但有对付盾兵的迫击炮配合,数十门炮密集射击,武功www.hetushu.com再高最终也会丧命。
淳于越疑惑地说道:“这是传说中的千里眼吧。”
张靖长叹一口气,道:“当年父皇还是青州牧,我外祖父是黄巾军领袖,两人表面是敌人,暗里是同盟。父皇与外祖父议事时,言外祖父必败,让他提前准备退路,将此岛送给外祖父,若是黄巾军失败,残部及其家小皆可在此安置。外祖父便让母亲带着五百亲兵,在岛上建设房屋,栽种花木,建造港口,才有了今天这个模样。”
送走姜述,太史柔、太史妙儒留在岛上,等待族人赶来。两女自小未出过山,这次见了大海、战船、火炮、火枪,诸般事物感觉都很新鲜。张靖手下有人料理事务,显得十分清闲,陪着两女在岛上转悠。
姜述摇头道:“这只是望远镜,真正的千里眼在国学研究院,月亮上的大体地貌也能看清楚。”
张靖摆了摆手,笑道:“没有,不仅父亲没有打过败仗,大齐立军以来就没打过败仗。当然,只是说大规模战役。父皇历来谋定hetushu.com而后动,一旦发动,对手根本无法反抗。好像这次对付你们十二家族,若非我碰巧遇上,发展下去十二家族肯定下场不妙。”
姜述在岛上停留一宿,与水军将校分别谈话,了解训练诸项军务,离开时拍着张靖肩头,道:“不错,未来你兄弟姐妹的封地,就交给你了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当年黄巾军与旧朝交战,已经处于明显劣势,之所以没有失败,一来因为旧朝发生内乱,二来外祖父病故,将黄巾军交给我父母管理。父皇文治武功,天下无人能比,外祖父若是不亡,久后必为朝廷所灭。因此不能说父皇预言不准,而是内乱生得是个时候,外祖父交给父母时也是时候。”
此时只听炮声响起,虽然隔得很远,依然震得耳朵发麻。姜述举起望远镜细看,见两方战船正在争夺上风头,排列布置十分妥当,彼此配合默契,已有些近代海军的影子,满意地说道:“若是蒸汽机研究出来,很快会生产出铁壳船,到时水军远航十分简单,真正称得是海军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