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60章 董名与刘协联姻!

劲风直吹了一个多时辰,才逐渐弱了下来,战船轮守士兵又抬来百余名伤者,所幸都是皮外伤,没有生命危险。商船那边损失更大,除了有人受伤,三艘商船船舱不同程度进水,浸泡了部分货物。张靖让周树带些士兵,去商队那边帮忙,又让张鹤、刘开各率一艘战船为先锋,探查前行航道。
董白嫁给姜述时,是以董太后养孙女名义,除了西凉诸将及朝中数位重臣,外界人很少知道董白的真实身份。刘协往年登过大宝,凭一己之力,夹在曹操和西凉旧将中间,依然拉起一股极强的势力,心思很不简单,见张靖方才默想片刻,便知其中应该还有缘故。刘协扫了董名一眼,问道:“六皇子承继何人之祀?”
张靖挥手让众人退下,室内只余刘协父女及董名,张靖苦笑道:“实是承继董卓之祀。”
董名震惊过后,也在思虑此事,无意中与董惜四目相触,见她一双美眸流露出www•hetushu•com希冀之色,顿时决断下来,对张靖悄声说道:“四哥代我应下此门亲事即是,反正我已出宗,父皇想来不会见责。”
张靖心虚地笑了笑,摸了摸鼻子,道:“能有什么勾当?”说完,想起蒯玉的花容月貌,又想起两人相拥相抱时的美妙感觉,心头一片火热,将王熙儿一把抄在怀中,道:“你来检验一下。”
回到军营,王熙儿忽然说道:“皇后娘娘原本势单力孤,外势依靠何家,如今六皇子娶了侄女,加上西凉众将,势力将会暴增,不知是否会影响宫中局势。”
上午天色放睛一回,就在张靖考虑是否启航之时,天色忽然又暗了下来,很快风声大作,惊涛拍岸,泊在港口的战船摇来晃去。到了午时,风浪更大,幸亏舰队提前做了万全准备,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。
张靖心中所念,并非只是姜述这里,姜述征http://m.hetushu.com战国内不喜杀戮,对政治对手很少置于死地,骨子里很自信,并不怕这些人死灰复燃。董名是董白之子,承继董卓之祀,刘协在洛阳继位之时,董卓把持朝政,屡次欺凌幼帝,这段历史十分复杂,恩怨交织,张靖一时也理不清楚。
张靖想了想,道:“母后与姨娘久居宫中,有步、黄、辛诸妃相助,自保没有问题。除了凤舞、柔儿性情耿直,诗儿、倩儿、云儿心思都够用的,京内又有不少太史族人,只要我们内部不乱,外人很难施展手段。再说父皇手段高明,京中各派势力都布有眼线,谁敢轻举妄动定会受到无情的打压。我们远在海外,宫内就是有事,知道时也晚了,还是不要自寻烦恼为好。”
刘协转向董名,徐徐说道:“我与董卓原本有些旧怨,既然董卓战死多年,往事不提也罢。惜儿对你情深义重,我自不能棒打鸳鸯,我可以应下这门婚事,但和_图_书有一个条件,惜儿必须是正妻。”
王熙儿忽然说道:“初嫁进门时,我入宫请安,诸位后妃见面都很热情。自从与姐妹们生下承水他们,陛下出宫探望得勤了些,又让诸子复姓,我身体恢复再进宫时,一些后妃态度大变。我们可以没有害人之心,但要有防人之心。”
张靖待要说话,董名已经抢先应下,道:“我与惜儿两情相悦,肯定纳为正妻。”
午后天空象塌下来一般,继而暴雨倾下,真是狂风骤雨,海上巨浪一个接着一个,诺大的战船像是玩偶,在巨浪下显得十分渺小。军营接连被吹翻几顶帐蓬,轮值士兵顿时忙乱起来,顶着风雨救治伤员,收拾残局。
不知为何,张靖今夜特别兴奋,王熙儿不久败下阵来,又将南宫儿和太史诗瑶寻来,大被同眠,折腾了大半夜,心中那股邪火还未消下,直到三女一齐告饶,这才放过她们,却又睡不实,索性起来盘膝运功,直至天亮和-图-书才停功。
合室人除了不谙世事的太史家人和董惜,余人都雷得头皮发麻,眼前这位大神与姜述恩怨纠葛十数年,占据长安一地致使两朝分立,曹操归降以后,再也没听到任何消息,原来一直隐居在东莱。
董惜也知道董卓名声不好,但已陷于热恋之中,欲罢不能,重重地点了点头,道:“愿意。”
王熙儿最是机灵,见刘协面露为难之色,上前拉过董惜,在她耳边小声嘀咕几句,只见董惜口掩樱唇,面露惊容,望着父亲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董惜与董名两情相悦,刚才张靖应允婚事,芳心甜蜜之余还有一丝担忧,便是两人都姓董,民间有同姓不婚的习俗,听说父亲原本姓刘,心事顿消,上前拉着父亲的衣襟,好奇地问道:“父亲既然与皇后娘娘有亲,为何一直没有走动?”
室内顿时鸦雀无声,刘协沉思片刻,脸色数变,最后望着董惜,眼中透出慈爱之色,长吁一口气,道:“惜儿,嫁给六皇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子可愿意?”
张靖本想交待几句,见董名、刘惜两情相悦,董名心志已坚,便收嘴不言。双方皆去了顾虑,婚事当即确定下来,张靖为男主,刘协为女主,周树为男媒,衣兼为女媒,刘开等人为证人,当即填了婚约。
张靖摇了摇头,道:“三哥勤勉,能力不错,也没有明显的缺点,若能继位定是英主。后宫之事太过复杂,我们能跳就跳出那个圈子,尽量别自寻烦恼。”
张靖见场面有些冷清,暂时放下思绪,坦然道:“董名是我六弟,生母是董婕妤,顶继外祖之祀。六弟与惜儿两情相悦,舅父如何看待这门婚事?”
张靖满腔豪气地为六弟提亲,东征路途遥远,以兄长身份为兄弟订下婚约,也属份内之事,没想到对方却是刘协,这事政治敏感性很高,张靖盘算良久,一时间不能定夺。
王熙儿点了点头,换个话题,笑谓张靖道:“今天玉姐姐怪怪的,看你的眼神也不对,午后出海时莫非有什么勾当?”