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57章 海上遇见大风暴!

不过小艇内部框架都是铁制,十分牢固,船身也低,虽然颠簸,但是抗风浪性极强。此时全部人员都系上了防浪绳,绳子另一端固定在结构件上,除非小艇散架,否则不可能被海浪卷入海中。
张靖握着蒯玉的手,心中只能暗自感动,蒯玉不是来寻潇洒,而是担心他的安危,才解开防浪绳冲了过来。张靖了解蒯玉的性格,外柔内刚,若是倔起来,寻常人根本指使不动。
大齐战船的船头都是流线形,根据张靖掌握的格物知识,这是为了最大程度减少阻力。但是罗马船只并非这样,船头还是方形,显然西方技师还未意识到可以因此减少船舶阻力。
当船头被海浪扑击之后,时间仿佛停滞下来,海水隔绝外面的声音,海水内部不像外部那样凶恶,显得十分安祥。周围显得十分幽暗,唯一亮着的是快艇上的信号灯,因为设计结构特殊,并未因泡在水中而熄灭。
张靖并不紧张,离小岛这么短的距离,m.hetushu.com即使抛块木板借力,他与蒯玉也会安然返回岛上。他此时正打量着前方涌现的巨大浪头,若在大战船上,这个浪头根本不值得关注,可在这条只有十余米长的快艇上,这浪头就让人有些担心。
张靖并没有时间去怜香惜玉,时间已经过去很长,快艇还未浮出水面,他的心里不由担心起来,难道快艇已被海水浸满,再也浮不起来?
因为船头是流线形,张靖站在船头,蒯玉只能站在侧方。张靖只觉左手一滑,随即一声尖叫声传来,回头一看,原来蒯玉不小心失去了重心。这时一个大浪又席卷而来,可以想象得到,浪头卷上船头的时候,蒯玉就会被海水卷走。
就在此时,只听耳边轰然作响,呼啸的海风声、海浪的轰鸣声、士兵的呐喊声猛然响起,快艇此时奋力钻出海面。见快艇和士兵无恙,张靖只觉压力骤然减轻,重重地呼吸几口,心情也随即放松下来。
张靖抬起和-图-书头来,见天色阴沉地几乎压到了头顶,光线很暗,港口处已经亮起指航灯,在暴风逐渐肆虐的大海上,像草丛里的莹火虫一样若隐若现。
正在这时,刚刚跃上浪尖的快艇,船头猛然向下,沿着浪头背部向下迅速冲去。天空里雨点开始降落,原先深灰色的天空已经变成黑色,风势却未减弱,呼啸着像恶鬼的吼叫。
张靖迎风站在船头,伸展双臂,感知风的力量。旁边忽然上来一人,张靖扭头看时,却是蒯玉不知何时跟了过来,一头长发被风完全吹散,遮住了花容月貌,黑白相映,猛然见到常人会被吓一跳。
张靖见蒯玉解开了防浪绳,不由有些生气,冲着蒯玉喊:“你过来干嘛?快回去!”
诸人退了下去,张靖望了一眼身后紧随的蒯玉,彼此不相统属,有些话不好说,张靖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蒯玉根本没有在意,并不说话,只是跟在张靖后面,走向泊在浅水处的快艇。
马小www•hetushu•com七的确有一套,张靖出海时天色还好好的,回航时海浪就大了,这种海浪对于大船影响不大,但对于快艇威胁很大。船上斥候多是老卒,几名新兵受不了这种颠簸,脸色变得十分苍白。
不用说不断迸溅身上的海浪,即便是浓浓的潮气,仿佛浸了水的棉花,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。不断有海水涌入航内,但是很快顺着顺水的孔洞流淌出去,如落叶飘零般的小艇虽惊不险。
前方浪头已经张开大嘴,恶狠狠地即将吞掉快艇,张靖不及细思,伸手拽着一根缆绳,向着蒯玉猛扑过去。就在这时,海浪正扑上船头,因为这个拥抱而满脸惊骇的蒯玉,望着汹涌而来的海浪,不由自主紧紧地搂着张靖的脖子。
在这样的大风浪里,没有人愿意待到船上,且不说大浪随时会把人卷到海里去,就算是看着一波接一波无穷无尽的海浪,心理压力也会无限度放大。
舵手拼命转动着舵轮,调转船头,向着扑和*图*书来的大浪迎了过去。
两位武艺道法都很优异的年轻高手,一起抬头看着上方即将压下的海浪,本能让他们的眼睛里含有一些惊惧,似乎生命会就此终结。海浪临身的瞬间,张靖大喊道:“千斤坠!”
平昔清澈的海水现成变成深灰色,似是庞大的海怪猛然向前扑来,快要压向小船时,平昔沉稳如山的张靖也不由哆嗦了一下。经验丰富的胡山,这时脸色苍白,指着前面如同大山般的浪头,猛呼道:“转舵!迎浪!”
张靖与蒯玉或许天生与晕船无缘,或许修炼道法武艺的关系,在海上漂泊十余年的胡山不由自主张口欲吐时,两人居然一点事也没有。若是放在现在,两人绝对有做宇航员的潜质。
蒯玉不是军人,身着贴身的白色教袍,外面套着轻便的环甲,在船上显得十分显眼。蒯玉并未听张靖的话,向前急迈一步,抓住张靖的手,轻轻一笑,道:“我陪你吹风。”
张靖紧紧抱着蒯玉,借着微弱的光线,看蒯玉hetushu.com长发飘向上方,露出精致到极处的俏脸,清澈的美眸满含惊恐,让人不由生出怜爱之心。
王熙儿、南宫风回来以后,南宫风还是担任女卫统领职务,梦瑶担任女卫副统领,王熙儿代替荀熙倩,担任中军情报官兼火枪军统领。张靖发下话来就是军令,三女心中虽是不愿,但军令不可违,不情不愿地跟随龚省退了下去。
蒯玉张口想跟张靖说什么,刚张开嘴,风一个劲地灌向口鼻,肺瞬间被灌得像要炸了一样。她望了望那些忙碌的士兵,猜不透他们在这种时候如何发出的声音。
大汉军装皆是黑衣红裤,大齐立朝以来全都改为黑色。
这次东征本来就很危险,这种风浪虽然会让人生出恐惧心理,但不会给张靖带来实质威胁,张靖现在考虑的是未来的通航问题。海路如此艰难,若是商船客船不够大不够坚固,根本无法顺利通过这么漫长的海域。但是船舶造得过大,成本就会很高,若无极大的利润,无人会愿意投资经营这条航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