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53章 老太后稳住后宫!

万年公主闻言大悟,连忙叩首请罪,自承过失。周氏想了想,又道:“你母族调零,外力几乎无可借用之处,即使依仗别人势力让逆儿上了位,以后怎样确保皇位稳固?到了那时,一个不慎,就会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你只顾眼前,可否想到以后?陛下若是知道你目光如此短浅,逆儿会因为你而失分,即使原有几分希望,现在也希望渺茫。你切记一事,陛下希望后宫安宁,立储之事可以正当竞争,但要靠各自的能力本事,背景势力只是辅助。回去跟宁儿好好聊聊,往年都是好姐妹,无论是谁上位,难道还能贬了你不成?逆儿学识能力都好,即使当不上储君,也会有用武之地,你又何必杞人忧天?”
万年公主道:“我母族立朝前因大案牵连甚众,族人只余刘晔尚居高位,除了母舅骠骑将军,唯有诸葛家可为援手。”
万年公主摇头道:“吕妃很有主见,虽然不曾明言,但听她语意,应想置身事外。”
诸葛均略一思忖,道:“如此看来和_图_书,宫中数妃助力皆不大。”
因为处于大齐与罗马交战的特殊时期,张宁并未与万年公主撕破脸皮,去寻太后周氏,道:“我自协理六宫以来,处事皆以公心,皇后娘娘多次寻我不是,我都忍耐下来。现在正是与罗马交战的关键时刻,后宫不宁,会让陛下担心。我今天特来寻求公道,请母后派人明察,若真是我的过错,我愿辞去协理六宫的职责,并愿意领取责罚。”
诸葛均道:“不然,曹娘娘姐妹三人在宫中,势力不小,又有夏侯娘娘相助,足可与德妃抗衡。长安系军政都有数人担任高官,文官以海州刺史满宠为首,慕黑太守夏侯和、兹格太守曹楷、夜郎太守夏侯威、哀牢太守曹泰、钩町太守曹范、于寘太守曹演、康居太守曹彬,疏勒太守夏侯衡等,皆是曹娘娘宗亲;肃慎太守杨阜、讨胡太守郭淮、威远太守杨修、越隽太守张邈、建安太守桓范、庐陵太守吴质、桂林太守、婆珂太守钟繇皆孟德公旧部。武官以卫和图书将军为首,阿州警备军主将夏侯渊、非州警备军主将夏侯淳、高州警备军主将曹仁、安州警备军主将曹纯、第十五军主将夏侯霸,曹洪、曹真、朱赞、韩浩、郭淮、郝萌、李典、史涣、于禁、曹遵、曹休、毛玠、郝昭、夏侯尚等皆是曹操宗亲故旧。长安系诸人平常低调,若是一旦发力,实力委实不敢小觑,是可以跟黄巾系叫板的势力之一。殿下若想与四皇子争储,若无曹妃一系相助,势力相差悬殊,如何能是对手?此事一旦暴露,四皇子肯定仇视娘娘,真若到了四皇子继位之时,娘娘如何自处?此事目前刚刚开始,并未付诸行动,若是不能得到曹妃相助,还是及早收手为好。”
诸葛均道:“母亲痛爱孩子皆是天性,曹妃最希望孩子成为储君,其次就是想有个好的封地,享受荣华富贵。娘娘抓住这两点,倘若还是不能说服曹妃,娘娘还是及早收手的好,否则皇贵妃就是前车之鉴。”
诸葛均想了一会,道:“曹妃那里如何?”
http://www.hetushu.com年公主道:“曹妃背后长安系实力很强,三姐妹生有五子,怎会与我等合谋?”
周氏在北宫居住,所谓旁观者清,万年公主近期所作所为,皆有耳闻,知道背后牵扯立储之事,也知张宁受了委屈,温言安抚张宁一会。其后将万年公主召进宫中,道:“你自嫁进姜家,一向温婉孝顺,统率六宫,也有国母风范。如今大军在西方苦战,陛下在陪都亲自指挥,你近日都做了些什么事?!”
万年公主寻找机会召曹妃密谈,其后曹妃三姐妹立场发生转变,后宫顿时分为两派,一派以万年公主为首,曹妃姐妹等妃嫔为辅;一派以张宁为首,步练师等妃嫔为辅。
万年公主沉思片刻,道:“如何能让曹妃出手?”
万年公主在诸葛均入室后,显得十分热情,待他就座以后,亲自奉上一杯香茶。诸葛均连称不敢,万年公主回到座位坐好,让侍女皆退到门外,道:“今日召你来此,可知何意?”
诸葛均欲言又止,万年公主见状,道:和-图-书“室内只有你我两人,言者无罪,你尽管说出心里话便是。”
万年公主道:“德妃外有黄巾系鼎力相助,内有数妃相助,又有协理六宫之权,内宫势力很大,诸妃即使有心也不敢得罪她。”
万年公主沉默一会,道:“我近日在后宫寻到不少帮手,或许有所帮助。田丰儿、张春华、曹苑儿、魏雨儿,皆可与我们同盟。”
万年公主道:“我们是姻亲,你又与逆儿交好,可有办法助逆儿成为储君?”
诸葛均摇了摇头,道:“不知。”
万年公主为后宫之主,有了曹妃等相助,底气十足,守着其余后妃的面,寻张宁姐妹的不是,损害张宁的名望威信。宫中后妃见万年公主强势,不少人开始依附万年公主,联合起来排挤陷害张宁姐妹。
诸葛均不答反问,道:“皇后娘娘有什么对策?”
周氏平常不理世务,但是精明异常,口才又好,一旦发下话来,姜述也得俯首听命。万年公主也知自家不是,唯唯诺诺,低头不敢仰视。周氏让诸人出室,对万年公主温言说http://m.hetushu.com道:“立储事关重大,你是皇后,逆儿是嫡子,比余子优势明显,陛下至今并未公布储君,但是属意已经十分明显。姜儿往年与我最是亲近,前番生事吃了大亏,你可知姜儿败在谁的手中?宁儿什么也未做,为何地位日益稳固?姜儿吃亏便是自作聪明,背后生事,结果弄巧成拙,不仅自己失势,连累中儿也失了分。宁儿恪守本分,结果给靖儿加了分。你如今所作所为,陛下知晓会怎么想?”
诸葛均盘算一会,摇头道:“田娘娘有子,背后还有田家支持,即使同盟,也不会和我等一条心。真若遇事,不仅不会出手相助,甚或会落井下石。张妃母家实力平平,助力不大。曹家只是郡望,曹豹能力平庸,仅是营将之职,起不了太大作用。魏妃之兄魏续是奉先将军旧部,若是得他相助,或能影响奉先将军,不知吕妃意下如何?”
诸葛均想了想,实话实说道:“二兄曾经警告数次,不让家人参与夺储之事,若是长兄与二兄皆置身事外,余人即使有心,助力也不会太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