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45章 有人下毒害皇孙!

姜述冷哼一声,道:“此案虽然很有创意,但是不管幕后人如何掩盖,总有抚去尖埃还原真相的时候。如今京城震动,人心惶惶,一切暂时恢复原状,所有部门外松内紧,抓紧时间侦破此案。神鸟机构、情报司、女卫、亲卫营、虎卫营、刀锋营、南军北军及城内各军,凡有关联者暂时停职。”
御书房内姜述正在大发雷霆,贾诩、郭嘉、程立、齐隶、史阿等站在室内,皆低头不敢言语。刚发生的投毒案件,目标对着张靖诸子而来,不管出于什么理由,都触了姜述的逆鳞。
张雁风风火火地进来,脸上满是笑意,禀报道:“华老为孩子们催吐,孩子们已经醒了,华老说不会留下后遗症。”
突然,梦瑶身子突然紧绷,一口咬在张靖肩上。
齐隶在侧答道:“宫内奶制品都是张世平家商铺供给,但是喂养四皇子家的牛初乳,并非张家供应,与供应儿童福利院奶制品的是一hetushu•com家,是一家热心慈善公益事业的商家,老板姓董名林,是董妃的远支族人,在凉州、西州经营的牧场规模很大。当初福利院资金不足,是征北将军夫人出面做的工作,捐给儿童福利院大批奶制品。后来福利院资金好转,董林也仅收成本价,如今已有五年时间,从未发生过食品安全事件。”
梦瑶蜷成一团缩在张靖怀里,低低的浅哼低唱,不堪如此粗暴,张靖开始放轻动作,细细体会。梦瑶体内又有快感涌来,不由摆动玉臀,浑身颤抖,美眸半闭,不住呻吟。
张靖轻轻抬起梦瑶的双腿,压向她的肩膀,开始施展道法。梦瑶强自压下心头的火热,提起道力迎合。只见两人翻来覆去,梦瑶媚眼如丝、娇喘不已、香汗淋淋,不由发出梦呓般的呻吟。
张雁摇头道:“这事我没问过。”
所谓人是隔代亲,姜述虽是穿越客,但也不能免俗,看hetushu.com着一大五小六个粉雕玉琢的亲孙子,怎舍得皆送给张家?姜述的举动本是人之常情,但在余人眼中可就变了味道,认为姜述有意让张靖归宗。如此一来,原来游离夺储之外的张靖,立时成为最有竞争力的皇子。姜中、姜逆、姜策等皇子的背后势力,也都掉转矛头对准张靖。
张雁道:“孩子除了母乳,还服食牛初乳,华先生初步判断,问题应该出在牛初乳上。”
姜中身为长子,素得姜述所重,因为信奉自由恋爱,大婚拖在诸弟后面,刚刚完婚不久,见姜述痛爱张靖诸子,心生妒意派人加害也有可能。但是甄姜执掌情报事多年,若想加害张靖诸子,怎会策划如此漏洞百出,矛头最终对准自己的一幕?
梦瑶面色苍白,呼吸欲断,几乎不能行功,张靖见状,连忙度气过去,引导梦瑶行功一个周天。两人行功完毕,月亮已上中天,两人只觉神清气爽,感觉http://m.hetushu.com受益匪浅。
姜述问道:“牛初乳那个商家送的?”
姜中是争夺储君最热门的人选,若是依照常人考虑,张靖虽然承祀张角,但皇家族谱却有姜靖这个名字,所生六子也皆列族谱,并未跟随张靖姓张。张宁曾经因为此事找过姜述,姜述答道张靖儿子必多,从中挑选一人继祀即可,自家孙儿何必都姓张?
张靖在海上风流快乐,洛阳宫内却是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刀峰营、女卫、亲卫营、虎卫营同时出动,封锁皇宫周边主要街道,卫尉、延尉、执金吾、司隶校尉把守外围,严格盘查进出人员。文武百官、宫中后妃皆接到严令,未经允许,一律不得外出。
梦瑶体质十分敏感,只有片刻时间,随着她的一声嘶喊,那双玉腿伸得笔直。张靖暂时不动,靠在她耳边道:“瑶儿,你真好!”
甄姜见状,心事顿去,到案几左侧坐下,道:“送奶者名叫董寅,是董林的堂侄和图书,住在平安坊乙一号,一妻两子共是四口。从现场情况判断,董寅应是自杀,但也不排除受人胁迫或他杀后伪造现场,除了死者,其妻子和两子均无踪迹,疑是遭到绑架。”
甄姜进门,便跪下请罪,道:“是臣妾平常疏忽,以致让人有机可乘,方才追查到给靖儿府上送奶者,在其家中发现此人尸体。若是牵连董林,会涉及到董才人和征北将军夫人,征北将军夫人是中儿岳母,此事查到现在,臣妾也有嫌疑。臣妾自请免去情报司相关执事。”
姜述沉吟不语,左丰进门来报:“皇贵妃求见。”
张靖平常为人低调,处事十分油滑,除了因公得罪过少数人,出手反击过对他下手的冯家和甄家,似乎再无其余仇人。室内诸人都是世上智者,知晓此案幕后人能够瞒过情报系统眼线,组织如此精密,计划如此周祥,定非寻常之辈。有能力实施此案者,在大齐境内屈指可数,事情肯定不是表面这般简hetushu•com单,很有可能关乎立储之事。凡是涉及立储的事件,往往关系参与者的身家性命,即使诸人对姜述忠心耿耿,在没有实证以前,也无人敢说出真心话。
姜述念及此处,上前扶起甄姜,温言抚慰道:“孩子有惊无险,姜儿不必如此自责,此事不会如此简单,先坐下一同议事,尽早寻出幕后者。”
董白长子董名现任美洲水军情报官,与张靖关系不错,又承祀董卓,基本没有立储希望,背后又有智者李儒出谋划策,董白母子断然不会参与此事。
室内众人皆出一口长气,姜述心情也平复下来,招呼众人坐下,问道:“华佗先生可曾查出问题出在何处?”
中外古代皇位的争夺,向来是极尽心机,惊心动魄,血雨腥风。姜述熟读史书,最是明白其中厉害,平常十分注重后宫和谐,教育诸子弟恭兄爱,即使如此,近年宫内也连续不少事,从目前情况来看,这是有人开始兴风作浪,立储之事已经迫在眉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