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48章 皇位第一顺位人!

张靖大婚时返回洛阳,就让甄姜感觉到了威胁,后来张靖自请就国,才让甄姜略微放下心来。王诗五女回洛阳生产,初时甄姜并未太在意,获知姜述让张靖这五子也从姜姓,这才恍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甄姜掌握情报司,原本想要拉拢张靖为姜中所用,对张靖底细摸得很透,但在策划对付张靖之时,屡遭失败,接连碰壁,再也不敢动手,现在盘算张靖掌握的实力,不由吓了一跳,心理压力更是大增。
甄姜也是个聪明人,在无人相助的情况下,生生想出这个一石多鸟的办法,通过这次投毒案,催促姜述及早确立储君,并将怀疑对象转嫁到别人身上。若非步练师掌握的神鸟机构发现踪迹,以倒推手段算出此事应是甄姜所为,就连姜述也差一点被蒙骗。
张靖最后一记杀着,就是公然宣布退出皇储竞争,要做一名逍遥王爷,并自请就国,行重耳在外而生之策。果然,张靖在高调警告诸系和*图*书以后,出京没有太长时间,甄姜母子又急不可耐,跳将出来燃起第一把火。有了第一把火,就会有第二把火,能将火烧到张靖身上,同时也能将火烧到别的皇子身上。
甄姜出身巨商甄家,钱财不缺,又掌握情报司,信息通畅,但是甄家有个短板,朝中没有有份量的文武重臣,也没有幕后出谋划策的智者,军中只有征北将军张辽算是自己人,但又远在安州境内,到了关键时刻,竟寻不出可以依仗的臂助。
张靖传承张角的另一个优点就是不贪财,张角出身贫困,最见不得铺张浪费,平时穿着饮食也不讲究。而且很讨厌贪腐,张靖自从出仕以来,薪俸多分给左右,花度皆是张宁私产,跟随他的心腹亲信也不贪腐,遇到大项花费皆来寻张靖,张靖会拿私人财产贴补。其余皇子虽然已经尽量平民化,但是自小长大的环境,让他们不自觉地会追求奢侈,尽管m.hetushu.com奢侈的程度比起旧朝差得很远,但对于望子成龙要求严格的姜述来讲,这个缺点是致命的,因为好奢侈的皇帝都不长久,俭约才能守住国家社稷。张靖坚决践行自己的爱好风格,生活甚是俭朴,其实是张角的传统作怪,但在姜述心中印象分大涨。张靖还有一点做得很好,好色但不滥情,家中婢女仆人只求实用,姜述与张宁到张靖府上,发现张靖用的仆人很少有英俊或漂亮的,室内装修讲究功能齐全,风格简单实用,至于贵族家庭豢养的歌伎,更寻不到一点踪影。
万年公主不愿意放弃,在姜逆归京之时,让姜逆遍访朝中重臣,暗地里许下不少承诺。姜述很快得到详情,碍于皇后的脸面,不好责备万年公主,只将姜逆召到宫中,劈头盖脸一阵怒斥,姜逆最终羞渐而退。
毒害皇孙案件让姜述最终下定决心,抛弃让他逐渐失去信任和耐心的姜中母子,转而选择在各方面都和-图-书有出色表现的四子张靖作为储君。与其余儿子经常让姜述失望相比,张靖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,不仅姜述对他有好感,朝中重臣对他也赞誉有加。姜述作为开国皇帝,深知打天下不易,坐天下更不易的道理,决心把皇位传给像张靖这样忠于国事,不断追求卓越的人。
姜中自从在安息立了功劳,身有灭国之功,便有些飘飘然,在大婚公开身份以后,无时无刻皆摆出高人一等的模样,即使见了郭嘉、贾诩等重臣,表面虽然客气,骨子里却让人感觉很不舒服,好像众臣皆是他的下属,而他对他们客气,就是礼贤下士。
实际上姜中这些行止,是年轻人都容易犯的错误,稍加引导,随着年龄渐长,就会变得稳沉下来。但是与姜中竞争的是一名合魂者,以数十年的阅历经验待人处事,如何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?
最让姜述欣赏的还有一点,张靖十分重感情,无论是部下还是女子,宁愿个人难为,也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不让他们受到委屈。张靖与凤舞历经磨难,最终得以结合,是因为两人彼此十分信任,从来没有放弃,付出的都是真感情。张靖在男女情感方面,从来就是实事求是,不会刻意迎合父母或舆论,这恰好是姜述最欣赏的,张靖好色的特点与他十分相似,好色类我,只要有雷同点,那怕是弱点,也是父子关系融洽的一个方面,这也能够说明基因的遗传性。
最有竞争力的姜中,对外宣传要自由恋爱,但在十八岁以后,并没有闲着,身边美婢幸了不少,但是一个也没有娶进门来,这些美婢妾的身份也没有。这点让姜述对他观感大落,认为姜中无情,无论这些婢女出身多少低贱,既然已经要了她们的身子,又何必吝啬一个妾的名份?
姜华背景浅薄,在张靖娶了王家嫡女以后,王家对姜华的扶持顿时弱了下来,在这种情况下,低调的貂婵十分决断,在姜华赴京探亲之时,母子两人一番深谈,息了争夺皇位www.hetushu.com的念头。
神鸟机构与情报司实力相当,隐在暗处,行事十分高效,很快查出甄寺等人踪迹,在长安以西官道将诸人抓获。结果与步练师猜想一般,甄寺等人一口否认,用情报司研究的酷刑逼供,只有一位名叫冯化的情报官,坦承此事是他所为,与别人无关,至于为何施毒的原因,最后编出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,说心慕毋丘凤舞已久,心目中的爱神被张靖娶走,十分不顺心,想给张靖添些麻烦报复一下。
建朝以来,姜述并未立储,朝中重臣虽然不言,但都是密切观察,诸子比较之下,朝野上下便传出许多议论,认为张靖的行为,更有英主之风。张靖从不流连花丛,即使应酬也绝不去妓院,姜述对他这点赞不绝口。
消息传到姜述这里,无论有无证据,皆已说明此事是甄姜背后暗自发力,目的是想促使姜述早立新君。姜述历来不打无把握之仗,让情报司将甄寺秘密送到御书房,使用迷魂术,从甄寺口中获悉此事真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