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35章 交州是蒯家主场?!

冯划就是方才被张靖击伤者,现在医馆治病未归,马六表情难堪,欲言又止。
蒯炎向黄祖行过礼,寻个空位坐下,对蒯重说道:“老九!听说你与人赌斗,我过来看个热闹。”想是蒯炎已经听说这次冲突由来,回头看了看马六,指着张靖道:“你和冯划都打不过他?”
封博不由一声长笑,喝道:“你虽是女子,但很有种!”
黄祖是黄澄的父亲,菲羽的祖父,回洛阳参加婚礼回来不久,自然认得张靖这位孙女婿。张靖见黄祖望过来,不由苦笑一下,做个手势,让他莫要相认。
“封博!下手别太狠,千万别伤了人。”蒯炎显然没想过蒯重会输,语气透出一份怜悯,其实并非他有菩萨心肠,而是看上了王熙儿,生了谋夺之心。又扭头对蒯重道:“九弟放心,交州是我们蒯家的主场。”
这边王熙儿解下外衣,露出一身红色劲装,更显得线条婀娜。那巨人般的壮汉眼眸一亮,却并非棋逢对www.hetushu•com手的兴奋,而是色眯眯地盯着王熙儿高耸的前胸。
蒯重这边下场之人,将近一米九的身高,膀圆体壮腿长,走路铿锵有力,一脸横肉,霸气外露,双眼有神,让人一见之下先怵三分。
按照大齐赌约规定,双方赌约需有中人,蒯重环视一圈,并无合适人选,指着掌柜道:“你来当这个中人。”
蒯重微微动容,上前行个礼,恭敬地说道:“见过三哥。”张靖当年利用天书对付贾家、蒯家时,对蒯家底细摸得很透,看这男人第一眼,就猜到他的身份,这是蒯良之子蒯炎。蒯炎脸型长相和蒯良十分相似,只是比蒯良年轻许多,气度也迥然不同,显得硬朗许多。蒯炎原在交州衙门担任门下书吏,后来放了一任县令,去年升任南海郡丞。
蒯重此时色迷心窃,以为胜券在握,在人群中环视一圈,寻不见合适人先,抬头望见厅堂内有数人经过,为首一人须发全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白,身体雄壮,认出是交州兵曹驻南海兵营营将黄祖。急忙上前见个礼,拉着黄祖往里就走,道:“正好世叔来此,我与人有个赌约,请世叔做个中人。”
掌柜清楚蒯重背景,暗地里为张靖捏了一把汗,但赌约已立,官兵也已撤到门外,他也有心无力。看看这边只是张靖带着七名女子,蒯重那边却有十数位孔武有力的大汉,掌柜暗叹一口气,让伙计摆上案几座位,招呼众人落座。
黄祖看完赌约,见是以命搏命,又见这边下场者是位魁伟大汉,而那边是位娇弱女子,不由面露疑惑之色,猜不明白张靖是何意思。黄祖却明白一件事,即使张靖这边输了,只要亮出身份,谁敢与他提赌约之事?黄祖当下揣着明白装糊涂,念完赌约,又让下场两人签好生死状,宣布赌斗开始。
黄祖在交州南海多年,自然认识这位恶少,边走边问,走到后院,才弄清是何事。黄祖问蒯http://m•hetushu.com重讨了赌约来看,看到名字是张靖,不由吓了一跳,又仔细看了一遍,不是张靖又是何人?
蒯炎走到场上,似乎成为主导人一般,即使对上黄祖,也只是面上尊重。蒯炎此时目光望着场中,对封博武力甚是放心,又望向王熙儿,眼光顿时充满赤裸裸的占有欲。怔了一会,回过神来,仔细再看王熙儿,感觉她身上似有一股肃杀之气,与寻常武人气质不同。
黄祖旧朝时任江夏太守,史上也是个名人,孙坚就是死在他的手上。刘表献荆州归降时,黄祖被明升暗降,失了实权,后来侄女黄月英嫁给姜述,鞠义建交州兵曹时,被起用为营将,一直驻扎在南海。
蒯重挺起胸膛,不屑地说道:“我是文人,自然不会出手,我派一个手下与你打。”
王熙儿缓缓朝前踏了一步,面色淡然,道:“我习惯用拳头说话!”
黄山带兵守在门外,蒯重出来附耳交代几句,黄山带人先行撤了出去。众人来到后院m•hetushu.com,蒯重带人站在东首,张靖带人站在西首。此时饭时已过,围观人员并不是很多,后院较为宽敞,虽然涌入这许多人,显得并不拥挤。
掌柜往后一缩,忙不迭地摆手道:“我见血就晕,此事万万不行。”
张靖拿来一看,大笔一挥,也签上名字,将一份递给蒯重,道:“此间狭小,就去后院比试。”
张靖又道:“谁打?你?”
两人待要动手,这时外面又涌进一批人,一群神态嚣张的男子鱼贯而入,中央是位三十左右的男子,气势不凡。不少人认得此人,不由心中一窒,暗中为张靖等人担心。
按照普通人的眼光,王熙儿身材纤细,腰身与对面大汉的胳膊差不多粗细,如何能是大汉对手?只有少数内行,从她不丁不八的站姿,以及不慌不忙的神态猜测,王熙儿应是一名内家高手。
张靖指了指王熙儿,脸上露出讥笑的笑容,道:“你的手下不值得我出手,我让我的妻子出战。还有,赌约之前先立文书,免得和_图_书你输掉以后赖账。”
蒯重原先见张靖武功不弱,虽然答应赌约,心中委实感觉不安,如今听说王熙儿下场,猜测一个娇弱女子能有多少本事?心中有了胜算,便招呼掌柜取来纸笔,迅速写完赌约,一式两份,签上名字,递给张靖,扬头说道:“既然如此,便请签上大名。”
封博虽知王熙儿练的是内家拳法,但并不认为她有一战之力,舍不得打死这娇美娘,色眯眯地说道:“待会不敌之时,只要喊叫一声,我会饶你不死。”
那大汉姓封名博,练的是外家功夫,往年欠了蒯家一个人情,这些年一直跟在蒯重左右。蒯重在南海名声响亮,大半是因为封博能打,在南海商业街以一对十,打得当时商业街的老大鬼哭狼嚎,带着三十几名手下当街下跪;接着又挑了南海周家武馆,馆主断了腿,几名教师含羞远离;后来蒯重在鞠义侄子鞠安开的一家妓院闹事,封博单挑鞠家二十几名护卫。蒯重敢与张靖以命搏命,就是依仗封博的超强武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