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25章 与太史柔论修道!

太史柔听得目瞪口呆,得道升天?自上古开始至今,太史家族研究成仙道门者无数,但是只留下一些心得,最终却没有修炼成功者,成仙就是近乎神话的传说。太史柔道:“我听你所言天地和合的理论,与我修炼的众生妙相有相似之处,莫非皆是修仙的道法不成?”
张靖想了想,道:“我研究这两类道法,空是纯阴或是纯阳,色是阴阳相融,无论是何种形式,或由空入手,以空证色,或由色入手,以色证空,皆可练至化境,到了超脱色与空的境界,不是得道距离得道也不远了。”
太史柔见张靖调笑她,心中有些气恼,道:“你就是个色鬼,算是我看错你了。”
张靖点了点头,道:“父皇曾经说过,东方修仙之道类似,无论是诸子百家还是上古门派,皆属一源,道法流传至今,皆有不传之秘,只需潜心研究,皆可修成大道。”
张靖道:“我与父皇说起得道之路,父皇曾说是武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学宗师巨匠的终极归宿,凡是道法修炼到极至,皆可得道,只是缺少最后的法门罢了。人性本是混沌一片,出生之后便分阴阳两仪,两仪而生四像,乃至分化出五行八卦,世间七情六欲因此而生,人生便是不断耗散生命力的过程,普通人不断耗散,最终走向灭亡。要想得道,要阻止或减缓生命力的耗散,尽可能多的屯积精神力,最终脱茧化蝶,羽化成仙。《天地和合》有云:‘天为阳,地为阴,阴阳相合,精神中和,屯精于丹田,精化为神,练神于前额,阴阳颠倒,颠倒阴阳,聚神为形,蕴神而养,功成可以跳出五行以外’,只有将积聚于丹田的气化为神,练出神婴即是升道之初,即使不能升仙,也离地仙不远了。按我理解的道法,只要将该消耗的部分生命力转化为神,足够羽化成仙。”
张靖所言很有道理,但与少女梦想的爱情和图书差异不小,未等张靖说完,太史柔便道:“说你是个色鬼,双修是双修,爱情是爱情,怎能搞在一起?从明天开始,你开始追我,直至我答应嫁给你为止。”
张靖拿起茶壶倒了杯水,吮了一口,道:“父皇曾言,不同人种族神不同,皆有秘法可以修炼成仙。波斯萨珊之光明教,西方白夷之诸教派,各有修炼道门,只是相距甚远,彼此并不了解。”
张靖笑道:“想要得道升仙,会有不同的际遇,比较恩师教授的道法,参照琅琊宫的道法,我认为天地和合虽然对阵没有威力,却是距离修仙得道最近的法门之一。琅琊宫道法讲究戒色戒欲,虽然形式背道而驰,实则归途一样,最终结果还是强化气神,灵魂出窍脱体,最后得道升天。”
南宫风不由开口问道:“墨门也有道法传下,修成也可成仙?”
南宫风听出张靖病语,道:“修仙一脉除了大齐人,还有其它门派?”
m•hetushu.com姜述坐飞艇露面,十二家族皆打心底臣服,即使吃了大亏的淳于家和西门家,也不敢心生怨言。十二家族实力大损是一方面,重要的是姜述大展神通,从天而降,对十二家族上古遗物如数家珍,熟悉异常,解开了十二家族预言,又经过滴血认亲,骨子里对姜述畏服有加。
太史柔听到这里,如同醍醐灌顶,境界瞬间提升不少,但仍有许多疑问,如入云雾之中,越想越不清晰。往常只以为张靖身份高贵,文武双修,是位不可多见的青年才俊,这时才知张靖于道法的理解,并不差于族中专研道法的长老,但先前想寻张靖不是,现在却不好开口询问。
太史柔沉思一会,道:“族中道法也有讲究戒色戒欲的,的确有独到之处。”
太史柔见张靖又拐到道法上,想了一会,道:“道法奥妙怎会与爱情有关?”
张靖身为皇子,又是一军主将,知道不少隐密,将茶水一饮而尽,才道:“前期父皇便调hetushu.com集高手,有清剿光明教高手的意思,顾忌十二家族,因此一直没有动作。现在证明十二家族皆是父皇一脉,不仅不会造成威胁,反而成为父皇臂助,这次高手西进,不仅仅清除光明教高手,便是其余诸教派的高手,估计也将大祸临门。父皇想到一统宇内,政治军事只是其中一部分,控制江湖和宗教门派也同样重要。”
张靖见势不妙,道:“爱情就是你追我躲,在分分合合中体验滋味,你修练众生妙相,难道不知其中的奥妙?”
张靖正色道:“我修习的天地和合道法,便是激发内在的色心,以此为基点,探寻和完善心境修炼之道,辅以种种方便法门和技巧,以鼎炉双修为阶梯,最终达到无上境界。众生妙相与天地相合功法相似,只要激发内在本心,两情相悦,合体双修,精神力也如鱼水交融,那便是爱情滋味。”
张靖还未说完,南宫风便捧腹大笑,张靖见太史柔俏脸变色,连忙换个话题,道:“其实http://www.hetushu.com众生妙相练得功成,也能升天得道。”
这次征召高手西进,姜述计划一变再变,从最初的配合大军行动,到如今清除异教和西方门派高手,清理范围很广,情报部门列出的定点清除对象达到上千人之多。因为计划变更,原定跟随张靖东征的十二家族青壮全部西进,只留太史家族随军。在京的太史族人和留守太史仙宫的族人,也召调一半过去。显然西方宗教和江湖门派的势力不少,姜述感觉有不小威胁,所以十分重视。
南宫风点头道:“怪不得最近朝廷征召各门派西上,定是朝廷攻打波斯萨珊,光明教在后生事,这才派高手过去相助。”
见太史柔雌威大发,眼光不善,张靖立马举手投降,道:“好,就依你之言。”转着对南宫风道:“风儿,自明天开始,晨练前你提醒我一下,让柔儿在前面跑,我在后面追。”
太史柔不习惯张靖言语的跳跃,还未来得及发脾气,好奇心又被勾起,道:“得道?如何能够得道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