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27章 军中迎娶太史柔!

原因可能出在太史柔修炼的道法上,众生妙相道法十分独特,能够诱发人的色心,但是施法者本身并非荡妇淫娃,外表看来十分端庄稳重。自小在青灯山影下苦修,又是太史家族族长,太史柔拥有甚于世俗女性特有的矜持。
总有一股邪魅的眼神,时而露出几分欣赏和迷醉,其中还有一股火焰般的火热,灼人的眼神让用余光偷看的太史柔,不由赧然欲要避开,双颊没来由地又红又热,这要怪那狂热灼人的眼神!
其余来客不是很多,但是份量不轻,皆是十二家族为首者,皆送来不菲的贺礼。淳于家族隐居在冀州,距离黄巾岛最近,此次也派了十余人前来祝贺。
张靖并非喜好排场之人,如此便觉得头大如斗,所幸是在军中,诸事不须他料理。但是即使如此,与来客都要亲切交谈,晚宴时敬酒都要到位,进洞房的时候,张靖与太史柔均感觉十分疲劳。
对于十二家族,尤其是太史www•hetushu.com家族来讲,这件事情却是大事,虽然事出苍促,准备不足,但是洛阳、太史仙宫距离黄巾岛并不很远,太史情和太史琅带来的两波族人,合计共有上百人。
清雅如仙配上芳心怯怯,太史柔害羞地闭上美眸,不安地别过螓首,轻轻闭上美眸,芳心恼恨为什么在张靖注视下,总是脸红耳赤,一点定力也无。
贺客之中还有一人十分特殊,是北洋水军主将太史慈。太史慈身为姜述心腹,即使张靖是最有权势的皇子,也没有刻意结交的道理。直到与太史慈密谈时,张靖才明白其中缘故,原来太史慈也是源自太史家族,祖先爱上一位汉女,出籍来到东莱落户。太史慈此次来贺,并非看重张靖的皇子身份,而是为了太史家族而来。
太史柔却不知张靖的烦恼,此时正沉浸在难以描述的幸福中,她眼无焦距地盯着榻上绣着的龙凤,余光却在打量着陪伴一和图书生的夫君。张靖个头不是很高,平时看起来稍显瘦弱,脱下外衣再看,却又十分强壮,浑身充满阳刚之气,那双眼睛最是让人难忘,眼神中不时透出一股邪魅,令人不由自主地想投入他的怀抱。
此时的张靖,除了姜述以外,已经无人可以将他压制,即使他领兵东征,也无人敢无事生非,打压他这一系文武官员。实际上张靖权谋之道运用得很熟练,除了已经掌握的力量,对于敏感部门敬而远之。情报部门、军事研究部门、军工生产基地、驽炮营等单位,即使有人前来投奔,张靖也会明言拒绝,因为他很清楚姜述的底限,这便是常人很难把握的度。
黄巾岛并无宫室,所建皆是普通房屋,新房只是张靖原先的居处改造而成。新房里的床榻却很奢华,从东莱府第专门运来,一袭粉红透明的巨大纱幔垂泻而下,配上柔软洁白的宽阔床褥,让人不由生出一种荡人心魄的春意。新房http://m.hetushu.com内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,加上太史柔撩人的淡雅体香,屋内显得春意盎然。
太史慈虽然没有流露出归宗的念头,但太史慈对太史柔等人的尊敬,却让张靖生出另一番念头。太史慈源出太史家族,诸葛亮、皇甫嵩、夏侯渊、曹操、公孙瓒、高堂隆、淳于琼等,是否同样出自十二家族?若是这些人认族归宗,十二家族实力将会暴涨,甚至会比世家的力量还要可怕。
张靖没有时间深思这些问题,因为他是这场婚礼的主角。虽然婚礼仪式一切从简,但是婚宴安排得很精美,厨师皆从东莱请来,酒茶十分高档。张靖身份尊贵,太史柔又是十二家族首领,参与婚礼的诸人皆放不开,整场婚宴并不是很热闹。
眼见圣洁如仙的绝色丽人玉靥晕红,尽现娇羞美态,张靖不由心儿狂跳。太史柔也在暗自心惊,自小苦修的定力如灰飞烟灭,仅仅是那眼神就令她芳心赧然。
从皇家角http://m.hetushu.com度来讲,张靖迎娶一名平妻,并不足以兴师动众,后天又要引兵东征,圣旨说婚礼一切从简,除了姜威、董名两位皇子,皇族并未有他人前来。皇家的聘礼和张宁的馈赠,皆已送至太史山庄,在这种特殊情况下,这场婚礼注定来客不多。
张靖自从出仕以来,所作所为很对姜述脾性,知进退,有谋略,不揽权,处事以公心,对兄弟姐妹友爱,这次与太史柔私订终身,给了皇族插手十二家族的机会,种种机缘巧合,导致张靖坐享其成,成为话语权最重的皇子。
张靖如今的位置十分巧妙,诸皇子背后势力非但不会敌视,只会争相拉拢,最终往往会成为冲突的调解者。在这种有利的背景下,张靖在朝堂上的势力,经过逐年累积,到了新皇即位的时候,将发展成为庞然大物。
张靖对太史柔感觉很不一般,按理说张靖诸位妻子都很漂亮,王熙儿、公孙红叶都可以称为国色,但是初见太史柔之时,彼www•hetushu•com时她还带着面帘,便让张靖没来由地心跳加速。虽说如今太史柔已经嫁给他为妻,娇躯横陈在眼前,任他欲所欲为,一种不可亵渎的感受还是油然而生。
是那晶莹剔透的玉肤,端庄却又娇媚的丽容,还是纤长健美的身材?王熙儿、熙倩、菲羽、凤舞皆可说是冰肌玉骨的美女,张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,昨夜还与王熙儿双修练功,交融了整整一个时辰。张靖总觉得眼前这位绝美丽人,有一种不同于其他美女的气质,集圣洁高贵、典雅端庄于一身,还揉合着东方美女特有的温婉娇柔的妩媚风情。
张靖动手为太史柔除下衣物,只见佳人玉肌雪肤、幽谷峰峦玲珑浮凸,纤腰下芳草萋萋若隐若现,芳心怯怯下俏脸娇羞万分。真是“温泉水滑洗凝脂,侍儿扶起娇无力”。
这种感觉毫无道理,张靖也在扪心自问,因为太史柔犹如洛神出水、飘然欲仙吗?张靖暗自摇头,若是仅仅因为美丽动人,还不至于让高贵的皇子如此心动神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